第三十八章 不谋而合的分兵作战
作者:凉荼   无限之迷雾都市最新章节     
    陆弈快速打量着周围的士兵,这些士兵虽然个个带伤,见此陆弈也松了口气,“队长,队长。”玉蟾拉了拉陆弈袖子,“我感觉这附近藏了好多人。”

    陆弈点了点头,就在这时一阵风突然吹来,与之相随的还有道志得意满的男声,“陆弈,我等在此等候多时了。”

    陆弈双眼微眯,左眼中隐隐有红光闪烁,“奇怪,风在吹树在摇,可唯独找不到说话的人,莫非又是什么奇怪的手段。”

    就在陆弈如此思考的时候,众人周围的景象悄然发生了变化,只见两侧树木的阴影同时笼罩在这条道路上,随后树木的阴影快速延伸朝着众人袭来。

    陆弈冷哼一声抬脚一跺,周围的地面顿时崩裂翻卷,一些刚从阴影中探出来的黑色刀剑还来不及展现他们的威力,便被翻飞的泥土震碎。

    “原来是躲在影子中。”陆弈嘴角微扬屈指一弹,一枚红色的光弹立刻朝一道影子飞去。

    唰,一道人影突然从影子中钻出,与此同时,他快速挥动黑色利刃将红色光弹一分为二,“不愧是这次队长选拔的第一,实力的确不俗,我想知道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陆弈挑了下眉,“你问我,我就得告诉你吗”说着陆弈直接轰出一个黑色拳影。

    “没有用的。”随着那人举起黑色利刃,他的身影顿时虚幻起来,随即遁入不远处的阴影中,“我叫幽刃,是注定取你小命的人。”

    感受到那股波动逃离一段距离后便静止在那里,陆弈不禁撇了撇嘴,“挑衅吗想引我离开真是无趣。”

    陆弈三人见到这一幕可以泰然处之,可原住民就做不到了,“那,那是什么东西这还是人吗人怎么可能进入影子中”

    “头狼那边都是这种妖魔吗这如何战胜”

    看着有些慌乱的士兵们,陆弈皱了皱眉,那群历练者留着这些人不杀,难道是想让他们在曦夜城中散布消息,引起市民和权贵的恐慌

    想着他悄悄往沈伊雪身边挪了一步,同时在团队频道说道,“头狼那边的历练者人多,如今光已知的就有用毒和玩弄阴影的两人,如果等到其余驰援的队伍抵达,我们一定难以护那么多人周全,所以我们不能固守在这。”

    沈伊雪谨慎地注视着四周,“那怎么办”

    “那幽刃说他们等候多时,想必早就得知我们会前来,并做足了准备工作,绝不会因为我上钩便偃旗息鼓。

    依我看那幽刃很快会再次袭来,等到那时我就顺他心意跟着离开。”说到这里陆弈感受到幽刃散发的波动正快速接近,“玉蟾,我走后你按照我们之前的计划行事。沈伊雪,你注意安全,还有”

    沈伊雪神情微动,微不可查地点了下头,示意她明白了。

    就在这时,数道黑色利刃突然从一名士兵的影子中伸出,“还敢过来”陆弈右手猛挥,一股劲气直接将那些利刃击碎,随后陆弈一蹬地面朝着幽刃追去。

    见状,一道黑影快速在树林间穿梭,同时发出一阵肆意的大笑,“来啊,来抓我啊,抓到我,我就将我们的秘密告诉你。”

    看着陆弈那边的影像,军师眼中闪过一抹轻蔑。

    “真没想到,那陆弈还真追出去了。”围在军师身边的历练者皆是一脸难以置信,“换作是我,我一定会和队友紧紧抱团,那群原住民的死活与我何关”

    军师转过身,“我们人多,他们人少,即便抱团也于事无补,而且陆弈这几人没有丝毫底蕴,不过是一两个机缘巧合实力猛增的暴发户,抱在一起被动挨打,哪是他们的风格,唯有主动出击,给我们展示他们的肌肉,才是他们想做且乐意做的。”

    说完他又看了眼影像中渐行渐远的陆弈,“毒师,陆弈已经离开,现在该你出手解决玉蟾了。”

    一名历练者稍显谨慎,“军师,陆弈和玉蟾可是他们队中数一数二的战力,我们只派幽刃和毒师分别对战两人,这稳妥吗,要不让我也加入吧。”

    “可以啊,你是打算跟着我吗”毒师怪笑几声,“我的毒,可是不长眼的。”说完便朝玉蟾那边飞跃而去。

    “无需担心。”军师一副胜券在握的神情,“毒师获得了完整的毒道传承,他释放的毒,就连都市中贩售的基础解毒丸都无能为力。

    只要那玉蟾神智正常,就会明白不能将毒师赶走,他们便注定全军覆没,所以她一定会追出去。

    当她进入树林的那一刻,就相当于踏足了毒师的领域,各种防不胜防的毒剂会悄无声息地渗入她体内,就算她有深厚的内力,对毒剂稍有抵抗力,最终也难逃一死,这一战可谓万无一失。

    至于那陆弈,他好歹也是这几人的队长,身上肯定有些保命道具,我甚至怀疑,那夜在曦夜城中大打出手的就是他,他说玉蟾是队内的第一战力,不过是为自己打掩护。”

    “那幽刃岂不是很危险”幽刃的同伴有些担心。

    “慌什么”军师慢条斯理地说道,“都市既然让我们对抗,就证明他那种实力,并不是能频繁使用的,否则他已经出手荡平四周了。

    况且,我又不是安排幽刃独自对付陆弈,我可是为他准备了一份惊喜。这次不仅要试探出陆弈的实力,还要摸一摸他的心性。”

    “焱涛,你带几个人现在动身,等毒师引走玉蟾后,你就出手杀了沈伊雪。”军师说完却见周围的历练者神情有些古怪,他眼神微动随即笑到,“不用担心陆弈得知队友死亡后,会狗急跳墙使用那份力量,如果事情到了那种地步,我会亲自出手拦下他,诸位若不放心,我可以立下契约。”

    “军师这么说,我们自然相信。”那叫做焱涛的历练者站了出来,“沈伊雪是吧。她之前的战斗影像我看过,不过是个花瓶而已,我一人就可以将她拿下。”说完他带着四人朝树林外走去。

    “当心,这附近不止刚才那人。”沈伊雪一边告诫周围的士兵,一边仔细观察着周围的动静。

    剩余的几名士兵脸色霎时大变,“什么不止他一人,难道还有那种能融入影子中,悄无声息地发动攻击的人吗”

    “不用担心,我们会对付他们的。”沈伊雪象征性地宽慰了一句,然而她却没发现,路边的杂草突然摇晃起来,就仿佛是被风吹过的麦浪,甚至在轻微的沙沙声下,还有一种微不可闻的破空声。

    眼见摇摆的杂草不断向众人靠近,自陆弈走后就一直发呆的玉蟾突然回过了神,她一掌拍出顿时掀起一股狂风。

    玉蟾莫名出手吓了沈伊雪一跳,她连忙顺着玉蟾视线看去,“怎么呢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那是什么金光”一名士兵惊慌的喊道。

    沈伊雪定睛一看,很快就找到那些明灭不定,并不断朝下方坠落的金光,“这是细如牛毛的金针”

    “桀桀。不愧是练武之人,居然能找出我的金针,值得称赞。”伴随着这奇怪的腔调,两个圆球突然从树林中飞出,还未落地它们便发出一声闷响炸裂开,霎时一种绿色的烟雾将众人笼罩。

    “这是什么”沈伊雪第一时间掩住口鼻,但仍感到有些不适,那几名护卫队成员更是咳嗽不止,一副极其痛苦的模样。

    玉蟾身体一震,一股强大的劲气以她为中心扩散开来,霎时将这些毒气尽数吹散,做完这一切,玉蟾二话不说抽出长剑朝林中追去。

    “想要接近我,可不是那么容易。”毒师脸上带着一抹略显癫狂的笑,他拿着一个方形盒子对着玉蟾按动机关,一时间各色的毒针犹如潮水般扑向玉蟾。

    玉蟾持剑画圆,不断将那些毒针牵引过来,不一会一条由毒针组成的七彩长蛇便出现在空中。

    “厉,厉害啊。”玉蟾后方的士兵看得目瞪口呆,“不亏是陆队长旗下最强战力。”

    此时,长蛇流转得越发顺畅,玉蟾见状挥剑一扫,这七彩的长蛇立刻散开,重新化作漫天的毒针不过对象却是毒师。

    “哇咔。”毒师怪叫几声,朝树林深处跑去,玉蟾施展轻功紧随其后,并不断拉近距离,不过一路飞跃的玉蟾并没留意到,这林间绽放着许多奇异的花,此时一缕缕透明的物质正不断渗入她体内。

    “军师,你果然料事如神。”看到玉蟾紧随毒师而去,军师周围的历练者都是满脸钦佩,“刚才我还担心,那玉蟾会不会不追出来,而是让沈伊雪制造数层冰棺将几人封闭起来。”

    听到众人的称赞,军师脸上毫无波动,“他们没有缩在龟壳中,等陆弈救援的资格,而且我给出的配置,是他们求之不得的,人数少同时在他们看来,这些人适合他们出手处理,所以他们不出我所料的选择了各自迎战,想要速战速决再相互支援。”

    另一名历练者抢先说道,“不过,陆弈几人错估了自己的实力,在他们分兵后只会被各个击破,军师高,实在是高”

    “没什么,不过是派合适人去做合适的人。就像那玉蟾,内力深厚剑道造诣不俗,如果让她呆在众人身边,我们派人围攻,最后固然可以杀了她,可是在她毒发身亡前,也将有数人死在她剑下。”军师说着扫了眼众人,“你们是我黑鲨队的盟友,我自然要为你们的安全着想。”

    另一边,先后经历影子偷袭和毒剂摧残的士兵们,此时犹如惊弓之鸟,他们胆战心惊的张望着,“应,应该没人了吧,毕,毕竟我们这边也只有陆队长三人,他们总不会比我们还多吧。”

    “不,他们来了。”沈伊雪突然扭头朝后方看去,只见空荡荡的道路上莫名多出了五人。

    “哟,大美女。”为首的男子双臂环抱,对沈伊雪露出一抹淫邪的笑。

    沈伊雪神情凝重,她感到感到一股热浪正朝她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