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62
作者:沐裕鹿   琴酒和红方称兄道弟最新章节     
    事实证明, 幼驯染真的是非常管用的招数。

    此刻,四个人竟然能够同坐在学校食堂里因为晚会的缘故,学校食堂会持续开放直到深夜的十一点, 一边吃饭一边唠嗑

    准确来说,只有清川他们三个在吃。波本始终提着一条绷直的警戒线,只是面带微笑、不停地用勺子搅动着碗里的浓汤, 刘海投射下的阴影晃动在脸上。

    为了避免麻烦,他们选了个角落处的位置。波本的位置从外面看, 恰好被装饰性盆栽遮挡住。

    清川辰在心里思索着时空悖论的问题, 不过这种东西实在是太头疼,他干脆不想了。

    或许未来不会再像当初一样发展, 也许从改变的那个点开始, 未来就已经重置了。

    过去的故事,也真正成为了过去。一条新的线路正在拐点开拓。

    景光点了盘甜点, 一个个小巧的纸杯托里装着切开的草莓大福, 外层是白色的糯米皮, 里面鲜红的半个草莓看起来水润多汁。

    他动作流畅地用夹子夹起一个草莓大福放到降谷的盘子里,而后抬头对波本笑道“另边的zero也尝尝吗”

    波本原本想抬手回绝,但景光已经夹起一个放到他的盘子里了“这里的草莓大福很出名呢, 我们从小到大每次都点。还是尝尝吧, zero一定会喜欢的。”挂着温和的笑容。

    同时兼顾两个零零,还做到距离得当, 不愧是你,景光清川辰心里感慨着。

    自己也要向他学习这种兼顾两边的操作啊。清川辰默默想,眼前忽地晃出那盘诱人的美味草莓大福。

    景光把盘子推到清川面前, 温和的弯起眉眼“我记得清川桑喜欢吃甜食, 你自己多拿一点吧。”

    “啊、谢谢”

    呜呜太会做人了景光真是不冷落任何一个人啊

    “所以这里是另一个平行时空吗”波本依然搅动着勺子, 脸上挂着完美微笑,“听起来有点不可思议。”后半句带着点呢喃。

    “只是有点吗”清川辰顺口接上,“你心理素质好好哦。”

    “”

    景光飞速拿心塞到清川嘴里“快尝尝这个。”

    “唔”猝不及防被塞了一口点心的清川,差点噎死。

    堵住对方的嘴后,景光贴心的给他倒满一杯水,而后将视线放回对面。

    上挑眼的诸伏保持着唇角的弧度“虽然听起来不现实,但应该确实有一扇门、贯通着我们这两个世界,让平行线的我们有了交叉点。”

    清川辰“”我是那个点吗

    友人帐“。”

    “我不太清楚你们那边的情况,不过看你的状态,大概能够感受出、你在进行一项隐秘而危险的事业。”景光笑了笑,蓝灰色的眼眸如同浅海,真诚又柔软,“辛苦了,zero。”

    “”波本垂眸,搅动的勺子慢慢停下来。

    “坦诚交代,我们这边、现在是比较日常的状态。”景光的语气像是和朋友的聊天,自然随意,“虽然前些日子也经历了一段波澜,不过那个组织现在已经瓦解了。”

    是这样。清川辰心里想着。不过还有个麻烦的副手没有落网。那家伙实在是太能躲了,不知道此刻正处在哪个隐蔽的角落。

    未落网的副手总是带给他鱼刺般危险的感觉。

    “其实你不是第一个来到这里的人,上次是你们那边的我。”

    “嗯”波本微微一愣,而后回忆起什么似的,将面色放平,“啊原来如此。”

    苏格兰肯定和波本聊过这些事情,他们彼此是毫无保留的幼驯染。

    波本的视线依次扫过降谷零和诸伏景光,最后落在还在喝水咽着嘴里满满点心的清川辰身上“那么,你”

    “”

    清川辰生怕他问出为什么两边都有同样的你之类的问题,于是连忙吞下喉中的食物,抢先道“啊、总之其他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该怎么回去”

    一下子把关注点又拉到回归道路的地方

    “你那边肯定有事情吧突然消失可能会有点麻烦,即使时间不长。”

    “啊”波本食指轻轻搭在下唇,回想在来到这里前自己所处的位置。

    清川辰飞快从兜中掏出友人帐,唰唰翻阅着“没关系,早点完成早点结束。让我看看”

    在降谷零那页的反面,又是黑纸白字的名字。铅笔书写的任务位于往常的下方。

    做一名合格的工作人员,晚会结束就可以回去。

    哎清川辰微微一怔。看起来、也不是特别难的样子。

    清川辰抬头说道“做一名合格的工作人员到晚会结束,就可以了。”

    “那就对方替我做呗”降谷零摊手,“不然、我们两个一起出现的话,对其他人来说很难解释吧。”他露出半无奈的笑容。

    而且,平行世界这种东西,如果真的被大众所知,带来的麻烦和混乱也不是一点两点。更糟糕的是被有心之人利用,那就是对现存秩序更大的破坏了。

    “唔,似乎是这样”清川辰的视线下移,又瞥见上面加了一行这边的降谷零也要继续工作。

    “”抽抽嘴角,清川辰口头一拐,“不行,降谷你也得做。”

    “哎那”

    “没关系只要你俩错开时间,不同时出现就没问题如果实在不行,就将对方解释为低调的亲弟弟”清川辰思索着。

    降谷零“无中生弟”

    波本“”等下,为什么我是弟弟。

    清川辰湿漉漉的眼睛瞪圆,看向波本“刚才你推我的时候我脚崴了,好痛,我不能工作了你就顶替我的工作吧。”

    波本“”刚才一路来食堂的时候可没看出你脚疼,那个步履如飞的速度

    似乎知道波本在想什么,清川辰歪头又补充了一句“吃饭不积极,思想有问题。”

    “”

    景光笑着打圆场“啊、既然是为了让那边的zero回去,那就这样安排吧。”

    “嗯、工作人员的东西我也先交接给你。”清川辰从兜里掏出那对毛茸茸橘色猫耳,“给。”

    “”波本笑容一僵,“什么意思。”

    “工作人员要戴猫耳啊。”清川辰脸上的微笑逐渐扩大,“别害羞,等会景光和降谷也得戴。”而他就摆脱这个了可以在一边悄咪咪拍照v

    对方捏住勺柄的手用力“没有人会戴这种东西吧。”

    清川辰回答的话还未出口,只听旁边传来一声冷笑“清川,你是来干什么的”

    清川辰听见幼驯染的质问,浑身一个激灵脱口而出“干饭”

    波本闻声、下意识瞳孔一缩琴酒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波本猛地抬头,面前高大的男人依旧是冷峻孤傲的面孔,银发高高束在脑后,带着凌冽的压迫感气势席卷而来只是脑袋上似乎多了什么极其违和的东西。

    波本“”

    支棱的三角形、在光下制作精良的耳饰可以看见根根毛绒绒的发丝。

    雪白猫耳随着男人的动作大幅度抖动着。

    这、这是什么东西啊啊

    波本恨不得自戳双目。

    他的大脑收到了剧烈の冲击

    快给他来个一忘皆空

    清川辰还没回头、便被对方揪着领子一把提溜起来,银发男人凑近他,冷声炸裂在耳边“说好的工作人员,你就是来食堂干活的”

    他和赤井还有夏目傻子一样在后台等清川拿器材,等了许久,等到他们都怀疑清川是不是太久没回小学,现在迷路了

    夏目家那只奇怪的招财猫跑出去,又溜回来,而后夏目表情犹豫了下,低声说那个清川桑好像在食堂。

    什么对方来干活、就是干到食堂里去了

    黑泽阵怒极反笑,露出尖锐的虎牙,他抬脚三步两步匆匆赶来。

    “啊、那个抱歉”清川辰支支吾吾,抬手指向对面。

    银发男人将视线落在清川指的方向,面色震惊的波本还维持着刚刚的姿势、仿佛被定住般。注意到黑泽的视线,他才回过神来,摆出一贯的微笑面具来回应虽然笑容有几丝勉强。

    “”黑泽阵微微一怔,视线转向正和他打招呼的降谷,又看了看无奈微笑的景光,回到假笑面具的波本,他大概明白发生了什么。

    “咳、那个领子。”清川辰小幅度挣扎了下,示意对方这个姿势很难受。

    “哼。”黑泽阵大手一松,清川辰又滑回自己的座位。

    在众人开口解释之前,他已经冷静道“行,我大概明白现场情况。这次要做什么”

    “让他当工作人员,等晚会结束就可以回去了。”清川辰整了整衣领,回复道。

    “”黑泽阵注意到波本时不时凝聚在自己头上的目光,面色一黑,而后勾起唇角、扯起并不友好的弧度,“工作人员,那首先就得有身份证明。”

    “哈哈、对啊,”清川辰再次把手里的橘色猫耳往前推了推,“快戴吧,你看这家伙都戴了,还挺可爱的。”他嘻嘻笑着,“等会景光还有降谷也会陪你的。”

    黑泽阵“哦你呢”

    “我脚崴了,很疼,不能工作,今天就在台下看表演。”清川辰眨巴眨巴眼睛,“不是工作人员,不能戴这个。”完美

    景光降谷想把自己摘除吗。:d

    黑泽阵轻笑一声,突然夺过清川手里的猫耳,给清川旁边的降谷零使了个眼神。

    降谷零了然,他配合地一把按住清川。

    清川辰“”干嘛啊

    黑泽阵俯身将橘色猫耳死死卡在清川辰头上,在对方从降谷手里挣扎出来前、掏出手机迅速拍了几张照。

    景光保持老好人微笑围观,他侧头和波本随口聊着“大家都是很好的朋友呢,有什么事情要一起承担才行。”

    波本“”朋、朋友和琴酒

    他默默喝了口茶,让自己的三观重新塑造起来。

    “没事,清川。虽然你戴不了猫耳,但我们也可以给你留下宝贵的照片纪念。”降谷零笑眯眯说着。

    “”才不想要这种纪念啊

    清川辰生无可恋的表情“我和你们一起戴,照片删了,大家都别拍照,怎么样”

    不然就是永远的黑历史了

    “哼,结束再说。”黑泽阵将手机收起,视线扫过清川辰,口头一拐,“你刚才说你脚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