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本座宅心仁厚
作者:赤京   从凡人修仙开始打卡最新章节     
    可些位御灵宗元婴期中期修士的内心却有些忐忑不安了起来。

    将这么一个可利用秘境的存在暴露给他知道,他已经不敢想象掌仙盟之主要如何处置他了

    镇压百年

    如果是被镇压在这样的一个秘境中,那他想要逃脱的可能性的确千难万难了

    “掌仙盟之主,你真要镇压我百载岁月吗”

    “我魔道六宗同气连枝,为首的合欢宗合欢老魔更是天南三大修士之一,你要是将我魔道得罪已极,就算你有强大的秘法傍身也会遭到我魔道无穷无尽的报复”

    “不如你就此放我离去,我可以将青蛟真君元婴交予你,并赔偿你上品灵石一万五千块,如何”

    这位御灵宗元婴期中期修士传念安冀道。

    说真的,他有些怕了。

    一百年的时间并不长,可也不短。

    尤其是要被这神秘的掌仙盟之主镇压足足一百载,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以后会遭到怎样的对待

    所以他宁愿多付出一点代价也不愿被镇压

    安冀却轻轻一笑,说道:“你觉得你看到了我的秘境,我还能让你安然无恙地离开吗”

    “况且一万五千块上品灵石,只比我要求的赔偿多了五千块上品灵石,莫非你的命只值这么点吗”

    “不要急,不要慌,不要想着逃离我的手掌心,待会儿你会发现你自己是会爱上这里的”

    安冀说着,嘴角勾起了一抹邪异的笑容。

    这位御灵宗元婴期中期修士见状,顿时不由自主地心里发毛,总感觉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不多久,安冀拎着他直接来到了秘境核心地带的封魔塔。

    看到这秘境中竟然存在着这么大一片绵延数里的古老建筑,御灵宗元婴期中期修士心中又是好奇又是不安。

    他越发对掌仙盟之主神秘的来历和底蕴感兴趣了。

    但同时也对自己被镇压的命运充满了恐惧和不安

    安冀一路不语,带着他进入封魔塔后径直来到了最深处的古亭石井旁,上面的“一”字依旧清晰可辨。

    没有任何迟疑,安冀立马带着他跳进了古朴斑驳的石井中。

    再出现时,他们二人已经置身于封魔塔第三层。

    一来到这里,安冀顿时就感受到了之前从来没有感受过的清新和清爽的感觉,完全不像上一次来时魔气肆虐,充满着腐蚀人躯壳和魂魄的邪恶力量

    而这一切的根源,自然是安冀上次在这里种下的噬魔元树

    只见如今的噬魔元树通体犹如羊脂白玉一般,大约一米六高,根根白玉般的枝丫犹如大自然的精心雕琢,非常美丽,一片片翠绿晶莹的叶子舒展开来,掩映着几颗正在成长的白玉般果实。

    几缕碧绿的纹络攀附在白玉般的果实上,晶莹发光,仿佛在输送着养料,让果实早点成熟。

    依稀之间,似乎能够看到白玉般的果实仿佛变得透明,其中如同大海澎湃一般,鼓荡飞舞着大量的乳白色能量,时而化作兽,时而化作鸟神异非常。

    但御灵宗的这位元婴期中期修士此刻却已经目光呆滞了起来,结结巴巴地说道:“古,古魔”

    一眼望过去,他能够清晰的感知到在这个矗立着三十六座古朴斑驳石亭的亭子里,竟然肆虐着足足十九道魔气

    神识探查间,他本能地就感受到了浓浓的排斥和恶心之感,非常厌恶,甚至识海中几乎都要出现魔念幻象等等

    “古魔真的是古魔”

    “这里竟然封印着足足十九头上古时期残留在人界的魔族”

    “掌仙盟之主想干什么他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

    迅速收回神识,这位御灵宗元婴期中期修士的眼睛里充满了震惊和惶恐。

    上古时期,那可是灵界化神期修士随意降临人界的鼎盛时代

    结果在那个时期灵界和人界为了抵御魔界的入侵都花费了巨大的代价,更别说如今连化神期都没有的天南了。

    更遑论如今的他只是区区一位元婴期修士

    如果被封印在这里,他简直不敢想象自己会遭受怎样的折磨

    他可是亲眼看见,有一头豹首蟒身的古魔几乎已经从封印它的水晶中露出了大半个狰狞恐怖的头颅

    若是在这镇压百年,他十有,不,是绝对会被这些古魔给腐蚀成一个心智扭曲、肉身畸变的人魔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该冒犯掌仙盟的威严,更不应该挑衅你”

    “放我离开只要你放我离开,我回到宗门一定拼尽全力瓦解你掌仙盟和我御灵宗之间的恩怨”

    “求求你”

    他害怕了,恐惧了,眼中的眸光颤抖不已。

    “好好好,看把你吓成什么样了,本座宅心仁厚便原谅你吧”

    “而且本座不仅会原谅你,还要赏你一份惊天大机缘”

    安冀从噬魔元树上收回目光,笑着看向了这位御灵宗元婴期中期修士。

    元婴期强者难得能够抓到一个。

    尤其还是元婴期中期的强大存在

    安冀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看看邪魔之血究竟会在他的身上发生怎样的变化了

    这镇魔塔曾经镇封了足足二十九头古魔,不过现在只剩下了十九头。

    但那些镇封的透明水晶和悬挂在石亭八角飞檐上的封印符箓和荡魔铃还留存着。

    所以二话不说,安冀直接把这位御灵宗元婴期中期修士塞进了一个曾镇封过古魔的石亭中。

    换上威能留存稍微多些的封印符箓和数量多上一倍的荡魔铃,安冀在他愤怒的咆哮声中屈指将一滴邪魔之血弹向了他的眉心

    御灵宗元婴期中期修士立马怔了一下。

    接着他的整个人陡然发生了剧烈地颤抖,寸寸肌肤皮肉像是不断振颤的沙粒一般,不断凸起落下,仿佛有什么东西要刺破冲出

    啵

    仿佛种子破壳一般的轻响传出,一道邪异的红芒陡然从他的眉心投射出来,形成了一个诡异的菊花纹络

    “圣,圣祖”

    仿佛感应到了什么,原本被噬魔元树攫取魔气导致状态萎靡不振的十九头古魔神识活跃了起来,发生了剧烈地波动。

    头颅从封印水晶中露出大半个的豹首蟒身古魔更是被惊得瞪大了双眼,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