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烈属
作者:王宝丁   拳破山河最新章节     
    王昊和小家伙去村外面的树林溜达了一圈,待回来的时候,正好赶上妇人做好午饭,两盘青菜,一盘炒肉,要不是因为王昊,这不足一斤的肉肯定会留到逢年过节的时候食用。

    “母亲你看我们抓到了什么”

    小林昊兴奋的叫嚷着,高高举起手中一只野兔。

    妇人见儿子和恩公手中分别拎着一只野兔,露出惊讶之色。

    “这位叔叔没有骗我,他说他是抓兔子的高手,果然是真的,这两只兔子轻轻松松就被擒下。”

    王昊小露身手,完全唬住了小林昊,妇人听到此话,想到刚才出手救儿子的身手,知道对方是一位练武之人,捉一些小动物肯定不是难事。

    王昊将手中的兔子递给小林昊,道“赶紧将它们关起来,等想吃肉的时候,让母亲给你杀了吃。”

    林母请他吃顿肉,他还两个兔子,也算是力所能及的帮一把。

    林母是个明白人,深深看了王昊一眼,道了声谢谢,王昊则随意的摆摆手,表示不用放在心上。

    王昊这个人虽然爱享受,比如说出门在外,肯定要住最好的客栈,在当地最好的酒楼用餐,绝不会给自己一点委屈,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会嫌贫爱富,相反的,你给他吃白菜帮子,窝窝头子,他一样不嫌弃。

    他之所以享受生活,那是因为手里有钱,可再有钱他也没有忘本,尤其是看到林母准备的一桌菜,让他想起小时候的一日三餐。

    “家里面没有什么好东西,希望恩公不要见怪。”

    林母原本是打算向村里的邻居借一些好酒好菜,但她亏欠村里太多,实在张不开口,只能用仅存的一点腊肉招待。

    “这一桌菜已经很丰盛了。”

    王昊也不客气,直接坐下,同时拿起一个窝头啃上一口。

    林母见恩公不嫌弃,心里松了口气,于是三人围在小餐桌前用餐。

    “小时候家里穷,这样的一桌菜都吃不起。”

    王昊随口道。

    林母见王昊的衣服都是上等料子,该是生于富贵人家,不想也是穷人家孩子。

    王昊将一块肉放在小林昊的碗中,认真道“小家伙,长大了可要好好挣钱,孝顺母亲知道么”

    “嗯长大了我要挣好多好多的钱给母亲花。”

    小林昊大口嚼着肉,憧憬道。

    林母闻言,甚是欣慰。

    “我倒是糊涂,还不知恩公名讳,今日救得我儿,当铭记一生。”

    王昊不愿明言,因为他现在还是通缉犯,名字不方便透露,而且走山路的缘故,出关后人皮面具也没有带。

    本想敷衍一下,不想家里突然来了客人,待看清来人,却觉的对方像是来找茬的。

    “哎呦,林妹子家里来客人了”

    一位大腹便便,一脸横肉的男子大摇大摆的走进小院,一副皮笑肉不笑的贱样。

    林母看到对方,眼色阴郁,而小林昊则害怕的躲在母亲后面。

    “来了客人就招待这点肉太小气了吧”来人瞅了一眼王昊,道“小子,你是干嘛的,和他们什么关系”

    王昊一眼就看出对方是个地痞无赖,懒得理他,而是冲林母道“这是来你家找茬的”

    “恩公不要管他。”林母对对方甚是忌惮,冲对方道:“我家今天来客人,你不要来捣乱。”

    “恩公这小子什么来头啊,你居然喊他恩公要不你也喊我一声恩公,我这就走。”

    男子嬉皮笑脸道。

    林母闻言,心中大急,而王昊对这样的人,根本没有耐心,也不说话,起身一脚就将对方踹翻在地。

    “小爷吃饭的心情都让你搞砸了。”

    王昊这一脚下去,直接让对方来了个狗啃屎。

    “我不跟你废话,你现在给我滚蛋,要不然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男子没有想到王昊敢跟他动手,忍着身上的疼,起身叫骂道“小王八蛋,好大的狗”

    话音未落,王昊一脚踹在对方的嘴上,一嘴的牙掉了一半,疼的对方趴在地上哀嚎打滚。

    “滚”

    王昊冷喝一声,来人不敢废话,忍着痛灰溜溜逃走,林母一脸惊愕,小林昊则拍手叫好。

    “嫂子,你丈夫不在家,是不是经常受到这类人的骚扰”

    王昊随口问道。

    这种事情其实很常见,男人在外打工,常年不在家,地痞无赖就喜欢骚扰这样的留守妇人,更不要说林母颇有姿色,肯定是首选对象。

    一提到丈夫,林母的眼泪刷的一下掉下来,小林昊见母亲哭,他也跟着哭起来,并说道“我父亲打仗死了。”

    王昊一听这话,立马后悔刚才放走那个混蛋,敢骚扰烈属该杀

    王昊随后了解到,小林昊的父亲是去年年初战死的,满打满算快两年了。

    原本丈夫当兵,家境在村子里也算不错,丈夫死后每月也有补贴可拿,但从去年年底,补贴便没有按时发放过,到了今年夏天,更是一点着落都没有,林母一个妇人没有市面,找过几次都被糊弄回来,甚至还被威胁过,于是这补贴也就不敢要了。

    至于刚才那人名叫宋宏,是本地镇上的地痞无赖,林母在镇上曾和他见过一面,宋宏看上了林母,且知道死了丈夫,于是时常来骚扰,以前只是动动嘴,现在则开始对她动手动脚,前些日子要不是村民护着,恐怕都要将她强掳了去。

    “这宋宏如此胆大妄为,难道就不能告官”

    “他表亲在县衙门当差,小镇上没人敢惹他。”

    林母哭哭啼啼道,眼中尽是绝望。

    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遇到这种无赖,早晚有一天会糟了毒手。

    王昊安慰道“嫂子放心,我临走的时候帮你把这个宋宏摆平。”

    “恩公可不要乱来,你就算身怀武艺,但也不能害人性命,事后被衙门通缉,民妇如何心安。”

    “嫂子放心,这样的地痞无赖,就是喜欢欺软怕硬,我狠揍他一顿,给他长长记性,他以后绝不敢再来招惹你,至于杀他,这样的人杀了我还嫌脏了手。”

    王昊安慰道。

    其实王昊就是打算处理了他。

    在王昊眼里,宋宏干的事就该杀,一点饶他的理由都没有,而且他还准备帮一帮林母和小林昊,这补贴金得要回来,不然这孤儿寡母的如何生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