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番外·伞
作者:几京   谁要跟你保持距离[娱乐圈]最新章节     
    1

    时引低头看向手表的时候,指针正好指向三点三十分,此时化学考试的开考时长刚好满三十分钟,超过规定时间,学生已经可以提前离开考场。

    时引盖上笔盖,利索地收拾了一下桌面上的文具,将只写了一半的试卷反扣在桌上,拿了放在讲台上的书包,在众人惊奇的目光中走出了考场。

    时引穿越肃静的教学楼,跑到校门口打了辆车。

    “师傅,麻烦去火车站。”

    不多久,时引抵达火车站,乘上高铁去往了另一个城市。

    津市的天阴蒙蒙的,空气中也透着一股湿气,有种要下雨的迹象。

    时引看了眼手表,距离归与燕见面会开始还有一小时,现在打车过去时间绰绰有余。时引摸了摸书包一侧的口袋,没摸到手机,他又摸了摸另一侧,还是什么也没摸到。

    “不是吧”时引赶忙脱下书包,把书包翻了个遍也没找到自己的手机。

    天空中飘起了丝丝落落的小雨,时引的书包里除了纠错本和复习笔记,什么能派得上用场的东西都没有。他没有带钱包,只带了一部手机和一张身份证,手机还被顺手牵羊的人给摸走了。

    雨渐渐地密了,豆大的雨点从灰蒙蒙的天上落下来,时引沿街走着,步伐逐渐加快,他还没有找到躲雨的地方,一场瓢泼大雨就毫无征兆地下了起来。

    时引跑到了就近的一个电话亭里,电话亭是红色的,像国外的那种电话亭。

    时引的头发被雨淋湿了,浅色的球鞋上沾上了泥水,衣服也潮了一大片。他穿了一件明黄色的无帽卫衣,从肩膀至肩胛骨的部位都淋到了雨水,潮湿的衣料湿哒哒地贴在皮肤上。

    时引的身体很热,衣服是湿的,贴在发烫的皮肤上,传来阵阵凉意。他甩了甩头发上的雨水,心里很烦躁。

    见面会肯定是赶不上了,没有手机,他连门票都取不了。现在别说去看见面会,他连回家都成问题。

    雨天的街道变得十分空荡,路过的行人少得可怜,时引频频向外探出脑袋,终于看到一个人影从不远处走了过来。

    那人身材高大,撑着一把透明的雨伞,脸上戴着口罩,额前的头发遮住了眼睛,看不清面孔。

    “叔叔”时引叫住了那个人。

    那人停下脚步,偏头往电话亭里看了一眼。

    天色有点暗了,电话亭里亮着昏黄的灯光,时引明黄色的衣服在这晦暗的雨夜里显得十分亮眼。

    “叔叔,”时引往外走了一点,被雨淋了满脸又退回了电话亭里,他抬手蹭掉睫毛上的雨水,有些狼狈地问道“你的手机能借我用一下吗,我的手机丢了,我想给我朋友打个电话。”

    那人立在时引面前盯着他看了一会,用很低沉的嗓音说“我今年二十五岁。”

    时引愣了一下,意识到自己把人叫老了,对方似乎在表达不满,耳朵倏地红了,立刻改口“哥哥,大哥

    “大哥,我可以用一下你的手机吗”

    对方拿出手机,解锁,说“号码。”

    时引本来想向他朋友求救,这时才想起来自己只记得妈妈的号码,他只好报了他妈的手机号。

    对方拨通电话,把手机递到时引手里,撑着伞站在电话亭外。

    雨声很密,少年清朗的声音盖在雨声下,不十分清楚。

    “喂,妈”

    “小引你去哪了怎么电话也不接你们班主任说你化学没考完就走了,你跑哪去了”

    “妈,”时引有些心虚,“您别着急。”

    “我能不急吗你知不知道那是一模考试啊,你怎么连模考都逃你干什么去了”

    “我二模肯定好好考。”时引转过身面朝着电话,手指抠了抠电话上的按钮,“妈,你快来救我。”

    “怎么了”时母一阵紧张。

    “我在津市,手机被人偷了。”

    “你跑去津市干什么”

    “来看喻惟江的”时引的声音很没底气,“今天有个见面会,就在津市。”

    站在电话亭外的男人看了他一眼。

    少年背着书包,背影很清瘦,手指在电话拨号按钮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抠着,一会仰头看看天,一会低头看看自己的鞋。

    他一副学生模样,嗓音也带着青春期男生变声期的那种粗哑,从他跟通话对方的对话中可以感觉出他做事有点我行我素,也很爱撒娇。

    不多时,时引将手机交还给对方“谢谢你。”

    喻惟江刚接过手机,手机就响了起来。

    “喂”

    时引满脸感激地看着他,眼睛亮晶晶的,喻惟江余光往他脸上掠了一眼,移开了目光。

    “嗯,你过来接我吧,雨太大了。”喻惟江撑着伞,抬头看了一眼乌云密布的天空。

    对方似乎在等人,时引看了眼他被水溅湿的裤脚,问了句“哥,你要不要进来等,外面雨很大。”

    对方语气很冷淡“里面站不了两个人。”

    时引“喔”了一声。

    几分钟后,一辆商务车冲开瓢泼的雨水,从远处驶来,车灯闪烁着,时引探出脑袋往外面看了看。

    车在电话亭前稳稳停下,喻惟江把伞收了起来,握着伞柄甩了甩水,递给时引。他站在雨中,头发被淋湿了一些,时引呆呆地看着他,他皱起眉头,催促“不需要”

    时引慌忙接过“谢谢。”

    喻惟江转身跨进了车里,给时引留下一把透明的雨伞。

    时引没有去得成见面会,不仅挨了他妈的一通骂,还感冒了。

    2

    “阿嚏”

    时引缩了缩脖子,抬头望了望头顶的中央空调,室内的温度好像变低了,他看了眼窗外,雾蒙蒙的,窗户上布满了杂乱的雨丝,外面下雨了。

    图书馆有些冷清,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时引看了眼手表,合上复习资料,把桌面收拾了一下。

    图书馆门口挤了很多人,焦急地看着渐渐变大的雨势,有的撑起雨伞,有的给朋友打电话,室外一片喧嚣,跟室内形成鲜明的对比。

    时引又打了一个喷嚏,背着书包站在一边。

    有人拍了拍时引的肩膀“时引,我撑你回去吧。”

    时引转过了头,面前的是他们班的一个女同学,时引笑了笑“好啊,谢谢你了。”

    “你去哪里”那个女生问,“回宿舍吗”

    “不回宿舍,你撑我去校门口吧。”

    女同学说了声“好”,时引拿过她手里的伞,“我来撑吧。”

    女同学红着脸把伞交给了他,正当他们准备出发,身旁的人群忽然起了一阵骚动。时引目光一晃,看到了撑着伞站在雨中的喻惟江。

    喻惟江撑着一把透明的雨伞,视线停留在他的身上。

    时引把伞递回给女同学“谢谢你啊,有人来接我了,不麻烦你了。”

    喻惟江走了过来,时引背着书包蹦到了他的伞下。

    时引很近地挨着喻惟江,手臂贴着他的手臂“好冷啊。”

    “降温了。”喻惟江说。

    时引握了一下喻惟江握着伞柄的手,看着他的侧脸说“你的手好热啊。”

    喻惟江侧眸看了他一眼。

    时引假装没看到他审视的目光,顾左右而言其他“考研复习太痛苦了,我要是考不上怎么办。”他的手仍旧握着喻惟江的手,身子不经意地往他怀里靠。

    喻惟江被他招得受不了,手捏住他的下巴,低头,嘴唇几乎就要贴到他的嘴唇,问“你就不能等到回家”

    两人鼻息相错,喻惟江嘴上一套,心里一套,盯着他看了会,然后靠近,亲了亲他的嘴唇。

    今天两人回了喻惟江的家。

    进门后,佣人帮他们把伞收了起来,给他们递上了干净的拖鞋。

    “少爷,需要我帮您准备洗澡水吗”佣人问喻惟江。

    “不用。”

    “几时用餐呢”

    “晚点吧。”

    “喻先生今晚不回来用餐。”

    “那最好。”

    喻惟江和时引去了书房,因为时引说今天做真题的时候有好几道错的题看不懂解析,想让喻惟江帮他分析一下,至于为什么会找喻惟江这个已经毕业好几年的人,时引给出的理由是喻惟江是国外一流的名牌大学商学院毕业的,这种考研真题对他来说肯定不在话下。

    时引刚把书包打开,就被喻惟江从身后抱住腰抱到了书桌上。

    时引往门口看了一眼,手按在他的肩膀上,有些羞耻“好歹换个地方吧。”

    。

    佣人端着两碗姜汤走到了书房门口,正欲敲门,忽然听到屋里传来不太对劲的细微声响好像是书桌摩擦地面的声音,还夹杂着隐约的低吟声。

    “我让你不要忍着声音。”

    喻惟江低沉的声音从里面很清晰地传了出来,佣人惊了一跳,端着餐盘的手抖了抖。

    “我们待会再去卧室。”

    还是喻惟江的声音。

    佣人深呼了口气,红着脸把姜汤端回了厨房。

    平复心情之后,佣人走到玄关处,把喻惟江和时引的鞋子从鞋柜里拿出来,拿干毛巾擦干了鞋底和鞋身。

    佣人从伞桶里拿出喻惟江带回来的那把透明雨伞,撑开,用干净的毛巾擦去雨伞上的水渍。

    擦干后,佣人把伞收起来,重新放进了伞桶里。

    外面的雨势越来越大,雨声密集而嘈杂,书房里的声音很远,很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