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第 21 章
作者:沁杳   和哲学家谈恋爱最新章节     
    瑞士, 因特拉肯小镇。

    从少女峰下来之后,整个世界好像发生了某种奇妙的变化。

    殷妙望向眼前少年挺拔清瘦的背影,嘴角的笑容怎么也止不住。

    “男朋友。”她心里来回默念这个新鲜的称呼, 情不自禁地“嘿嘿”傻笑出声。

    这就是美梦成真的感觉吗

    身后时不时传来的突兀笑声, 让路德维希的脚步顿了顿。

    “你在笑什么”

    殷妙背着双手, 笑盈盈地绕到他面前“路德维希, 我现在是你女朋友对吗”

    像个不依不饶的小孩子, 非要另一位当事人亲口承认才肯罢休。

    她笑起来的时候尤为动人,眼睛弯弯流动着碎星, 嘴角带着浅浅的梨涡, 像初春萌生的幼芽, 像细雨打湿的湖面, 带着与此刻飘着雪花的寒冬不入的娇俏和美好。

    路德维希微微恍神,刹那间又有了那种, 难以抑制的,想靠近她的冲动。

    他垂下眼眸, 轻声应道“嗯”。

    殷妙羞羞答答地去牵路德维希的手。

    他看了她一眼,主动伸出手, 温暖的掌心包裹住纤细的五指,一同放进自己衣兜里。

    十指缓缓交错、交扣, 最终偷偷定格成缱绻的姿态。

    殷妙试探地喊了一声“男朋友”

    路德维希酷酷回道“嗯。”

    她瞬间化身快乐的复读机“男朋友男朋友男朋友”

    路德维希“听到了。”

    像撒娇的小猫一样,她将下巴搁在他胸口,然后眨巴着眼睛问他“男朋友,我们现在去哪”

    因特拉肯是瑞士著名的度假胜地,被誉为“最美的天堂小镇”。它坐落于两个清澈的湖泊之间, 高低起伏的山峦上绵延着成片的童话风格小木屋, 因为下雪的关系, 原本红砖色的屋顶上仿佛覆盖着一层酥软的奶油,给人以置身仙境的梦幻感。

    路德维希望向远方袅袅上升的云雾,沉思片刻“你想去泡温泉吗”

    殷妙下意识地跟着重复“泡温泉”

    脑海中十分应景地浮现一幕香艳的画面幽静的竹林小院,烹茶焚香的雅乐,一口冒着热气的石砌泉眼里,孤男寡女相对而坐,彼此的轮廓若隐若现,脸颊因为高温而绯红,汗水顺着光裸的背脊滑落,气氛逐渐变得旖旎

    她咽了咽口水“这这也太刺激了吧”

    路德维希“”

    殷妙扭扭捏捏“是不是有点太、太快了,我还没有准备好呢。”

    路德维希沉默片刻,疑惑问道“这需要准备什么”

    殷妙咬着嘴唇,心里忐忑非常。

    没想到路德维希表面清心寡欲,高冷得跟朵天山雪莲似的,确定关系后竟然这么这么

    她“这么”了半天,也没想清楚个所以然,倒是双耳的温度越烧越高。

    最终讷讷地应道“那、那好吧。”

    十五分钟后,殷妙目瞪口呆地站在当地某家温泉中心的大堂。

    从这里能隐约看到室内露天温泉的一角,水池里跟下饺子似的,到处都是高鼻深目的温泉客,或是惬意地摆动双腿畅游,或是懒散地靠着池壁闭目养神,还有立在瀑布下享受水柱冲击按摩的。

    年轻的少女们拍着水球嬉笑,成熟的男人们躺在长椅上休憩,小孩子们抱着游泳圈跑来跑去,遍地都是白花花的肉体,满目都是人人人。

    殷妙揉了揉眼睛,如梦初醒。

    原来路德维希说的泡温泉就是字面意思啊。

    是了,又不是修炼玉女心经,还男女相对而坐,殷妙啊殷妙,你都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呢人家欧洲人都是实用主义,他们可是连日光浴都可以晒到蜕皮的豪放派,哪有你这么多花花肠子。

    脸上顿时火辣辣的,是羞愧难当的感觉。

    路德维希刚买完票,回头就看到自己的小女朋友站在检票口,双手捂着脸。

    “怎么了”

    “呃,没怎么,我们现在进去吗”

    “不着急,”路德维希上下打量她,“先去买点东西。”

    温泉中心的一楼开放着琳琅的各式商铺,两人挑了一家最大的浴具用品店进去。

    店内顾客不少,提着购物篮精心挑选适合的产品,殷妙甚至留意到一群华国面貌的中年太太团,她们打扮富贵,一边说着沪市方言,一边结伴逛街。

    两人进店后,分头挑选泳衣。

    殷妙顺着货架一件件看过去,心里暗自咋舌。

    欧洲妹子果然火辣,店里的女士泳衣不是大开背就是大v领,布料那是越少越好,好不容易翻出几件稍微朴素的连体款,颜色还是艳丽的桃红或者荧绿,她实在是没有信心能hod住。

    原地踌躇良久,最后她挑了一件上下款的细肩带白色花边泳衣。

    正要离开时,肩膀不小心碰到假人模特,露出一件被它挡在身后的泳装。

    墨绿色的小v领连体式短裙,肩带是绑带式设计,长度刚刚到大腿根,外面罩着层飘逸的轻纱,裙摆上点缀着精致小巧的绣花,看上去清纯又典雅。

    殷妙轻轻摸着这款泳衣,熟悉的颜色无端让她想到路德维希的眼睛。

    如果穿上这件衣服,是不是会有一种被他深情注视的错觉

    “选好了吗”路德维希的声音忽然在她背后响起。

    殷妙莫名心虚,慌乱间直接把泳衣拽到手上。

    “呃,选了两件,我先试试尺码。”

    “试衣间在那边。”

    “好的。”

    她脸红心跳地溜进试衣间。

    路德维希在长椅上坐下,认真清点浴巾拖鞋等物品,确定什么都不缺后,耐心地等她出来。

    不一会儿,门帘掀起,殷妙探出半个脑袋,期期艾艾地说“我换好了。”

    路德维希拎起袋子“那走吧。”

    “等一下,”殷妙喊住了他,“那个,你先看看”

    门帘被挽起,她看上去有些羞涩,半披着白色的浴袍光脚走了出来。

    墨绿的颜色衬得她的皮肤尤为白皙,两条修长光洁的腿并在一起,膝盖处泛出微微的可爱粉色,小巧的脚趾因为受凉微微蜷缩起来,往上是又细又软的腰肢,玲珑曼妙的身段,乌黑光泽的长发散落下来,几缕垂落在胸前,形成强烈的视觉反差。

    换上泳装后的殷妙,美得像深海里出没的东方海妖。

    她眼神无辜,面貌妖冶,用不自知的魔力,诱惑航船触礁,水手迷失。

    路德维希沉默好久,才微微启唇“你”

    不远处忽然传来嘈杂的争吵声。

    刚刚的中年太太团似乎遇到什么麻烦,围在收银台那边和工作人员吵了起来。

    声音逐渐变大,盖过路德维希未说尽的话。

    他皱着眉头往那个方向望去。

    殷妙也发现了收银台的变故,或许是同样身在异乡的同胞情谊,她觉得自己应该过去看看,或许能帮上什么忙也说不定“好像出什么事了,我去看看吧。”

    走近后才发现,果然是两边产生了摩擦。

    收银台的男店员认定太太团没有结账就想离开,是堂而皇之的霸王行为。

    太太团的外语明显不太好,只依稀听懂对方凶巴巴地嚷嚷着要“报警”。

    殷妙走上前用中文问道“请问发生什么事了,你们需要帮助吗”

    一位背着驴牌包包的太太义愤填膺地说“哎哟喂,这老外太欺负人了,我们刚刚明明都付过钱了,非要说没有买单没有买单,不肯让我们走,还要报警抓我们噢”

    经过耐心询问,她很快弄明白事情的原委。

    原来太太团刚刚结账的时候,服务她们的是一位栗色头发的女性工作人员。她们付完钱也没急着离开,而是换上衣服,拿出丝巾举在头顶,披在身上,换了好几个姿势轮流拍照,等到终于拍出满意的照片打算走时,收银台这边已经换成了现在的褐发男人,并且强硬宣称她们没有付过钱。

    殷妙安慰她们“你们先别着急,我和他解释一下。”

    她试着用英语和店员沟通,结果对方一头雾水,明显没听懂。

    殷妙自己也反应过来,英语并不是瑞士的官方语言,于是她换成德语,又说了一遍。

    这下店员终于听懂,他面色气愤地说“不,她们确实没结账,系统里根本没有记录。”

    殷妙平静地补充,是另一位栗色头发的女士完成的结账。

    店员闻言露出几分怀疑“你是说苏菲亚吗她现在已经下班了,我问问她吧。”

    店员拨出电话,语速极快地说了一大串,表情渐渐从激愤难当变得将信将疑。

    挂断电话,他在桌面上一通翻找,然后从电脑屏幕上撕下一张便签条。

    仔细看完后,他面带歉疚地说“对不起,苏菲亚说是我们的系统发生故障,她给我留的消息,我没有看到,是我的工作失误,请您向她们转告我的歉意。”

    殷妙把店员的意思如实转告给太太团。

    双方态度缓和,太太们洗刷了冤屈,接受店员的道歉后,扬眉吐气地结伴离开。

    临走前,那位背着驴牌包包的太太笑眯眯地看着她。

    “小姑娘,你是翻译吧我看你长得很像电视上那个大领导身边的美女翻译么”

    殷妙一愣“不是,我就是普通的留学生。”

    “那你的外语说得蛮好听的,跟他们本地人一样一样的。”

    “今天多亏你了,不然我们就吃大亏了,平时没觉得,出国了才晓得语言的重要性啊”

    “啧啧,以后出来玩还是得请个个翻译,得像你一样优秀的。”

    殷妙目送她们走远,心里忽然产生一种奇异的感觉。

    像是被肯定,被需要,在最正确的位置实现了自己的价值。

    这种感觉一瞬即逝,她却隐约抓住了那道灵光。

    翻译吗

    她收拾好心情转回头,发现路德维希依然站在原地。

    只是怀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抱着一堆五颜六色的女式泳装。

    他垂眸沉思,像是在研究“to be or not to be生存还是毁灭”这类至关重要的哲学问题。

    殷妙傻眼“你在干吗啊”

    路德维希被她打断思绪,轻飘飘地说“这件不好看,你再试试别的吧。”

    殷妙扯了扯裙摆,乖巧地应道“哦,好吧。”

    换了好几身,最后还是选了她自己挑的白色花边那套。

    两人结完账,殷妙拐去隔壁商店买洗漱用品。

    路德维希拎着袋子走出泳具店,在门口站了两秒,又退了回去。

    店员正在研究崩溃的系统,看到顾客去而复返,疑惑地抬起头。

    “您好,是有什么东西遗落了吗”

    他径直走到货架边,修长的手指取下那件墨绿色的泳衣,神色自若。

    “这件也要了,麻烦帮我另外装起来。”

    想藏起来,让她不被另外任何人发现。

    给他一个人看就够了。

    真是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