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让我们来
作者:天之方兮望美人   咒术师选择转职玩家最新章节     
    五条悟嘴上说得轻松愉快, 实际上却很老实地把眼罩扯了下来,露出底下那双苍空般透亮的“六眼”。

    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是这家伙难得正经起来的表现。

    他并不急着去掺和海边的怪物们搏斗, 而是扫视着整座城市,似乎在寻找什么人。

    很快, 他看见了自己灰头土脸伤痕累累的学生在和一只看起来就不太聪明并且哭哭啼啼的天狗妖怪讲话, 也看见了以前见过或者听过的一些人, 但更多的是素不相识、在灾难面前惶恐不安的普通人。

    然而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五条悟的表情变得愈发难以捉摸, 高空的风吹拂着他的白发,让他整个人显现出类似于神明般的漠然和冷淡。

    直到他无意间瞥了一眼海中挥刀猛砍八岐大蛇的“死亡泰坦”身影,视线忽然凝固了好几秒, 方才春风满面地倏然笑起来。

    “坏家伙”

    此时的死亡泰坦已经与开启异能暴走模式的中原中也结成同盟, 互为攻守支援纵使失去了理智,这位来自港口黑手党的“重力使”依旧能够勉强分清楚战斗中的敌我双方, 也可能是因为他先前“误伤”了泰坦好几次后被后者不耐烦地一巴掌拍飞出去的缘故吧在此期间, 由于中原中也陆续被队友泰坦轻轻拍飞、被八岐大蛇暴力抽飞, 他不慎撞塌了一栋岸边的大楼

    转眼间,这些大楼碎裂建筑材料的表面就浮现出重力异能的红光, 聚集着飞到半空中,朝着八岐大蛇重新砸去

    是的,想必聪明的人已经猜到到底是谁家产业那么幸运了。

    港口黑手党总部大楼当场1,仅剩2栋。

    森鸥外气得捏碎了手里的望远镜,但又没法痛骂自己最疼爱的工具人部下,毕竟他很清楚, 此时的中原中也不再是纯粹的人类, 而是名为“荒霸吐”的神性生物, 理智那是分分钟归零的。

    你跟一个弱智谈论什么赔偿金呢

    作为首领,如今也只能忍辱负重地之后再压榨对方的劳动力咯。

    此时在星野归一与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中原中也失智版的联手配合下,八岐大蛇的头已经没了三个。

    为了防止这种行为造成二度的生物污染或者八岐大蛇当场表演一个“断头重生”的烦人戏法,死亡泰坦脚下的黑潮翻滚,黑泥造物如狮子、狼群等巨兽再度迅速浮现,接二连三地扑到那些坠落的大蛇头颅上拼命撕咬。

    同时,“沼泽”里伸出无数惨白的死人之手,将那些还能扭动、挣扎和嘶吼的断裂蛇头拖进了死亡的深渊之中。

    尽管很费力,但蛇头们还是被迫一个个地沉下黑色的泥沼里,消失不见。

    这一回,那些缺失脑袋的蛇颈血肉断口处几乎是同一刻再度喷出了紫红色的鲜血,其余的脑袋感受到那种前所未有的威胁和痛苦,顿时鬼哭狼嚎起来。

    八岐大蛇不再保留力量,将那些机械化的万千火力轰击在这两个敌人身上。

    面对如此猛烈的炮火,纵使星野归一也不得不退避三尺,挥动手中脐带掀起巨大的漆黑黑泥天幕来抵挡火力。同时,她伸出断裂的左手手腕,上面延伸出密密麻麻宛若藤蔓的黑色“脐带”,操纵它们朝着中原中也扑过去,在他身边构筑成一个圆形球体保护他。

    奇怪的是,本应很暴躁的荒霸吐在被队友保护的时候竟然意外地安静乖巧,像一只短腿柯基那样站在巨人漆黑的“手掌”上喘着粗气休息,满身衣物都被汗水和黑泥浸湿,看起来似乎要接近这幅身体的使用极限了。

    感受着这位队友那依旧暴虐而不知疲倦的情绪,星野归一顿时明白了一些事情。

    这哥们合着是失去理智,以至于不知道该什么时候停止战斗吗

    这才对嘛,力量总归是有“代价”的,比如中原中也用的就是“体力 理智”,而她星野用的就是“咒力头发”。

    所以说那个不管怎么放大招都不用担心没蓝条的最强咒术师五条悟就是屑啦

    仿佛是说曹操,曹操到。

    保持着死亡泰坦马甲的星野归一突然感受到身后的城市上空传来了熟悉的咒力波动,那种量级的波动,也只能是

    “术式顺转苍。”

    “术式反转赫。”

    严肃认真的白发青年轻声念出招式的名称,剧烈的能量波动一左一右地浮现自他的身侧。

    然后,本该水火不相容的它们被迫融合在一起,将如同神明操控那威严的权柄一般轻而易举,温顺非常地凝聚浓缩在了这个咒术师的指尖。

    “虚式茈”

    站于高空中的五条悟对准八岐大蛇的方向用力一弹指。

    长达数公里的巨大能量波炫目至极地激射而去,沿途切割空间,留下一道整齐漆黑的真空地带。

    光就是一切

    事实上,别人不清楚那道“光”什么,星野归一那是吓得浑身的亡魂毛都炸起来了。

    当年五条这货可是没少拿她来试招

    比如说,你能想象你周末的早晨,打电话跟朋友们说今天不去聚会所以决定放大家的鸽子、接着在家里继续睡懒觉时突然被一发能量光波砸在脸上的感受吗

    不能吧这是个正常人都没法忍吧

    但是星野归一偏偏扛下来了

    可以说,“虚式茈”能有今天这杀伤力和攻击范围,她这只无辜的可怜美少女起码在试验期间贡献了一半的血泪

    因此死亡泰坦原本高大威猛超过三百米的身高骤然崩解了将近三分之二的躯体,胸膛部位以下全部消失,硬生生地缩短了自己的身高。

    这一举动是相当明智的,因为下一秒,“虚式茈”的能量光波穿过城市,摧毁了沿途的所有建筑和街道,其中就包括又一栋的港口黑手党总部大楼森鸥外腿一软差点没站稳反正这威力绝伦的能量光波最终是擦着泰坦头顶的那双金色铁拳上方飞过去,正中了不远处正在那里挥洒金属风暴的八岐大蛇核心位置

    说实话,八岐也年纪大了,这个老同志哪里知道会有个年轻咒术师不讲武德,竟然偷袭祂,直接在副本外头把攻击打进来。

    这一下子猝不及防,差点整条蛇裂成两半,但随着祂身上的那些装甲上亮起妖纹痕迹,这些快速移动的装甲之前相互链接组装,如同临时手术的缝线一样将残破喷血的身躯强行缝合闭拢起来。

    靠,还能这样

    泰坦驾驶员星野归一看得目瞪口呆,不知该佩服八岐老同志的反应迅猛还是这份苟命的功夫

    场外的五条悟此时也瞬移过来,不过他选择落脚的位置不是类似于中原中也站立的左手手掌,而是泰坦的头顶,那双死死攥紧相抵的金色铁拳拳骨上。

    “一起上吧。”他拍了拍身下的铁拳,像是预料到这里头藏着什么人的那样亲切友善道,“别害羞哦。”

    这他妈哪里是害羞,分明是怕你秋后算账。

    星野满头冷汗

    还好,泰坦不会说话,不然一说话怕不是自己就露馅了。

    因此这尊巨人重新“长出”双腿,身高呼啦啦地往上窜,然后松开左手的圆球防御放出荒霸吐中原中也果不其然,缓过劲来的中原中也又一脸狂暴表情地飞出去,专门找那些装甲链接处进行破坏。

    八岐大蛇顿时愤怒地扭来扭去的攻击这位身材娇小的敌人,一时间,妖力导弹和炮火追着他到处飞。

    见此状况,五条悟忍不住赞赏道“你说他是真的失去理智了,还是野兽的战斗直觉呢”

    泰坦

    泰坦我莫得感情,莫得声带,听不懂你在港什么。

    它表面上依旧威严可怖地张开双臂,肩膀上二度浮现出无数孢子水母,不详的死亡气息弥漫。无情的水母们一扑一扑地在风中前进,目标依旧是八岐大蛇。

    五条悟好奇地看了看几朵距离他比较近的水母,似乎想抓两只回去养着玩玩然后这些水母在接到星野归一的暗示后,慌不迭地借着风力强行远离了这个可怕的男人。

    五条低下头笑着看了这头沉默异常、不让手下接近自己的巨人一眼,没有反对什么,只是这个童颜帅哥一时间笑得更甜了,甜到让人头皮发麻、脊椎发寒的地步。

    他笑什么鬼

    星野归一不得不强迫自己从偷偷欣赏暗恋对象美貌的走神行为中回过神来,转而将注意力全部扔给八岐大蛇,告诫自己战斗要紧,男人只会妨碍自己拔刀的速度。

    这一回,孢子水母学乖了。趁着子弹还没打在自己身上,自行爆炸成一团团漆黑的污泥洒落在八岐的身上。

    直到现在,八岐大蛇都没有感受到这种“污泥”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与那已经覆盖了大半片海域的“石油”泥沼好像也没什么区别。

    但是无奈于这东西一旦黏上了鳞片和装甲就难以洗刷,任由再大的雨水冲刷也像是502那样纹丝不动,没有被冲走。

    五条悟终于没有继续看戏了,他抬起双手,仿佛一尊炮台似的畅快淋漓地释放自己的力量,不再顾忌任何威力的波及是否会伤及无辜。再加上他把防御这件事交给了底下的“死亡泰坦”,相信这位队友会在八岐的炮火面前尽心尽力地保护自己。

    虽说他自带无下限术式不会那么容易被敌人破防,但是被人保护的话,谁不喜欢呢

    果不其然,虽然每天都在吐槽损友的垃圾程度,但真正对上敌人时星野归一还是相当冷静和理智的。

    只见它除了挥动高速震荡刀来继续攻击八岐大蛇,同时肩膀上又伸出无数的“脐带”,扭曲着缠绕着像是数不清的触手在伸展,硬生生地挡住了那些飞来的妖力炮火和导弹

    一时间,无论是“苍”还是“赫”,亦或者“茈”,都像是夜空乌云下的闪电此起彼伏地闪烁个不停,照亮了这一片的海域。

    八岐大蛇竟然被这几个人联手给压制了火力输出

    这要不是亲自被打,祂都难以置信

    妈的这是人吗你们还是人吗

    由于八岐大蛇的注意力无法避免地被挥舞着百米长刀的泰坦巨人和疯狂发起法术攻击的咒术师给吸引走,原本的伤口装甲链接处也难免降低了注意力,因此被中原中也趁机逼近。

    这目光涣散的疯狂异能者一手按住了链接处的钢板装甲,下一刻,受到重力操纵的妖纹装甲硬生生被剥离弹飞,重新露出底下的伤口,血肉模糊之中巨大的雪白蛇骨和黑色钢钉相结合的赛博朋克风格脊椎在明显地颤抖

    “嘿嘿嘿哈哈哈哈”

    “荒神”中原中也沐浴在八岐的蛇血之中,凶性大发地狂笑,任由八岐大蛇直接弯腰低头地咬自己,趁乱逃跑。

    五条悟最受不得别人比他还狂这件事,连忙用鞋底踩了踩泰坦“我们干脆顺手祓除这家伙吧”

    “”

    求你当个人吧五条老师。

    星野归一此时才不理他呢,它微微俯身,左手断腕处的众多“脐带”浮现,疯狂的黑泥造物巨兽们从脚下的海水中喷涌而出。

    巨狮张开嘴巴喷射出细长又狠毒的能量光炮、乌贼们在海面上跳跃穿梭、狼群们踩踏着石油色泽的浪花发起不间断的撕咬猛攻、白骨狮鹫盘旋在双方的头顶、巨大如轮船般的利维坦高高跃起,跳入八岐大蛇的口中释放死亡气息爆炸

    “哎,你开动物园呢”五条悟对此点评道。

    然而泰坦依旧威严而沉默,右手处凝聚成新的百米长刀,这一回鎏金色泽覆盖上了漆黑的刀身,它大步地奔向浑身伤口难以止血、愤怒警告嘶吼的八岐大蛇处。

    海域就像是地震一般地晃动着,转瞬间,这尊三百多米高的泰坦高高跳起,手中的鎏金黑刀高举,迸射出夺人心魄的死亡寒光

    八岐大蛇显然也意识到了成败在此一举,因此不顾伤痛,剩余的五个头颅张牙舞爪地迎上去,满身炮火集中火力迎击这个跳到半空中的对手

    眼看那些狠戾的、暴虐的妖力炮火就要把泰坦硬生生打退回去之际,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宛若宇宙般漆黑的星空瞬间笼罩住了这片战场。

    此时站在泰坦头顶的五条悟早已伸出双手,直接开启自己的领域无量空处

    纵使对手是一位传说中的上古凶兽,五条悟也毫无畏惧地把大量无用的信息流砸了过去

    果不其然,八岐大蛇浑身都僵硬了,十只腥黄色的竖瞳都透出茫然的神色,那些受到妖力操纵的漫天炮火顿时准头一歪,难以再击中泰坦巨人。

    此时祂的脑子里浮现出众多有的没的奇怪信息。

    女装的十三条注意事项请看这里

    双语版母猪的产后护理我已经学会了,不愧是我。

    粪便的主要成分中四分之一是水分,其余大多是蛋白质、无机物、脂肪、未消化的食物纤维、脱了水的消化液残余、以及从肠道脱落的细胞和死掉的细菌,还有维生素k、维生素b

    妈的烦死了好想把老橘子们的头拧下来搭京观玩

    等会想吃草莓大福、柚子上用、草饼、烤麻糬、水馒头、喜久福、冰淇淋

    她不让我去抓水母是怕我受伤吧嘿嘿。

    机票费用一定要报销

    当前澳大利亚就有4700万只袋鼠,乌拉圭的人口有3457万。如果袋鼠决定入侵乌拉圭,那么每一个乌拉圭人要打14只袋鼠。你考虑过对策吗没有,你不知道,不在乎,你只关心你自己

    趁着八岐老同志像是头一回上网冲浪的老头儿那样无法抑制地沉迷在那些乱七八糟的信息,星野归一手中那把奇特的鎏金色泽的长刀终于一刀贯穿了八岐大蛇的大半个身躯

    剧痛令祂无意识地疯狂挣扎起来,妖力不要钱地挥霍,领域无量空处最终被强行摧毁不过五条悟只是咧了咧嘴像是在看笑话一样的等着接下来的事情,并不在乎领域被打破的事情。

    脱离最强咒术师的领域后,八岐大蛇因为“病毒”关闭,所以聪明的智商重新占领高地,可以继续开始思考。

    然而已经太迟了。

    刀身上的鎏金色泽迅速弥漫在八岐的血肉身躯上,仿佛是一种瘟疫或者病毒,所过之处把原本的妖怪血肉也变成了同样颜色的不明金色结晶材质

    大蛇明显慌乱起来,因为感受到自己的身体一寸寸地断裂开感知,知道那些变成金色的部位已经不属于祂了。

    祂愤怒地想要故技重施,翻滚着挣脱逃走,然而沉默的泰坦只是挥了挥左臂下一刻,周围那些正在奔跑、飞翔的黑泥造物身上都浮现出一条若隐若现的“脐带”,连接着四面八方的黑色污泥,同时用先前看似混乱实则早有预料的走位完成了对于八岐大蛇的共同困缚

    接招吧,八岐大蛇这就是半径20公里的黑宝石水花

    “吼呜”

    八岐大蛇感受到那种浑身都在快速变成另一种无机物、无法抗拒和逆转的速度,顿时惊怒地想要爬起来。因为过于用力和愤怒,祂没被鎏金色泽污染的剩余部分的所有鳞片一片片地崩裂,露出了血腥无比的丑陋爬虫模样。

    然而星野归一的那一刀直接钉死了祂连着最中间的那个头颅和大半个身躯让这怪物在这片海床上难以挣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变成另一件物体

    与此同时,八岐大蛇身上粘连的无数漆黑黏液突然无火自燃,催化着更多的鎏金色泽疯狂扩散那是孢子水母们前仆后继地牺牲所带来的成果。

    转瞬间,幽深可怖的地狱之火蔓延开来,不仅灼烧着八岐大蛇的灵魂和机械躯体,还烧得整片海域火光冲天,满目疮痍

    祂就这样哀嚎着、咆哮着、诅咒着这群摧毁祂野心和梦想的对手,直到最后的那一抹金色染上了它的瞳孔深处

    祂那庞大扭曲的身影骤然僵硬,不再动弹。从单纯的艺术角度上来说,这座几分钟前还名为“八岐大蛇的”巨大金色结晶体“雕塑”呈现出一种濒死的疯狂和扭曲。

    真是世界名画啊。

    叮

    空气中传来结晶破碎的声音。

    这尊足有几百米高的金色结晶体雕塑就这样随风散去。

    祂就这样死了。

    单膝跪地、手持长刀的死亡泰坦这一回似乎完全放松下来了,没等五条悟说什么,它头顶上那对原本死死攥紧的金色铁拳一根根地松开手指。

    每根手指都朝着天空张开,似乎要拥抱这个世界,原本支撑着泰坦运转的那最后一口气也泄了。

    转眼间,它也全身上下染成通体鎏金色泽,化作一动不动的巨大雕塑后崩解成粉末消散,紧随着八岐大蛇离开此世的步伐消失不见。

    站在高空中的白发青年的嘴唇嗫嚅了几下,看着这一幕,险些喊出那个名字。

    还好,他最后还是保持住了理智,深深地看着颜色迅速消退变回正常色泽的海水,及时撤离。

    片刻后,五条悟找到了已经力竭到身体出现多处重伤的中原中也,想把这人瞬移带走。

    刚开始中也还想反抗,攻击对方,因为这个疯狂失智的异能者认不出这是刚刚并肩作战过的队友。所以白发咒术师不耐烦的一发领域无量空处砸下去,中也就立刻变成了一个真正只会“阿巴阿巴”的痴呆了。

    在狂风和大雨的尾声之中,黑色长发的僧侣和蓝发的咒灵站在天台的位置观战。

    “你不怕八岐大蛇真的把日本给毁了”咒灵真人笑着问自己的同伴。

    “不怕啊。”夏油杰挠了挠头,潇洒地转身离开这里,“反正有五条悟在,不会发生那种事情的好了,走吧,接下来没什么好戏可以看了。”

    “你这回玩得很开心呢,夏油。”

    “呵,确实。”

    海域之上,结晶不存,污泥消散,所有亡者回到了本该去的地方,仿佛先前的一切战斗都不曾存在。

    只有空空如也、本应是五栋大楼的港口黑手党总部如今硕果仅存的那一栋可怜的大楼,似乎在风中述说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