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安全隐患
作者:纠结于名   太阳系:异化最新章节     
    柯林和赛真二人不顾睡意,匆匆推开门,来到了唐德的宿舍门口。宿舍门口,他们能更清晰的听见房间内的呻吟声,只不过那呻吟更像是无法呼吸的惨叫。

    “呃啊啊啊啊啊呃啊啊啊啊”

    赛真握住宿舍门把手,转了两下,却发现门把手无法被拧开,它从内部被锁了起来。

    “唐德唐德唐德开门”

    赛真在门口大声喊道,他使劲的敲着门,却无法得到回应。他焦急的不停的敲着门。

    柯林推开了赛真,他抬起脚,二话不说一脚重重的踹在门上。

    轰

    宿舍门剧烈的颤抖。

    不过这来自三十世纪的合金房门质量奇佳,竟然一时无法被踹开。

    柯林继续抬起腿,轰的一声踹在门上。

    门还是纹丝不动。

    “别愣着和我一起踹”

    柯林大声命令赛真。

    赛真赶紧点头,和柯林一起抬起腿。

    “1,2,3”

    数到三,两人一齐重重的用脚踹在门上。

    门锁被撞开了一条缝。

    “再来1,2,3”

    数到三,两人重新撞了上去。

    这一次他们压上了全身的重量,上锁的房门应声而开。

    而伴随着巨大的惯性,两人扑进了唐德的房间,倒在了地上。

    得得得得得得得

    “呃啊啊啊”

    乱七八糟的声音充斥在房间,柯林趴在地上,抬起头,眼前的景象把两人吓了一大跳,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只见在那成堆的外卖盒上,唐德倒在地上,死死的抱住了一个疯狂抽动的人体娃娃。那银发人体娃娃四肢死死勾住了唐德的腰身和背,下半身和打桩机一样往上顶。

    得得得得得得得得

    由于动作太过剧烈,那些te材料此刻已经崩裂开来,露出里面黑色的碳纳米管骨骼。黑色骨骼上,隐隐有蓝色的火花闪烁。

    唐德的身体则不断抽搐,每一块肌肉都不自然的扭曲。他的头发爆炸开来,超级赛亚人一样顶在脑门上。和他身下魔女尤丽的银色头发纠缠在一起。

    那银色的头发中间不断有电弧闪过,那些电弧从尤丽洁白而漠然的脸颊上闪过,它丝毫没有任何知觉,依然不停的运动着胯部,发出得得得得得的机械振动声。

    而在唐德的下半身,一阵阵焦臭味溢散而出,烟雾弥漫在整个房间。他口吐白沫,整个人翻着眼白,七窍流血,只能发出无意识的呻吟声“呃啊啊啊”

    “我的天”

    赛真震惊呻吟,他忙不迭的从地上爬起来,下意识的伸手就要唐德拽开。

    他的手还没碰到唐德的身体,整个人便被柯林踹到了一边。

    “别碰他”柯林浑身冰凉的说道“别碰。”

    “为什么啊”赛真胡乱的喊。

    “混账,你想死么漏电了”柯林抓狂说道。

    他三只电子眼何其敏锐,只是一扫,他就立马锁定了事故原因。桌上有半瓶没有用完的润滑液,唐德放入了过量的润滑液,加上之前拆te外套的时候产生的裂缝,润滑液顺着裂缝流入了核心运动区域,导致电流短路。

    “漏电了shit,漏电了我靠那怎么办啊”赛真六神无主咆哮道,他手足无措的在房间里转来转去。

    “不导电的不导电的”

    柯林站在原地,脚底生根了一样,看着地上抽搐的唐德,结结巴巴的说道“找找不导电的材料”

    不导电的材料

    赛真满屋子的跑了起来,他拿起柯林他们此前制作骨骼的碳纳米管,问道“这玩意行么”

    柯林三只眼睛一动不动。

    “柯林”赛真咆哮。

    “导导电,找木头,找玻璃不要找任何高科技产品”柯林喃喃的说道。

    赛真慌乱的在宿舍里狂绕三圈,没有找到任何不导电的非高科技的产品。他急尿了,又冲出宿舍在外面找了起来。

    得得得得得得得

    魔物娘尤丽依然跟打桩机一样疯狂震动,赛真找东西的时候,柯林来到了宿舍的电闸口,打算把电闸给拉断掉,然而这时候他看见了唐德那双没有眼黑的眼睛不再翻动。

    他不由的心脏停跳了一拍,手掌停在了闸口。

    终于,赛真从厕所里找来一支老式木头拖把,他拿着拖把从自己的宿舍冲了进来。伸出拖把棍就要将倒在地上的唐德和魔女尤丽分开。

    “别动”

    柯林赶忙喊住了拿着拖把的赛真。

    “又怎么”赛真狂燥的看着身边的同伴。

    “他死了。”柯林从喉咙里轻轻吐出三个字。

    赛真如遭雷击,拿着拖把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脸上一丁点血色都没有,比魔女尤丽还要苍白。

    两人看着地面,魔女尤丽仍然在不停运动,发出得得得得得得得的声音。

    但是唐德已经没有动静了,他悄无声音的趴在尤丽身上,任由机械抛动着蛋白质躯壳,鲜血混合着体液从他的鼻孔和嘴角留下,一双眼睛没有眼黑,直勾勾的盯着虚空。嘴角似乎还微微上翘,似乎在最后一刻得到了某种极乐。

    二人就这么呆呆的站了足足有一分钟。

    完全傻掉了。

    一分钟之后。

    拖把啪嗒一声落在地上。

    “你妈的你妈的你妈的你妈的你妈的你妈的你妈的你妈的你妈的”

    赛真看着悄无声息的唐德,语速越来越快,他狂乱的捂着自己脑袋,一时间无法接受这个现实。

    柯林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也没有表情,三只眼睛缓缓的漂浮在身边,盯着地上的男人。

    赛真大喊道“你妈的,你妈的,你妈的,我们究竟做了什么我们搞了什么窝奇八糟,乌了八卡,哇,咦他玛咖,妖哇撒拉,八几呀呼啦,c古拉,,乌索,无所,乌索依呀,爸爸爸爸麻麻麻,扣啊啊啊”

    赛真语无伦次,疯狂的撕扯着自己的帅脸,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柯林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无数画面从他脑海中急转流过,这件事带来的影响,以及这件事的后果。

    “彭吧呀叻,久弥h去死抱宝报报告报告”语无伦次的赛真好像想到了什么,他哆哆嗦嗦的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

    柯林一惊,握住了赛真的手掌“你要干什么”

    “告告告诉老师,告诉学校”赛真万分惊恐的说道“出了这么大的事,我们完了我们完了我们全他妈完了”

    柯林却劈手夺走了赛真的手机。

    “别动”他警告赛真。

    “你要干嘛”

    赛真此刻已经濒临崩溃,他手舞足蹈大喊道“柯林,我们杀人了,我们把他害死了”

    “我让你别动你听不见么”

    柯林一把抓住了赛真的衣服,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你以为他是谁,他是自然人土生土长的地球人和我们一样,受法律保护的。”

    “那又如何”赛真眼泪一下涌了出来。“他死了,他被我们害死了。被你的机器,被我的程序给害死了”

    啪

    柯林重重的一巴掌抽在赛真脸上。

    这一巴掌把哭泣的赛真打懵了。

    “我们没有害死他”柯林冷冷的说道。

    赛真呆呆的盯着柯林。

    柯林语速极快说道“他自己好色,给自己的玩具加了传动装置,结果玩的时候不慎漏电出事了,就是这么简单。”

    “你你在说什么”赛真目瞪口呆。

    “我说,他死于意外,死于自杀”柯林斩钉截铁的说道“我们只是听到声音来到了案发现场而已。”

    赛真不寒而栗,他全身疯狂颤抖,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柯林四处看了一眼,看到桌上还有一把打火机,那是唐德同来抽烟的家伙。他绕过疯狂抽动的魔女,颠着脚来到那堆外卖盒旁,从地上拾起一只啃猪蹄后剩下的塑料手套,套在手上。随后,他戴着手套,拿起了那把打火机,来到赛真面前。

    “你要干嘛”赛真牙齿格格直响。

    “指纹。”

    柯林用三只电子眼盯着魔女尤丽说道“这东西上面有我们的指纹,我们要把指纹清除掉,清除完了之后再找学校。”

    赛真陡然抛开柯林的手,捂着头,眼睛瞪的跟铜铃一样“你疯了么你疯了么柯林,他是我们的校友啊”

    啪

    又一巴掌落在赛真脸上。

    “你干嘛”

    赛真捂着脸惊恐的看着柯林。

    柯林“你要把我们的人生毁掉么你忘了莉莉丝了么你打算在监狱里过几十年么你打算把最好的年华浪费在诉讼上么你还想回到福利院那种地方去么”

    赛真一个哆嗦,不动了。

    柯林“他已经死了,无论我们做什么,唐德已经死了,他活不了了。现在唯一能做的只有把影响降到最低,这件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没有第三个人知道。只要烧掉证据,再把火灾推到电流短路上,我们还能安然无恙的在学校里安稳呆到毕业。”

    赛真哭泣“我们不能这么做火会连他一起烧掉的”

    柯林死死的抓着赛真的肩膀,低声说道“赛真,我们是最好的朋友,不是么你是我唯一的朋友,还记得我们小时候一起在儿童福利院的模样么”

    赛真不说话。

    柯林“我没有脸,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听不见,是你帮我做了眼睛,对不对给我了视觉和听觉,对不对”

    赛真看着柯林,不啜泣了。

    柯林“别人看不起我的身世,骂我孽种杂种,是你一直站在我身边,是不是”

    赛真缓缓点点头。

    柯林“你成绩不好,是我把神经传感器种在你牙齿上,把答案传给你,我们才一起上的大学,是不是”

    赛真继续点点头。

    柯林“我们已经走了这么多路了,怎么可以在这里倒下去,我们还要继续往前走,一直走到人生巅峰,搞最漂亮的女人,住最漂亮的房子,开最帅的飞船,对不对”

    赛真呆滞的看着柯林。

    “抓着我的手腕。”柯林吩咐道。

    赛真手腕如同重若千钧,他花了足足十秒钟,才把手掌放在柯林手腕上。柯林弯腰下,按动了打火机,点燃了了魔女尤丽身下的被单和外卖盒。纸质的外卖盒顿时起火,火焰又吞噬了魔女的te身体,让它在高温中逐渐融化,同时也吞噬了唐德的身体。

    看着面前熊熊燃烧的火焰,柯林对赛真说道“之后会有无数人审讯我们,他们会来盘问我们,但无论他们问什么,怎么问,你都要咬牙说什么都不知道,明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