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6章 农场与食用儿
作者:小愚若智   恩兹华斯御主的二次元灵子转移最新章节     
    grace fied孤儿院,在这个孤儿院成长起来的孩子们是幸福的,他们衣食无忧,无忧无虑地健康成长着。

    虽然经常要做各种测验,但是大家从来不用担心分数,每次测验,除了满分以外,都不会对其他人公布,只有答题者本人和孤儿院的“妈妈”知道,大家也没有竞争,没有压力。

    只需要健健康康地成长,直到被从孤儿院领养。

    虽然被领养的孩子们似乎都太沉迷于外界的生活,根本没有谁记起来往孤儿院写信问候大家,但是这不影响大家都快了生活。

    孤儿院的所有孩子们,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是确实实实在在的兄弟姐妹。

    大家是如此的幸福。

    同时,grace fied孤儿院的孩子们,也是不幸的。

    这里并不是真正的“孤儿院”,而是grace fied农场。

    茁壮成长的孩子们并不是社会的未来,而是优质的牲畜。

    所谓的“领养”就是出货,作为优质昂贵的商品肉,出售给有钱的“鬼”。

    千年之前,人类和鬼两种生物互相厮杀,战争不断,直到一个名叫尤里乌斯拉托里的人,在“七面墙壁”与鬼的神明缔结“约定”,不再相互狩猎,将人类与鬼的两个世界隔绝。为此,拉托里家族付出世世代代担任守门人的代价。

    鬼世界中的鬼一方遵循着约定不再狩猎人类,以被舍弃在鬼世界中的人类被尤里乌斯出卖的队友为种子,开设农场来管理和养殖“食用儿童”,以此为食。

    能在出货筛选中活下来的孩子,无一例外不是

    人有穷有富,鬼也如此。

    平民的鬼们只吃得起大工厂量产出来、如同填鸭一样喂养长大的人类,而贵族的鬼们,则能吃得上优质的、自然生长、在健康幸福环境下生长的人类。

    grace fied就是生产高级产品的这样一个农场,孤儿院的孩子们就是高级牲畜,所谓“领养”也只不过是宰杀出货。

    这里的孩子们健康、幸福的生活,是为了让他们的肉质更好;每天做的测试,是为了让他们的大脑得到充分锻炼,这是对鬼们来讲最美味、最有价值的部位了。

    所以这个农场的出货顺序是,只出货612岁之间的孩子,六岁以下不论成绩如何都不出货,612岁之间的孩子,从测验成绩低的开始出货,留下成绩高的高级商品。不过如果长到12岁,不论成绩多高,都会被出货。

    真是一个对学渣实跟不友好的农园呢。

    能够在出货筛选中活下来的孩子,无一例外都是聪明伶俐之人,grace fied五个农园中的第三农园现存的最年长的三人组,艾玛、诺曼,雷,活到了11岁,以长期测验满分的成绩,活到了接近出货上限,更是个中翘楚。

    他们已经发现了农园的真相,甚至其中的雷早在六年前就已经知晓,三人数月以来殚精竭虑,和明面上的孤儿院养育人员“妈妈”伊莎贝拉斗智斗勇,策划着逃生。

    但是他们的计划迎来了前所未有的打击。

    饲育监“妈妈”伊莎贝拉绝杀摊牌了。

    她排除掉了碍事的辅佐饲育监“修女”克洛涅,当面和参与逃亡计划的五位孩子摊牌,并且在艾玛和诺曼仍然想要反抗的时候,出手轻松折断了艾玛的一条腿。

    然后毫不留情地传达了令人绝望的讯息

    “恭喜你,诺曼。从总部传来了新的命令,你的出货时间决定了,明天就是你出货的时候”

    即使在上上下下,所有地方都无疑透露着毫无回天之力的情况之下,艾玛和雷仍然想要做最后的努力,想要保住明天即将被当作牲畜一样宰杀出货的诺曼。

    雷将用六年时间,通过主动当“妈妈”伊莎贝拉的内奸,得到的各种奖励品积攒下来的零件拼凑的、能产生瞬间电流毁掉植入在他们耳朵上的发信器的破坏装置交给了诺曼,想要让诺曼趁着第二天白天用绳子登上围绕整个孤儿院的高墙,破坏掉发信器,先躲起来。

    即使诺曼也有着想要活下去的愿望,但是他此时比另外两个孩子都要冷静,他已经知道,自己基本上没有希望了。

    如果他真的这么做,那么不仅自己很难逃走,还会暴露发信器破坏器,破坏掉艾玛和雷逃生的机会。

    但是这条命不能白白浪费,他根本没有打算用发信器,却仍然做好计划,趁着白天,准备登上高墙,探索一下地形,将更多的信息留给艾玛他们,为了他们以后的出逃做准备。

    在他用拴在树上的绳子,利用离心力原力,让自己攀登上高墙那一刻,高墙的那一侧的场景让他一愣。

    悬崖峭壁

    鬼和饲育监们完全没有小瞧食用儿们,而是不惜在外侧营造悬崖,让他们即使登上高墙也根本无处可逃。

    短暂的惊愕之后,诺曼又迅速冷静了下来,双目之中透露出的不是死灰,而是无比的镇定。

    绝境,但是又透露着希望。

    既然鬼们营造了悬崖,也正是悬崖让他们有了盲点。

    鬼和饲育监们的关注重心,肯定在孤儿院和外界能沟通的没有桥梁的位置,有桥梁的地方,偏偏是最不容易被怀疑的、最有可能逃离的位置。

    安定下心神后,他决定沿着宽厚的高墙走一圈,探明四周地形,收集信息,等回去趁自己晚上被出货之前将这些信息转化为可以实行的方案,留下“遗策”。

    在他刚刚走到一个高墙的转角的时候,在宽厚的城墙之上,他看到了比悬崖还要让他吃惊的事情。

    两个人。

    其中一个是和他差不多大的孩子,身上穿着运动装。孤儿院的孩子们只有孤儿院发的统一服装,这身运动装他只在孤儿院的书籍上看到过相似的东西。

    另一个人,是一个一身绿衣服成年女性,这个人更让诺曼有疑虑。

    虽然这个女性的绿衣服风格有些怪异,但是能看出来很适合活动,他倒没有多么惊讶,真正让他有些疑虑的,是她没有长着人类的耳朵,而是一对猫耳朵。

    身后,如果他的眼睛没有出毛病的话,似乎也有一条黄色的尾巴。

    自从见过那些高大狰狞、长着很多眼睛和尖牙大嘴的鬼之后,诺曼以为自己不会再有什么过度惊讶的东西了。

    但是猫耳娘还是有点出乎他的预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