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危险的帝王
作者:锯齿兽   别把奶攻不当攻【快穿】最新章节     
    锯齿兽施展了魔法,来对抗想要偷走宝石的坏人

    林鹤川眼睛一转,狡黠的笑了。

    车在一家小资的私人会所停下,林鹤川陪着江砚将车停好。

    这里也是他的计划之一。

    门店外面看似平平无奇,可一进入里头,仿佛置身于江南水乡般,院子里的布景格外精巧。

    林鹤川是这家的老熟客,轻车熟路的找到了座位,是一个靠在栏杆处的位置。

    伸手就能碰到从一侧穿蜒而过的人工小渠,里头游着十几只胖乎乎的大鲤鱼。

    林鹤川撑着脑袋,一手捏着些许鱼食洒下来,引得鲤鱼扭动肥硕的身体前来夺食。

    “他好像很急的样子”江砚对系统道。

    因为林鹤川不止一次看了时间。

    系统;他可能着急着下药,给你毒死。

    心里是这么想的,可嘴上也不能这么说。

    系统以为江砚有些害怕了,自以为体贴的安慰道,

    “放心吧,人这一生很快就会过去的。”

    江砚,“”这位系统在说什么他怎么听不懂。

    饭食都是小而精致的摆盘,服务员还拿了一瓶红酒准备要开来醒酒。

    江砚立马出声阻止,“开车,不喝酒。”

    林鹤川眨了眨眼睛,弯起唇角道,

    “这里有代驾,你放心。”示意服务员继续,“这酒我喜欢,想让你尝尝。”

    餐厅里播放着轻柔的音乐,像是情人互相在耳边呢喃。

    桌子上的玻璃瓶里摆放着一朵娇艳欲滴的红玫瑰,周遭都是成双成对的佳人。

    直到一束蓝色妖姬放在眼前的时候,江砚才反应过来事情的不对。

    江砚的目光从花上移开,看向面前带着笑意的人,

    “这花是什么意思”

    即使江砚再迟钝,人家都把花怼在他脸上了,他要是再不明白些什么,那可正就是傻了。

    “对你这么久以来的奖励。”林鹤川目光直视江砚,神情带着高傲,丝毫没有要告白人的羞涩。

    难道是自己想错了

    江砚大部分的情感知识来自痛病的文学杂志,林鹤川这副样子实在不像对他充满爱意的模样。

    况且江砚身为公司负责人,也会在年会或者节假日给员工准备鲜花。

    这下他松了一口气,笑着接过道了声谢。

    见江砚收下,林鹤川心情颇好,只不过用撑着下巴的手,遮挡住了嘴角的笑意。

    一顿饭还算是愉快,没有其他人来打扰。

    两人出餐厅的时候,好巧不巧的碰见了认识的人。

    小泉挽着陈斐济的手臂走进了这家餐厅。

    这座城市就这么大,照往常林鹤川是不会有什么感觉的,可问题就出在小泉怀中也抱着一束蓝色妖姬。

    陈斐济看见林鹤川想过去,但碍于身旁的小泉,只得暂时忍下。

    又看见旁边的江砚,愣了一下,视线移到了江砚手中拿着的花。

    “好巧,林鹤川。”小泉笑靥如花,目光中却带着挑衅。

    林鹤川压根懒得理他。

    本来和江砚好好的一天,接二连三出了意外,内心本就积怨不少,现在又碰见小泉和陈斐济,他根本就不想搭理这些人。

    “不巧,是我倒了八辈子霉在这碰见你。”林鹤川拉着江砚抬脚就走。

    江砚的目光一直放在小泉怀中的花束上,眼神灰暗不明。

    出了餐厅,林鹤川一把从江砚手中夺过花束就要扔,好在江砚及时躲了过去,才让花儿免受。

    “这花一点也不好看,我才不会和他们一样没品味,脏死了。”

    林鹤川生气的时候,眼睛会蒙上一层水雾,看起来倒像是撒娇,语气里是毫不掩饰的嫌弃。

    “我瞧着倒是挺好的。”江砚明白林鹤川和小泉不对付,柔声道,

    “这是你送给我的,和别人有什么关系,和别的花又有什么关系。”

    林鹤川瞪大了眼睛看着江砚,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心中的烦闷被江砚轻飘飘的几句话,搅的烟消云散。

    林鹤川看了眼江砚,快速垂下眼睛,小声嘀咕道,

    “你到底是来保护我的,还是来折磨我的。”

    说话含糊成一团,江砚有些听不清楚,想要开口问,林鹤川比他抢先一步,指着车的方向说,

    “代驾已经在哪儿等着了,快走,我好困,要回家睡觉。”

    步履匆匆,和江砚拉开了距离,掩盖了面颊上浮现出的红晕。

    林鹤川用力揉搓了把脸,努力抑制着剧烈跳动的心脏。

    假期过后,一切回归到正轨,林鹤川对他的态度好了不少。

    不久后高考倒计时,学业压力肉眼可见的增大。

    让江砚意外的是林鹤川虽然属于思想脱轨的主角,可他在学习方面是认真刻苦的。

    从那次以后,林鹤川的体育课都成了江砚的篮球娱乐时间。

    在球场上肆意奔跑的江砚,浑身上下充满了阳光的味道。

    无疑是对人最大的吸引。

    江砚也和那帮打球的孩子混熟了,倒是让江砚有一种自己重回高中时代的感觉。

    烈日炎炎,汗水顺着肌肤纹理蜿蜒而下,江砚撩起球衣下摆擦了额头的汗水,露出的腹肌引得周围oga小声的尖叫起来。

    一场练习赛打的大家精疲力竭,有些直接瘫在地上不动了。

    江砚坐在篮球框下休息,目光在跑道上寻找林鹤川的身影,却发现林鹤川所在的班级好像休息了。

    正准备起身去找,齐肖手上拿着一瓶冰水慢吞吞的朝他而来,长刘海因为低头的动作,遮盖了大部分表情。

    齐肖结巴的举着水道,“给,给你的,辛苦了。”

    “谢谢。”江砚接过水,笑着道谢了。

    “不客气。”

    在齐肖说话的时候,江砚抬眸看见了站在不远处的林鹤川,他手里也拿着一瓶水,在烈日下静静的看着他们。

    “我过去一下。”江砚低声对齐肖说了句,面上带着无奈的笑朝林鹤川跑去,

    “下次要去哪好歹告诉我一声,我陪你去。”

    林鹤川目光平静的可怕,攥着瓶子的手骤然缩紧,“我说,你就跟我走”

    “我的任务就是保护你。”江砚抬手,为林鹤川挡下阳光,在他眼里,林鹤川是那种被烈日晒晒就会化掉的人。

    目光停留在未开封的水上,指着问道,“是给我的吗”

    林鹤川看向站在不远处唯唯诺诺的齐肖,厌恶的神情不加掩饰。

    拧开瓶盖,反手将清澈的水全倒在了地上,溅起的水花打湿了他们的鞋子,在蓝色的球场上留下一片水渍。

    “不是,你想多了。”林鹤川把塑料瓶揉变形,用力的砸在垃圾桶里,发出清脆的响声。

    指着江砚的鼻子,警告道,“如果你敢喝他送的水,就立马卷铺盖走人。”

    看也不看,说完转身就走。

    只留下江砚傻傻的站在原地不知所措,头一次觉得烈日晒在身上是这么的疼。

    最后江砚还是把水还给了齐肖,带着真诚歉意的话语并没能安抚少年破碎的心。

    还没送出多久的水又回到了手中,齐肖眼眶中蓄上了泪水,使劲的低头不让江砚看见。

    拿着水一声不吭的跑走了。

    系统“啧啧啧,宿主,你可真是个渣男。”

    江砚没理会系统,又坐回了原来的位置,脚下踩着篮球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虽然林鹤川一气之下走了,但余光一直观察着江砚的方向,见齐肖那副要哭不哭的模样,内心痛快极了。

    又看见江砚低垂着脑袋坐着,周遭的aha或多或少都有人送水,林鹤川心软了,也心疼了。

    明明是出于好意,却每次难过或者不如意的时候,总会控制不住的去伤害别人。

    林鹤川对自己产生了一种无能为力的无助感。

    江砚脸被凉凉水碰了一下,抬起眼睛。

    林鹤川居高临下看着他。

    “奖励你的。”别过脸,不自在道,“别喝冰的,这是常温水。”

    “谢谢。”

    江砚笑了,林鹤川却越发不自在,只觉得呆在江砚身边如坐针毡。

    这人身上散发的味道对自己来说都是一种无形的压迫感,压迫的他心脏都不听使唤了。

    刚还觉得自己是傻了,才会顶着大热天再跑超市一趟。

    可当看见江砚笑的时候,他只恨当时为什么不再跑快一些,再快一些。

    林鹤川明白,自己真的是完了,栽在了一个小保镖手里了。

    为了更好的被服侍,这位伯爵大人在自己的床尾处放置了软塌,强制性命令江砚以后睡觉都在这儿。

    相处的几日下来,江砚发现,这位伯爵大人每天的生活枯燥乏味,对着花园里的一朵花就能发呆一下午。

    且手紧紧的攥着链子,让江砚也陪着他在烈日下暴晒。

    古堡里似乎对时间没有概念,这里连钟表都没有。

    时间一天天过去,少年的身体恢复的很快,本是营养不良,却在古堡生活的期间,被埃尔西养壮了不少。

    而且江砚发觉自己好像长高了些,最起码他可以平视埃尔西了。

    浴室里,被打磨光滑的大理石砌成了一个巨大的澡池,边上靠着一个正在泡澡的男人。

    男人舒服的眯起了眼睛,在听见开门声后,懒懒道,

    “过来。”

    江砚熟练的拿起桌子上的澡盐,踱步来到埃尔西身侧跪下,沾水的手取了一些,在埃尔西肩膀处轻轻摩挲着。

    到胸前的时候,手腕被钳制住,埃尔西睁开眼睛,打量着江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