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第 97 章
作者:萝卜花兔子   穿成豪门炮灰O最新章节     
    谢宁原本清朗的少年音此时软绵绵的,像似闲逸慵懒的猫儿一样。

    尾音却异常粘腻,十分勾人。

    耳根热气扑来,顾行舟喉咙一紧,瞬间身上就跟过了电一般。

    一阵酥麻

    oga身上的原本清淡甘甜的蜜桃香,混着酒气渐渐浓郁起来。

    顾行舟抱着人,身上的西装包裹着紧实的胸膛。

    正随着呼吸的加重,一起一伏,看起来冲满了野性。

    谢宁坐在他腿上,因为刚才不让oga看他,此时人闹了些小脾气。

    谢宁伸手捧住顾行舟的脸,让人面向自己。

    醉酒后的举动,跟以往比起来异常的大胆。

    谢宁一双杏眼因为喝醉了的缘故,眼尾染上了抹殷红,眸光好似掉进了糖罐子里般,像似闪烁的星星一样,笑看着他。

    几乎是这一眼,顾行舟就有些控制不住身上的信息素往外溢出,全身都在叫嚣着得到眼前的oga。

    今天两人都喝了酒,量对顾行舟来说不怎么多,但谢宁不一样,显然是喝醉了。

    但前面还有司机,想在车里做点什么是不可能的,顾行舟也不想在车里。

    谢宁予他来说是要小心呵护的珍宝。

    他不想委屈谢宁。

    顾行舟怕再让谢宁这么看下去,他会忍不住,抬手去捂谢宁的眼睛。

    谢宁因为喝醉微醺着张小脸,见人要捂他眼睛有些不高兴的别过脸,不让人捂,“不要。”

    谢宁声音慵懒,仰着小脑袋躲着顾行舟的大手,就像只正在撒娇的猫一样。

    “为什么不给我看”

    谢宁捧着顾行舟风神俊朗的脸,实在生气,气呼呼在顾行舟脸上哼哧咬了一口。

    “再不让看,就咬哭你”谢宁看着面前的aha凶巴巴的道。

    谢宁咬的并不疼,只是拿牙齿在顾行舟脸上轻轻的磨了磨。

    顾行舟喉结滚动,一时间觉得自己快疯了。

    低沉沙哑的声线开口,“还有多长时间能到”

    坐在前面驾驶位上开车的司机吓了一跳,刚才后面有动静,他眼观鼻,鼻观心,把后视镜都调歪了,不敢看一眼。

    现在突然问他,司机握着方向盘的手一紧,小心回道“顾少爷,大约还有十分钟就到了。”

    听到还有十分钟,顾行舟不免有些头疼。

    头向后仰,靠在椅背上,缓缓的深吸一口气。

    他要忍不住了。

    谢宁一双杏眼一眨不眨的瞧着他,见人仰头,想也没想,上去在顾行舟喉结处咬了一口。

    几乎是瞬间,顾行舟身上所有的火都被咬了出来。

    “谢宁”

    aha嗓音严肃的叫他。

    把原本还在他脖颈上啃咬的谢宁吓了一跳,像只偷吃小鱼干被发现后慌张的小猫一样。

    谢宁唇一颤。

    他吼他。

    果然男人得到就变坏。

    今天才刚订婚,顾行舟就不让他看,还吼他。

    谢宁酒精上脑,一时间也无暇思考什么,只知道刚才顾行舟凶巴巴的吼了他,一张微醺的小脸瞬间出现伤心的情绪,也不再在他身上坐着了,咕噜噜的从他身上下来,坐回到一边。

    毛绒绒的小脑袋瓜一瞥,面向窗外不去看他。

    顾行舟现在只觉焚身。

    看着人从自己身上下去,自然也发觉了oga的情绪变化。

    顾行舟忍的满头大汗,伸手去牵谢宁垂放在一侧的手。

    谁知刚碰到,谢宁就像受惊了的兔子一样,飞快地把手缩回,语气十分不高兴,“不给你牵。”

    顾行舟“宝贝。”

    谢宁撇着小嘴嘀咕着,“我才不是你宝贝呢,你吼我,你去找别人当宝贝吧”

    说着谢宁还一脸小伤心。

    看得顾行舟心痒的不行。

    “宝贝就你一个,我去哪找第二个”

    谢宁还是不看他,“不知道。”

    顾行舟一双桃花眼瞧着他,“我刚才惹宝贝伤心了”

    下一刻,就见谢宁毛绒绒的小脑袋瓜上下点了点。

    顾行舟刚才其实没有吼他,只是气息略重的叫他的名字。

    谢宁现在喝醉了,分不清顾行舟语气中的是还是怒火。

    以为是对方不宝贝他了,才吼他。

    顾行舟往谢宁旁边坐了坐,“那我跟宝贝道歉。”

    谢宁耳朵一听,下一刻转过身看着他,白皙感觉的小脸面相着aha,等着人跟他道歉。

    顾行舟“对不起,刚才不应该语气那么重叫宁宁,宁宁可以原谅我吗”

    谢宁看着面前的这张脸,气都消了一半。

    随后还故意犹豫一会儿,才道“好吧。”

    虽然原谅是原谅了,但还不忘提条件,“那你让不让我看。”

    顾行舟笑看着他,“让看。”

    话落,就见面前白白嫩嫩的oga向他张开了手臂。

    顾行舟现在心里是即煎熬又甜蜜。

    伸手将人抱坐在腿上,鼻尖萦绕着对方身上已经逐渐浓郁甜腻的气息。

    缓缓吐出口气,

    真是甜蜜的负担。

    谢宁一双杏眼一眨不眨的看着他,时不时还上手摸一摸,顾行舟从来没觉得十分钟可以过的这么慢。

    谢宁将手按在顾行舟胸膛上。

    顾行舟胸肌紧实,现在因为情绪正在一起一伏,谢宁一双眼睛有些懵懵的看着,一时间觉得这的衣服都要爆开了。

    两人订婚的西装都是找国际上的设计师定制的,价格不菲。

    虽然不愁经济生活的日子已经过了许久,但谢宁还是会下意识的心疼钱。

    伸手就要去给顾行舟解领带和扣子。

    这么贵的衣服,可不能让人崩坏了。

    顾行舟眉头一跳,忙按住谢宁伸过来的白皙的小手,“怎么了”

    谢宁喝醉了,大脑不是很灵光,问他问题,反应了许久才道,“我想帮你脱下来。”

    顾行舟喉咙一紧,谢宁什么时候这么主动过。

    瞬间觉得今晚谁都不用睡了。

    顾行舟眸光意味深长的看着他,“回家再脱行吗回家后什么都让你脱。”

    谢宁现在只怕顾行舟身上这件昂贵的衣服坏掉,忙点了点头,乖乖道“好。”

    却不知他这番模样,在aha眼里十分诱人。

    经过一路上的煎熬,顾家的车终于到了那处公寓。

    谢宁下车,还没摇摇晃晃的走出几步。

    就觉一番天旋地转,整个人被顾行舟扛在了肩上。

    谢宁吓了一跳,瞬间腾空还觉得有些好玩。

    “顾行舟,我们去哪呀”

    oga甜腻腻的声音传来,顾行舟扛着人加快了脚步,“回家。”

    两人你一问我一答。

    谢宁觉得有趣,嗓音乖巧甜腻的继续问道“回家干什么呀”

    顾行舟扛着人,“回家干你呀。”

    谢宁“”

    虽然喝醉了,谢宁还是有些意识到,顾行舟的话有些不对劲。

    顾行舟扛着人站在门前,输入密码,门开后带着谢宁就走了进去。

    几乎是门关上的一瞬间。

    aha身上凌冽的信息素在周身爆开。

    跟平时谢宁感受到的完全不一样。

    十分强烈灼热的将谢宁包围。

    谢宁觉得他身上的气息好闻,但又因为这股气息有些腿软,站不稳。

    顾行舟站在玄关处,环着人纤细的腰身。

    “现在可以解了。”

    谢宁一双杏眼看着他,下一刻就见顾行舟抬起他的手放在了他的领带上面。

    谢宁不知道危险,想起了衣服贵不能被撑坏的事情。

    还真开始一脸认真的给顾行舟解起了领带和衣服扣子。

    但酒精上脑,谢宁有些笨手笨脚,解领带就解了好半天。

    顾行舟瞧着人认真的模样,垂首在人额前轻吻了一下。

    额间一热,谢宁抬头对他傻乎乎的笑了一下。

    一吻开始,后面就开始一发不可收拾。

    谢宁正在十分专注的帮人解扣子。

    顾行舟就环着人的腰,吻一下接着一下落在谢宁的眉眼上,脸颊上。

    谢宁被他吻的有些痒,微微侧着小脸躲,声音慵懒甜腻,“别闹。”

    他正解扣子呢

    顾行舟垂眸瞧他。

    趁人说话张口之际,吻上了谢宁的唇。

    这一吻时间很长,刚开始谢宁还能借着酒劲回应几下,到后来腿软,就变成了顾行舟抱着他亲。

    谢宁只觉一阵迷迷糊糊,再睁眼就发现,顾行舟身上的西装和白衬衫早已消失不见。

    顾行舟抱着人往主卧走。

    坐到床上后,谢宁很是自觉的拉开被子躺进去,准备睡觉。

    今天可真是累死他了。

    从一大早就开始筹备订婚的事,

    还好一切顺利。

    谢宁拍了拍自己旁边的位置,真诚邀请他的狗男人,跟他一起盖着棉被纯睡觉。

    顾行舟眸光微沉,上前去给谢宁脱衣服。

    谢宁显然还没意识到事情的危险性,“干什么呀”

    顾行舟轻声道“帮你脱衣服。”

    谢宁“脱衣服干什么”

    顾行舟“脱衣服睡觉舒服一点。”

    谢宁醉熏熏的小脑袋想了想,好像也是,穿着衣服睡觉的确很难受。

    也没动,乖乖的躺在床上让人给他脱衣服。

    目光落在顾行舟的胸肌和腹肌上。

    一时间看直了眼,有些眼馋的上手去摸。

    “为什么我没有。”

    说着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白皙纤细的腰身。

    跟顾行舟的截然相反。

    顾行舟“喜欢吗”

    谢宁点了点头,“喜欢。”

    说着就伸手抱住顾行舟。

    一双杏眼冒着光,“给我吗”

    谢宁真诚发问,真的能给他吗

    顾行舟喘息加重,“给,你想要,命都给你。”

    谢宁听后十分激动开心,喝醉了,觉得顾行舟给他,他就也能拥有胸肌和腹肌。

    到时候他就去海边游泳,好好显摆显摆。

    一时间激动夹杂着喜悦,猛地起身扑到顾行舟身上,“顾行舟你真好”

    顾行舟的手抚在人光滑细腻的皮肤上。

    “是吗”

    顾行舟眸光微变,一会儿就可能不好了。

    谢宁环着他的脖子,仰头看着他,“嗯嗯,最好了。”

    说着就拿小脑袋去拱aha的脖颈,“老公最好了。”

    新的称呼,对顾行舟来说显然有极大的攻击力。

    顾行舟舔了舔唇,“宁宁你再叫我一声。”

    喝醉了的oga也很是听话,趴在他耳边,“老公。”

    顾行舟抱着人,忍耐也到了极点,“宁宁”

    谢宁抬眼瞧他,“嗯”

    “老公这么好,能答应老公一个条件吗”

    谢宁好奇发问,“什么条件。”

    顾行舟垂首埋在谢宁白皙的颈间,“我可以标记你吗”

    谢宁一愣,随后道“之前不是标记过了吗”

    之前顾行舟易感期,两人就已经标记过了。

    顾行舟想起来上次他只是弄了吻痕,就骗谢宁是标记的事情。

    顾行舟抱着人,“可以再来一次吗”

    谢宁想起来上期标记的时候,感觉只是酥酥麻麻的也不疼。

    没什么好拒绝的。

    谢宁腰被人环着,顾行舟一定会温柔的对他,便道“可以,来吧。”

    薄唇勾起,

    顾行舟瞧着人嫩红的小脸,声音沙哑,“这次标记还需要做点别的。”

    谢宁看着他,疑惑道“做什么”

    之前标记的时候,什么也没做啊

    顾行舟“一些舒服的事情。”

    谢宁一听舒服,想了想,随后问道“比你帮我弄的时候还要舒服吗”

    之前顾行舟帮他弄的时候,谢宁就觉得十分舒服,但是碍于面子,不好意思直说。

    顾行舟有些意外,“宁宁觉得我帮宁宁弄的时候舒服”

    谢宁喝了酒,十分诚实,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舒服,你帮我弄的时候,我觉得好舒服。”

    顾行舟想起之前谢宁说他活差的时候。

    “宁宁不嫌我把你弄疼了”

    谢宁“不疼,舒服哒。”

    几乎是会心一击。

    虽然谢宁之前骗他,说他活差。

    但之前半个多月,学也学了,笔记也记了,也是时候要用到实践上了。

    顾行舟“宁宁准备好了吗”

    谢宁根本不知道自己即将面临什么危险,一脸期待,“准备好了。”

    “顾顾行舟疼”

    谢宁额间满是汗水,眼尾殷红,他觉得现在浑身都要散架了一样。

    但身上的人好似没听见一般。

    现在不是心软的时候,顾行舟垂眸看着谢宁白皙的后颈。

    随后在时机到来时,垂首咬了下去。

    谢宁只觉后颈一疼,他知道这是顾行在舟标记,疼的一时间酒都醒了一大半。

    不一样。

    跟之前aha易感期时标记他的时候不一样。

    身上热流不断传来,谢宁一时间被刺激的有些动弹不得。

    “骗子呜骗子”

    谢宁疼的像受伤了的小兽一样。

    顾行舟从后面抱着人,以免谢宁挣扎。

    两人之间毫无阻隔,甚至无法更过亲密。

    谢宁嘴唇和牙齿都疼的打颤。

    这狗男人骗他。

    不论是刚才舒服的事,还是现在的标记,都骗他。

    明明都很疼,还骗他舒服。

    这一夜谢宁被折腾的哭红了眼,到了后半夜实在撑不住,迷离的昏睡了过去。

    第二天,刺眼的阳光透过窗帘缝隙射进屋内。

    谢宁慢慢的睁开杏眼。

    一时间有些迷糊,慢吞吞的动一下。

    “嘶”

    谢宁小脸一垮,觉得自己不可言喻的某个部位一阵火辣。

    动一下,就觉得身上跟散架了一样。

    后颈也疼的不行。

    伸手去摸,可以摸到一个痕迹很深的牙印。

    自己腰上还环着身边狗男人的手臂。

    抬眼去看,只见顾行舟一脸满足的拥着他睡着。

    谢宁一时间气的直咬牙。

    大骗子

    狗男人嘴里没有一句真话。

    之前易感期标记他也是骗他的。

    谢宁刚想恶作剧的去捏对方的鼻子。

    但突然想到了什么动作一顿。

    顾行舟易感期时,情绪和思维不受控,标记他可谓是最直接最有诱惑力的事情。

    但面前的aha却忍住,一直到昨天两人订婚。

    昨天谢宁整个人被折腾的不行,但身上的人就好像不知累一样,十分野性。

    跟以往比起来,谢宁才知道顾行舟到底克制了多少。

    顾行舟十分珍惜他。

    谢宁觉得心里一甜。

    随后仰头在顾行舟的喉结上亲了一下。

    昨天晚上,不论是车里还是在床上,顾行舟好像都十分喜欢他这一举动,当然后果自然是他自己承担。

    谢宁就这样温存在顾行舟身边,虽然身上十分疲惫,但却也十分清爽。

    应该是昨天顾行舟弄完,帮他清洗过了。

    随后悄悄的抬起顾行舟的手,和自己的放在一起。

    无名指上的戒指,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

    谢宁看着,觉得有些不真实。

    当时一无所有的他,现在居然什么都圆满了。

    从生活困难拼命打工的金钱,到从小奢望,只能羡慕别人的亲情,再到自己想都不敢想的爱情。

    谢宁抿住嫩红的唇,鼻腔酸涩。

    他再也不是一无所有的谢宁了。

    他现在有人疼,有人爱。

    可以像别人一样,对着父母,爱人撒娇。

    他以前所羡慕的,奢望的,甚至祈求的,都一一拥有了。

    谢宁十分知足,觉得这个世界上,没人会比现在的他更幸福了。

    随后趴在顾行舟怀里,眼睛有些红,微微泛着泪花,在顾行舟耳边道“顾行舟,我爱你。”

    谢宁还从未对谁说过爱。

    在他的世界里,这个字太过沉重。

    他之前也完全不懂。

    因为没有人给过他。

    他在那暗无天日的艰苦岁月里苦苦挣扎,想从那满是淤泥脏污的沼泽里爬出。

    他曾无数次祈求奢望谁来救救他。

    甚至以为人生就是这样,腥臭肮脏。

    灰色的童年记忆一直伴随着他,挥之不去。

    但就在他以为他的世界一直都会是这样的时候,顾行舟出现了。

    像一道耀眼夺目的光辉,从一道湛白微小的缝隙开始,随后开始慢慢扩大。

    他爱顾行舟。

    顾行舟也爱他。

    房间里一片寂静,只有一些沙沙的摩擦声。

    顾行舟睁开眼,就看见谢宁正握着他的手,看着两人的戒指。

    顾行舟薄唇勾起,回握住谢宁,两人十指紧扣。

    谢宁抬头看他,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

    身边的aha就像个大狗狗一样扑了过来。

    顾行舟抱着人,心里满足,“宁宁。”

    谢宁“嗯”

    顾行舟“你终于是我的了。”

    随后又道“我也是你的了。”

    谢宁被人弄得痒痒,咯咯的笑了出来。

    顾行舟抱着人在床上温存了一会儿,随后想起什么,低声问道“昨天舒服吗”

    谢宁脸一红,“你怎么起来就不正经。”

    顾行舟一双桃花眼笑着看他,“我昨天棒吗”

    谢宁开始埋头装鹌鹑不说话。

    顾行舟笑着抱着人,“昨天晚上宁宁说我很厉害很棒的。”

    谢宁现在浑身通红,“别别说了。”

    一想起昨晚,谢宁现在心里都颤。

    现在时间不早了,今天凌晨四五点两人才结束。

    昨天晚上也没吃什么东西,顾行舟怕人饿,不再逗他,在oga额前轻轻亲了一下,随后起身穿上浴袍,下楼给谢宁弄吃的。

    谢宁穿戴洗漱好后,也开始缓慢的移动。

    不是他不想快,只是身体不允许。

    现在谢宁走两步,腿都打颤。

    谢宁走的慢,就开始打量着顾行舟买的公寓,装修低调奢华,以暖色调为主,跟顾行舟房间的装横大相径庭。

    完全是按照谢宁的喜好来的。

    谢宁四处打量,很快就来到了楼梯处。

    一时间头皮发麻。

    主要是走下去,

    估计他半条命都没了。

    但顾行舟就好像有什么感应一样,就在谢宁要下楼梯时,走了上来,随后伸手将人抱过,下楼直接去了餐厅。

    从高考结束后,顾行舟就在家跟厨娘学做饭。

    现在也小有所成。

    谢宁看这着面前的早餐,“你做的”

    顾行舟点了点头,谢宁尝了一口,还挺好吃。

    见人喜欢,顾行舟心里满足。

    等两人用完早餐,谢宁才发现客厅摆满了不少花。

    在阳光的照射下十分绚丽,昨晚两人回来一片火热,根本没注意到。

    顾行舟抱着人,“以后我们就一直在一起了。”

    谢宁仰头看他,“嗯。”

    顾行舟一双桃花眼倒影中满是他,“我爱你。”

    谢宁笑得灿烂“有多爱。”

    “头发白了,也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