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第 98 章
作者:归途何在   水呼大小姐让我想还俗最新章节     
    被后辈无情嫌弃“不行”, 五条同学气得抬脚就把无处可放的大长腿搭在她雪白雪白的病床被子上“喂老子可是不远万里从青森跑来埼玉给你们收拾烂摊子,给我有点感恩之心啊”

    “噗抱歉”硝子一点抱歉的意思也没有“我想到了高兴的事。”

    五条竟然要别人“感恩”

    “咳咳咳咳咳嗯”夜蛾正道清清嗓子“好了,这件事先放下。朝日奈, 关于灰原雄与七海建人二级晋升任务的报告,一周后交给我。”

    说到这个,偷笑的常夏笑不出来了“那不是普通的二级诅咒, 是用人命和极度自私的贪欲培养出来的产土神。夜蛾校长,如果只有灰原和七海自己去做任务, 他们两个里能有一人活着回来就算万幸。”她看着天花板喃喃道:“是故意的吗”

    “我想了很久, 最后那个必须自行完成的晋升任务,是故意这样安排的, 对不对。”

    不止针对她一人。

    “呵, 你才知道”五条悟上半身斜靠着椅子靠背,懒懒散散随随便便:“一心自保的蠢货, 世袭的蠢货, 傲慢的蠢货, 平庸的蠢货总之全都是一群蠢货。简直就像一框卖不出去的烂橘子,咒术界的上层就是这些玩意儿。”

    “悟,那些都是你的长辈, 放尊重点。”夜蛾正道打断他的抱怨, 正色对常夏道:“你要用自己的眼睛去看,用自己的耳朵去听, 然后独立思考得出自己的结论。”

    他从凳子上站起来拍拍床头柜上的龙猫咒骸,玩偶立刻跳到常夏头顶生龙活虎“警察从村子里找到了许多失踪人员的物品,尸体正在挖掘辨认中。”

    就算法难责众, 业力与恶果的反噬也会跟着他们一辈子。

    “上层估计会和你谈谈产土神的事, 以及这次晋升的裁定。”他放缓了语气对女孩子道:“朝日奈, 你已经是个和我同等级的咒术师了,学着思考,然后知道该怎样面对刁难与苛责。”

    因为将来你可能会遇上更多,就像我一样。

    “是,夜蛾老师。”她认真的跟着点头:“我会冷静处理。”

    真乖

    “好,那么,我这就去给你们办出院手续,下午返校。”

    琦玉县紧邻东京都,带上手续和来回转车捣鼓的时间,刚好明早回到学校接待前来拜访的学生家长。

    “谢谢夜蛾老师,麻烦您了。”常夏松开被子,把龙猫从头顶抱下来。他短促点头,然后离开病房,只剩五条悟摸着下巴不知道在想什么。

    “好吧,我再去看看那几个伤员,通知他们准备走人。”硝子剥了颗口香糖塞进嘴里“没事儿就起来,你去喊夏油”

    常夏抱紧龙猫,掀开被子坐在床沿晃着两只脚四处找拖鞋“好,这就去。”

    白毛突然收起腿拖着椅子凑近,璀璨的蓝眼睛从墨镜后方露出来“欸”少年歪着脑袋从这边倒到另一边,眨眨眼,又靠得近了些“你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的咒力呢混了什么奇怪的东西进去”

    他像是发现了新玩具的猫,后退两步,紧盯不放。

    “哈”常夏抬起胳膊左右嗅嗅“哪里有奇怪”

    “身体有什么异常吗去外面打一架怎么样”他一脸恨不得扑上来,吓得常夏光脚低头“哧溜”从这家伙胳膊底下钻出去“不要,我去找夏油前辈”

    夏油杰躺在隔壁病房的病床上。

    本来他没什么事,除了执着于守着女朋友外一点毛病也没有。问题就是这个执着也太执着了点,连续四天眼睛也不合一下,要不是有家入硝子认证大家都误以为朝日奈常夏是不是受了什么无法治疗的致命伤

    最后是夜蛾正道看不下去让五条悟去劝他的好朋友休息,没轻没重的白毛想也不想一拳锤在丸子头的丸子头上,当场把无条件信任他的好友给锤进了病房。

    嘛反正,昏睡也是睡。

    完全没有反省的五条悟挠挠脸颊,把这件事彻底扔到脑后。

    等夜蛾校长办完手续又等了一夜,第二天清早领着一众学生辗转从埼玉北部几经换乘回到东京,刚到学校门口就接到一通没有署名的电话“您好,请问是东京都立高等专科咒术学校的校长,夜蛾正道先生”

    夜蛾校长“是。”

    “好的,多谢。”对方没有再说什么,径自挂断电话。看着“嘟嘟”空响的手机,他皱紧眉头怎么回事

    常夏偷偷吐吐舌头电话那头是梅雨的声音,做好心理准备吧。

    如果不是学校的监管者亲自正式做出邀请,爷爷无论如何也不会就这么跑进其他人不人神不神、不知道什么玩意儿的结界里。

    好歹也是拥有数百家大型神社的正神,菅原道真难道不要面子的吗

    能在神无月把天神菅原道真一个电话从出云叫出来,夜蛾老师您很可以的

    中年男人还在疑惑,人迹罕至的盘山公路上突然传来汽车引擎拉到上限的轰鸣声。

    就知道会这样

    常夏默默落后一步躲到夏油杰背后。

    方方正正曾被人讥笑为“棺材车”的轿车完全不知道减速为何物,闪烁着刺眼的金光闯入众人视线,刺耳的摩擦声后它原地转了个圈,车门刚好对着学校大门台阶。

    夜蛾正道走下台阶,低头看看车头上振翅欲飞的女神雕像,陷入沉思。

    副驾驶位的车门开启,白衣绯袴的长发成熟女性走出来。她保持着谦恭的姿态,从后方绕到左侧车身拉开后车门。三个年轻女孩依次跳下来“诸位贵安。步喻、南喻、实喻”

    妹妹头、双马尾、斜马尾,齐了。

    她们同样穿着巫女服,妆容精致,气质可人。女孩子们言笑晏晏,绿意盎然的古朴校门外仿佛繁花盛放一片莺歌燕语。

    为首的长发女人安静向夜蛾正道自我介绍“梅雨。”

    她原路返回车身右侧拉开驾驶位的门,女孩子们列做一排小声欢呼。

    白雾弥漫,由稀薄变得浓稠。

    此时驾驶位上的人才走出车门,隔着车身含笑看向道旁的松柏“东风吹,梅花吐芳菲。主人虽不在,毋忘春日来。”

    夜蛾正道“”

    菅原道真的俳句呢。

    我恍惚叫错了家长,这合该是五条家的前辈才对。

    束起长发的老者穿着一身深红色西服,衬衣领带一丝不苟,搭了条米黄色的长围巾。加上金光闪闪的豪车,这个画风略有点刺眼。

    从皱纹与苍白的头发可以看出他的年龄已经很大了,仍旧身形挺拔神采奕奕。印象中与暮年紧密联系的老人斑佝偻症,在他身上看不到一丝一毫。老者个子很高,似乎是在场所有人中最高的,棕褐色的温柔眸子仍旧清澈如同少年。

    明明没有风,他的围巾下摆却荡漾出潇洒的弧度,跟在校长身后好奇探头看过来的家入硝子“哇哦,帅”

    老者听到这句打从心底的赞叹,几乎瞬移般出现在她面前“可爱的小姐,别来无恙啊”

    常夏抬手捂住眼睛,不忍心再继续看下去。就,爷爷他,真的真的很喜欢人类,尤其是青春活泼的那种,女孩子。

    “哦呀,在您美丽的眼眸之中,隐含着点点忧伤呢,是我的错觉吗”他变戏法般从衣袋里摸出一簇樱花递到硝子面前,哪怕二年级的大姐头也有点撑不住“”

    夜蛾正道“”

    灰原雄“”

    七海建人“”

    夏油杰“”

    五条悟“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您怎么会知道,我最近正在为医师资格证的考试苦恼”硝子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就好像将苦恼告诉这个陌生老人便能得到帮助一样。

    他和蔼笑着将樱花放在少女摊开的掌间“学海无涯,我深知此间辛苦,我也有这种经验哦。”说完弹了个响指“但是,没关系呦,竭尽全力的奔赴,本就是最美好的事。”

    列队的三个女孩子凑上前围住硝子“饱含汗水的付出,肯定会有回报,呐呐,不要放弃呀”

    家入硝子“”

    这些女孩子都很可爱没错,虽然但是我还是只想抄答案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很可爱呢。”他像是听到她在心里想了些什么似的大笑,然后才才将注意力放在夜蛾正道身上“你好,我记得你,二十年前你来天满宫许过愿。”

    “嘛虽然走错了神社也认错了神职,有些事情,该争取还是要再主动些去争取。”

    夜蛾校长“”

    突然有点理解五条为什么这样会气人了。

    等等,我叫得难道不是朝日奈常夏的家长吗

    到底是成年人,再尴尬也能稳住“您好,夜蛾正道,朝日奈常夏的班主任。”

    “啊哈哈哈哈,是的,多谢你关照我家的孩子呢。”老者眨眨眼,忽然笑得相当不怀好意“两个孩子都给你添了不少麻烦呀,年轻人。”

    两个

    校长似乎明白了什么,逐渐停止思考。

    不应该给天满宫打电话的,还不如他自己给朝日奈当家长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