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各路诸侯
作者:轻风千里   大秦五百年最新章节     
    “韩王到”

    韩王名叫韩成,跟随他而来的是部将韩王信。

    这个韩王成,名字同样叫韩信,后来韩成被项羽杀死后,后来韩信被刘邦封为韩王。为了跟历史名叫韩信区别开,称呼为韩王信。

    在原本的战国七雄中,韩国实力最弱,在秦末关东六国复国后,同样如此。韩成被立为韩王后,带兵攻下原韩地几座城池,却守不住,最后是在刘邦帮助下,打败秦将杨雄,收复韩国故地。韩成视刘邦为恩人,让张良暂时待在刘邦身边出谋划策。

    此时,韩军的兵力只有九千余人,实在是弱爆了。

    “见过上将军”

    韩成向项羽恭敬行礼。

    项羽瞥了他一眼,一副鄙夷之色,只是象征性作揖还礼,他看不起这种没有实力之人。在原本历史上,项羽分封诸侯后,以韩成没有军功为由将其扣押,不久后将其杀死。

    韩成和韩王信虽然有些来气,也只能忍下,即便被项羽看不起,好歹韩国已复国,有楚军雄兵,还有恩人刘邦,秦国灭亡在即,不用担心安全了。

    随后,韩成找位置坐下。

    “魏王到”

    魏王名叫魏豹,跟随他的部将有柏植、冯敬。魏军兵力略多于燕军,约为四万人。

    “齐王到”

    最后进入帅帐的是齐王田假,部将有田角、田间。

    秦末章邯率军攻击各诸侯,前任齐王田儋兵败被杀,后来齐人拥立田假为齐王,田荣非常不满,带兵将田假赶走,拥立田市为齐王。

    田假率领五千残兵投奔项羽,项羽仍然承认他为齐王,嫉恨着田荣,不承认田市和田荣。

    五国的国君都到齐了,议事开始了。

    项羽说道“暴秦的昏君胡亥、阉人赵高皆已经死了”

    此言一出,众人莫不惊骇。

    大家都知道胡亥是昏君,还有赵高这个大奸臣,导致天下民怨四起,各国才有机会揭竿而起,重新复国。

    只听项羽继续说道“继位的是扶苏长子嬴子婴,让尉缭为丞相”

    他把从孟通回信中所了解的情况说出来。

    对于嬴子婴这个人,众人没什么了解,对于尉缭,在场许多人深知其名,这可是一个人才。

    即便如此,众人也不以为然,秦国已经惨重失败,成年男丁所剩无几,大家都觉得,秦国覆灭在即,绝无东山再起的可能。

    赵歇首先大声道“暴秦不灭,决不罢休有上将军在,暴秦必灭,赵国唯上将军马首是瞻”

    自长平之战后,秦赵世仇,后来赵国被灭,秦国一统天下,赵国的贵族和宗室,仍然仇视秦国。当初是项羽率军北上巨鹿救了赵国,才有了巨鹿之战,赵歇对项羽心存感激。

    随即,项羽站了起来,抬起紧握的拳头,一副仇恨的眼神,誓言道“赵王说得没错,暴秦不灭,誓不罢休”

    随后,项羽目光再扫视各诸侯,说道“即便有函谷关,子婴也休想挡住我百万大军。楚军作为联军主力,自当担负起攻城重任,诸位也得一同出力。首先由楚军攻城,若连攻三日还未攻破,再由诸王之军轮流攻城。”

    话音落下,赵歇道“赵军愿接着攻城。”

    项羽目光再扫向诸王。

    韩成和田假两人兵力不足一万,能自保就不错了,根本无力组织攻城,两人先后都看向魏豹、韩广。

    韩广兵力不多,很珍惜这点儿家底,见项羽、韩成、田假都看向自己,自知无法退缩,朗声道“赵军之后,若函谷关还未破,燕军愿攻城一日。”

    魏豹接着道“燕军之后,魏军接替攻城。”

    项羽朗声道“好。五日之后,由楚军攻城。”

    他发出命令,由龙且负责攻城事宜。

    进攻函谷关这类险要关隘,需要有专门的攻城器械。巨鹿之战后,楚军一路势如破竹,并未做好攻城战的准备,需要时间制造攻城器械。

    随后,项羽摆下筵席,跟众人一同用膳。

    在帅帐外站岗的执戟郎中韩信,时刻关心着帐内动向,项羽和许多人的发言,都被他听入耳中,他一颗心,强烈渴望着参与其中,可惜项羽不是好主子,明珠暗投,这些日子来,一直在郁闷中度过。

    函谷关,子婴起床后,侍从端上洗漱之物。

    在唐代之前,普遍是一日两餐,这时期不存在早餐。

    子婴洗漱之后,把孟通唤来,了解物资储存情况。

    孟通向子婴详细汇报。

    像箭支、油料、铁蒺藜这类守城作战的重要物资,都有较为充足的储备,要是敌人攻城,能够给予有效杀伤。

    随后,子婴让孟通带路,视察关城内各处情况。

    对于坚守函谷关,子婴最关心的是作战物资情况,首先来到兵器仓库。

    仓库区有多间屋子,进入第一间屋子,只见屋内堆放着一捆捆的箭支,青铜箭头属于三棱箭头。三棱箭头拥有三个锋利的棱角,在击中目标的瞬间,棱的锋刃就会形成切割力,有利于箭头穿透铠甲,直达人体。

    孟通道“共存放有五十万支箭,足够用上一段时日了。”

    五十万支箭支,看起来虽多,真要是到了作战时,五千弓箭兵每人只能射出一百支。

    不过,在守城战中,交战双方都会射出箭支,可收集敌军射来的箭支再使用。

    子婴已发出命令,调集关中各地库存的箭支,运往函谷关,现在应该已经在路上了,在秋收结束后,所有工匠会全力生产,基本上不会出现箭支不足的情况。

    再进入第二间屋子,存放有大量油料和铁蒺藜。

    油料的作用不言而喻,可进行火攻。敌军攻城时,向敌军士兵或攻城器械洒出油料,再用火把或箭头烧火的箭支点燃。特别是针对连箭都射不穿的大型攻城器械,火攻颇为有效。

    铁蒺藜有三根尖刺,是军队中常用的防御器材,可在道路、防御地带、城池四周布设,军队驻营时,也可在营区四周布设。

    视察完消耗性物资后,来到兵器库,矛、戟、刀、剑、弓、铍等皆有。

    子婴对每种兵器,都要仔细检查一下。

    除了箭支这类细小兵器外,那些稍大点的兵器,兵器上皆刻有字。

    子婴拿起一把剑,刻有“十三年寺工”,在间隔出一字距离后,刻有“工平”二字。

    “十三年”指的兵器制造日期,为始皇帝十三年;“寺工”指的是制作兵器的工官名字;“工平”二字,“工”指的是工匠,“平”指的是工匠的名。

    这样一来,兵器是什么时候、从哪里生产出来的,可以追根问底,如果制作的兵器不合格,将会追究相应工匠和工官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