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尾声
作者:天之方兮望美人   咒术师选择转职玩家最新章节     
    它在往前跑。

    它不知道自己是什么生物, 也不知道自己的存在到底算是物质还算是灵体。

    至于是什么时候出生的,又是为何而出生,有没有父母这些情况, 这个新生稚嫩的存在同样什么都不清楚。

    它只是很清楚一件事,那就是如果自己在短时间内找不到出路,恐怕就要永远地迷失在这片黑暗里。

    放眼望去, 四周是一片死寂的漆黑,它只能继续迷茫地向前奔跑, 试图在意识消散前寻找到一个出口。

    然后, 它看见了前方的黑暗中似乎有一个影影绰绰的人影在背对着自己往前走。

    它连忙加快速度跑过去,直到看清楚那个人影的长相。

    那是一位年轻的女性人类, 留着参差不齐、过肩长度的红发, 穿着一件宽大的深蓝色羽织,就这样深一脚浅一脚地在同样无光的黑暗中走着。

    “喵”它费力地叫了起来, 试图吸引这个奇怪的同行者的注意力。

    果不其然, 那人停下脚步并发出“嗯”的一声, 扭头看向这个小东西。

    “这里怎么会有新生的特级咒灵。”

    星野归一嘀咕着弯下腰,抱起了这只纯粹由灵体组成的像是老虎幼崽又像是猫咪的新生咒灵,咒灵很乖巧地没有咬她, 只是身后那根似乎曾经断裂过的短尾巴晃了几下。

    咒术师伸手捋了捋咒灵背后蓬松的“毛发”, 隐约看见皮肤上铭刻的那些篆书文字,顿时明白了什么。

    “你当过八岐大蛇残魂运载的容器啊, 祂死后你就跟祂分割开了所以你确定要跟我走”

    “喵”

    虎形咒灵讨好地用下巴搁在女人的手掌上,圆溜溜的眼睛睁得又大又亮,简直比最乖巧的小狗还温顺。

    星野顿时乐了。

    也好, 这种曾经当过上古凶兽寄生载体的咒灵还是自己监管比较好, 免得它被其他坏家伙给教坏, 从而在多年后重新祸乱人间。

    因此她摸了摸咒灵的脑袋,感受到那种灵体模拟出的毛发手感十分神奇微妙“那走吧,我们去人间。”

    星野归一醒来的时候,第一时间发现自己还漂在海上,手心里似乎还攥紧着某个湿漉漉、沾满海水的东西。

    她一边努力让自己保持仰面朝天的仰泳姿势比较省力,一边抬手查看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那是一枚小小的铜制虎符,看起来颇为古老,外形与刚才捡来的那头新生咒灵颇为相似。

    星野明白了这就是那只“猫咪”的本体,于是顺手把虎符塞回羽织袖子的口袋里,然后才将脑袋转过来转过去,想看看最近的海岸线还有多远。

    先前被乌贼型bt吞掉本体进行保护后,她先后开启了“死亡军团”和“死亡泰坦”两大烧咒力模式,在不幸地烧了起码12年的头发后以至于原本及腰长度的头发,现在却变得比肩膀还要长一点点而已的程度她并没有死亡,而是解除了“死亡搁浅”泰坦的术式,从三年前“自己”这个bt的体内跳跃回本体里。

    这个切换种族的过程花了点时间,所以才会出现她在那段无光的黑暗中前行的过程,顺手还捡了一只咒灵幼崽

    此时星野归一发现自己漂浮的位置距离横滨海岸线其实并不太远,从这角度看过去,距离岸边也就十几公里。

    不过现在也不用她游过去就是了。因为

    一道人影瞬息间出现在海波之上,那些海水无法靠近他的鞋底分毫。这是这家伙居高临下地笑着看向浑身脏兮兮、沾满黑泥痕迹的红发咒术师。

    “啧啧,好久没看你这么灰头土脸的傻样子,得赶紧拍下来纪念一下。”

    说着这种没良心的话,五条悟真的掏出手机对准她的脸疯狂拍照,闪光灯闪个不停。

    “烦不烦你烦不烦”星野狼狈地抬手想挡住自己的脸,不想让自己一脸非洲人偷渡过海的黑历史表情包留下来太多,“删了它”

    “才不要”五条拍完后乐呵呵地把手机往兜里一塞,蹲下身来逗她,“怎么,前几天躲着我走,现在看到我本人时反倒不生气了”

    星野归一哪里肯承认这种事,打架归打架,该骂人的还是得继续骂。

    “不,我还在生气。因为你这人太混蛋了。”

    她自以为非常冷酷地回答,完全不顾自己此时的形象宛若一条漂在水面上没法翻身的咸鱼。

    “是啊,随便骂,可我是个大方的人。”五条悟抠了抠耳朵,歪着头看向她,“虽然归一你用斧头砍我的脑袋、把我的车卖了、无视我的合理要求、带着来路不明的小鬼玩失踪、故意指错路给我但我还是大度地原谅了你如何,是不是很感动”

    “”

    混蛋竟是我自己星野后知后觉。

    总不能指责对方先前是在跟灰原哀争风吃醋吧而且到底是不是在“吃醋”这种行为还有待定论。

    “切。”女孩子把脸扭到一边去,不去看他。

    然而五条悟这人又很不要脸地瞬移到这一边的方向,继续维持着那种蹲在海面上跟她唠嗑的奇特姿势。

    “归一,我说啊,今晚别人都在横滨打架,我刚才还揍了条大蛇来着,手感不错。只是你怎么就忙着在海里漂着呢”

    “我之前翻船了,没赶上大战,不可以吗。”

    承认自己开挂是不可能承认的,这辈子都开不动挂,什么死亡兵团什么泰坦根本听都没听过,我星野归一就是个肾虚佬

    “可以。厉害,厉害。”白发青年爽朗地嘲笑道。

    虽然有意隐藏自己在这次横滨大战中做出的贡献,但听到这种话,这种语气,星野归一还是听得脑门上青筋都要暴起来了“妈的,五条悟你再说话这么阴阳怪气,我就”

    她剩下的话没来得及说出口,全部被卡在喉咙里。

    因为刚才还蹲在海面上的五条悟神态很自然地伸出手把她一把拉起来,搂在怀里,也不顾她身上、脸上还在往下流淌的黑色石油色泽的淤泥。

    由于把女孩子的脑袋摁在自己怀里,因此星野也看不见他此时的表情到底是怎么样子的。

    星野归一

    你你你你你个坏心眼的混蛋在做什么呢手放哪里啊干嘛突然贴贴弄得我一点心理防备都没有啊

    但最后她只是结结巴巴地说“喂,五条,我、我身上的会弄脏你的衬衫吧我记得你之前说它好贵的,是不是今年新款当初买了多少钱来着你还记得价格么”

    “可以了,别傻乎乎地又开始说废话了。”五条悟叹气着打断了她毫无用处、只会增加沙雕气息的烂话,“归一,你累了吧”

    面对这个一针见血的问题,星野不太明显地沉默了几秒。原本那种如同炸毛的刺猬一样紧张的心情忽然就变得柔软起来了,仿佛有一只软绵绵的仓鼠从那些尖刺的壳里探头探脑地钻出来观察外面世界的情况。

    因此她小声地应了一声“嗯。”

    “那就一起回去吧,别在海上漂着了。”五条悟理所当然地说,却给人一种莫名很贴心的错乱既视感。

    没等星野归一感动于对方的这种滴滴打车一般的方便快捷行为,就听这个混蛋憋着笑补充了一句。

    “是吧,鲁滨逊小姐。”

    这下子,什么损友之间的温情,什么同伴战友的关怀,什么女孩子的羞涩矜持全部消失得无影无踪。

    星野归一脱口而出“混蛋星期五给老子死”

    在原著中,“星期五”是鲁滨逊在孤岛上收留的土著奴仆的名字,这里的星野很自然地接住了对方的梗并予以回击。

    同样听懂了梗的五条悟大笑着揉了揉她的头顶,然后带着人瞬移离开了海域。

    距离横滨那晚的大战已经一转眼过去了五天。

    官方媒体对外宣称那天城市是遭受了一场威力惊人的台风迫害,有不少建筑被摧毁,也有一部分市民很不幸地牺牲在那场灾害里。

    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哪怕有星野归一出手,再加上各方势力也拼命地采取了各种措施,依旧是有许多无辜之人死在了林林种种的意外事故里。

    这就是八岐大蛇给横滨带来的伤痛。

    只是如今城市的各处开始重建,不少地方都有施工队和市民志愿者在清除废墟和建筑残骸。

    当然,港口黑手党总部那块地方的施工队是日夜不停地在轮班倒的工作。毕竟甲方爸爸森鸥外给的钱太多了

    顺带一提,需要重建的四栋大楼的总费用让森鸥外这些天来脸上没有了丝毫笑容,头发那是哗啦啦地掉,看任何人的眼神里都透着“想要刮钱”的疯狂意味。大家都很害怕跟此时的森首领独处

    本来前几天时就可以让“重力使”中原中也过来帮忙清理建筑废墟的,可惜他被五条悟的领域不小心变成了一个暂时性的弱智,后来被太宰治解除异能暴走模式时又没有站稳,直接摔晕在台阶上反正,他在病床上“阿巴阿巴”了足足四天才恢复了神智。

    终于出院的美国富豪菲茨杰拉德是在事后才得知了当时那头机械化八岐大蛇的战况,再加上看见已经脱离植物人状态苏醒的赫尔曼老爷子,顿时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原来异能体白鲸先前被八岐大蛇吃掉后完成了祂的躯体降临和改造,如今大蛇被揍爆,白鲸的灵魂也与某只只会喵喵叫的虎符咒灵那样得以解脱。

    看着被毁得七七八八的城市,他站在异国海边的夕阳中沉默了许久,最终,这个男人捐出了一半的个人财产建立了一个专门用于重建横滨的民间基金会。

    他的部下们都吃惊于老板的难得大方和慈善心思,然而只有菲茨杰拉德自己明白这一切是为什么。

    那一刻,他的内心忽然回到了家庭还没有出事前的那种平静状态,同时莫名地想起了那只在亚马逊森林里扇动翅膀引发一场风暴的蝴蝶。

    在继续追逐传说中的月下兽之前,稍微的先休息一阵吧。

    黑衣组织的人手在本次横滨台风事件中损失惨重。作为最犀利的“刀”之一的“琴酒”随着武装直升机坠落后在爆炸中死亡;助手“伏特加”高空坠落,尸体至今没有找到;“科恩”在紧急迫降中不慎摔断了腿,后混进一群逃难市民中成功避难存活;“基安蒂”右腿中弹、失血过多又被重物压住太久,等救灾队找到她时发现其已经去世。

    只有“波本”安室透不仅功成身退,甚至还隐姓埋名地做了几波义工,在众多妖怪口下保护了一些市民的成功逃难和撤离。

    事后他以最快速度返回东京的据点,摆出一副事不关己、听说这些事情后也大吃一惊的模样。

    神道教的追捕行动算是成功,也不算是太成功。

    好消息是八岐大蛇完蛋了。坏消息是动手的人没有一个是神道教的。

    这就很丢脸。

    除此之外,两头“特级妖王”之一的酒吞童子被一个路过的鬼神将领、没毕业的咒术师少年和喜欢哭鼻子的天狗妖怪联手弄成重伤,结果那位疑似“真田幸村”的鬼神武将直接把酒吞童子拖进地狱里去了

    唯独两面佛被中原中也、谦智法师外加鬼神武将立花宗茂打得连佛祖都认不出,最后被谦智法师用早已准备好的封印法器彻底关押起来,如今已经护送回京都大阵了。

    对了,关于试图劝说港口黑手党干部出家一事,谦智法师并不着急,因为他相信有慧根的人终归会皈依佛门,命运会指引一切。

    中原施主,你与我佛有缘啊

    因此在探望了病床上的小弱智先生后,他慈悲温柔地表示自己回去后会去给中原中也施主祈福念经,点上长明灯周围人高马大的保镖黑手党们欲言又止地目送这位大师离去。

    至于另外一位因为使用了神降力量来破坏八岐大蛇的猥琐发育、因而异常衰老的堂泽老神主看起来情况不太好,估计回去后就要更换伏见稻荷大社的神主人选了。

    当然,作为感谢当初“御坂美琴”挽救了所有外出追捕大蛇的阴阳师和神官们的谢礼,直接带着所有人瞬移回来的行为,御坂美琴此人获得了神道教的极大好感度可惜,星野归一估计自己这辈子要是不想被某些组织追杀到死的话,是打死也不会使用这份人情的。

    还是那句话御坂美琴坑蒙拐骗的行为,跟我星野归一有什么关系

    在另外一边,淳朴的年轻天狗辽助终于听家里派来的小妖怪说可以回家了,不过它最近迷上了人类社会的生活所以暂时不想回白峰山了。

    因此它选择在武装侦探社做兼职打工,反正据说宫泽“半仙”会罩着它。

    伏黑惠对于这群武德充沛的侦探们还是比较信赖的,只是不明白为什么星野前辈最近一看到太宰治时就横眉竖眼怒气冲冲的,好像后者骗了她的钱一样。

    太宰治也很无辜,不明白这个“陌生”的红发咒术师的迷之怒气从何而来,也不在意,在申请与星野归一一同殉♂情惨遭拒绝后他若无其事地继续每天摸鱼作死的日常。

    由于城市百废待兴,他们武侦的订单很快就增多了起来,太宰也没能摸鱼太久,很快就被国木田独步和中岛敦联手抓起来去干活了。

    同样的,因为灾难过后的缘故导致本地咒灵大幅度增加。而柔弱的肾虚咒术师星野归一和伏黑惠就名正言顺地留下来清扫那些新生咒灵,五条悟则是接到了别的任务,又跑得不知踪影了。

    咒骸兔兔对于她在外面有了别的猫的这件事表示了极大的愤慨,不过在发现咒灵猫咪是个新生儿小傻瓜后,它很快就用一通胡言乱语的ky之词把新来的猫猫变成了自己的小弟。

    为了区分宠物们的区别,星野归一终于大慈大悲地给它们分别取了名字。

    老大兔兔是“张三”,小弟咒灵小猫咪是“李四”,以后要是还有需要可以“王五”、“赵六”之类的顺序排下去这名字一听都是自家人。

    远在东京的辅助监督二阶堂先生终于被某个没良心的红毛杀马特放出了手机通讯黑名单,打通电话后臭骂了星野归一一顿,对于她不声不响地玩失踪还拉黑人的行为表示极大的愤慨。不知为什么,星野有点怕他,只好嘿嘿地陪笑着应和。

    电话打到最后,二阶堂表示自己也会赶来横滨配合她的刷业绩工作后,忽然说“我以为你这次又要失踪好几年了。”

    星野的心情忽然沉了下去,想起了过去自己经常性的失踪其实就是等同于死亡这件事,明白了二阶堂赤竹那对于自己没有说出口的牵挂,一时间有点说不出话来。

    “”

    电话那端的社畜还在继续说“这次得知星野小姐你依旧能好好地活着,在下真是高兴啊。”

    “谢谢祝福”

    另外,在东京读书的吉野顺平接到五条悟的命令赶来帮忙,进行低烈度的实战和祓除工作。那天下午伏黑惠去车站接人,结果两人见面时顺平一脸的好奇和仰慕。

    “惠,你为什么过去这几天里会经历那么多惊心动魄的事情”

    对于这个问题,伏黑惠同样很无语。

    “我也不知道。”他摊了摊手,言语里满是唏嘘,“我只是个高专一级生而已啊。”

    在大战之后,回到岸上的星野归一第一时间找到了被山姆藏起来保护好的灰原哀,后者一见到她就眼泪汪汪地扑过来。

    星野连忙把小姑娘接住,单膝跪下来平视她的双眼,一旁双手插袋闲逛的五条悟露出了“哼我才不羡慕”的不屑神情。

    “怎么了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没有。”小哀摇了摇头,“今晚到处都很可怕,所以我只是担心你。”

    星野愣了一下,摸摸这孩子凌乱的茶色发丝,像是给小动物顺毛。

    “没关系的,我超强的。”红发咒术师笑嘻嘻地说,“你看,我现在不是完好无损地回来了吗”

    “嗯”灰原哀一脸认真地赞同了这个说法,然后似乎在纠结犹豫着什么,“归一姐你能抱抱我吗”

    害,这点小要求,有什么大不了的啊。

    星野归一大方地满足了这个孩子的小小愿望,给了灰原哀一个味道奇奇怪怪海中回来后还没来得及更衣但仍然温暖的拥抱。

    五条悟噘着嘴,有点不太高兴地看着这一幕,可最后还是没有打断她们。

    星野归一感觉到小姑娘那细长温暖的手环绕住了自己的脖颈,然后轻轻地在自己耳边说了一声

    “谢谢你姐姐。”

    察觉到这个称呼里包含的种种复杂情绪,红发咒术师的眼睛略微睁大了一点,于是她笑着用力揉了揉小姑娘的后背。

    直到灰原哀去休息,五条悟才看似不经意地跟她说“她有另一个姐姐宫野明美,可惜已经死了这小家伙怕不是在拿你当代餐诶。”

    星野归一思考了几秒,倏然笑起来“没事啊。代餐就代餐呗。”

    “哈”五条扭头看向她。

    “如果我的言行能够稍微安慰到她痛苦的心灵和回忆,那我和她之间的故事,也多少算是有些意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