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危险的帝王
作者:锯齿兽   别把奶攻不当攻【快穿】最新章节     
    想要达到南方,不可避免要坐船渡过一条河流,一路走走停停也花了两个月的时间,眼看着就要达到当初所置办的宅院了。

    在这期间江砚一直关注政治动态,一切都井然有序的进行着,看来李煦川并没有因为他的离开而扰乱治国思绪,这点江砚还是欣慰的,说明这些年来对李煦川的陪伴和教导是产生了作用。

    到了江边才知道今天只剩下最后一趟船了,已经被一伙人租下,江砚不愿意再等一天,于是和船家商量了一番,好在是大船,江砚也是孤身一人,船家也就同意了。

    江砚还以为自己走运了,乐呵呵的上船,准备好好休息一下,却在看见甲板上的士兵后整个人都愣住了。

    带头的那人眼熟的厉害,好像是郝城赈灾时候一同随行的将士,江砚记不起他叫什么名字了。

    江砚快速闪回船仓内,这趟船大概一晚上的时间才能靠岸,只要他晚上呆着不出去,第二天等他们下船后再走,应该可以完美避开,不被发现。

    决定好之后,江砚洗漱完就爬上了床,将睡前欣赏江景从行程中划掉了。

    船摇摇晃晃,睡迷糊的时候江砚能听见外头匆匆的脚步声,那些人也不知道去南面干什么,思绪还没想清楚,江砚便又沉入了梦乡。

    清晨唤醒他的不是阳光,而是细碎的交谈声,一晚上睡的都不算太好,江砚爬起来时头重脚轻的,加上船一颠簸,直接从床上摔了下去。

    咚的一声,门外的交谈声戛然而止,江砚暗道不妙,手脚并用的要爬起来,门被猛地推开。

    一群带刀的人冲了进来,将江砚团团围住,寒森森的刀刃贴着脆弱的皮肤,江砚一动不敢动,双手举在胸前道,

    “我是搭顺船的人,不信你们可以问船家。”

    众人互相对视,拿不定主意。

    “怎么回事”一道声音响起,江砚就知道完了。

    纪志进来,看清眼前人后愣在了原地,揉了好几下眼睛才敢确认自己没有看错,可是江太傅不是死了吗还是他亲自看着陛下将太傅的尸体放入了冰棺里的。

    “江太傅”纪志试探性的喊了声,见江砚面露无奈,就知道这人真的是江砚了,赶忙让人收起刀来,亲自扶起来江砚。

    不解的问,“太傅,这是怎么回事”

    借着纪志的胳膊爬起来,江砚摆手不欲多说,“事情说起来有些复杂,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你不能将我还活着的事情告诉陛下。”

    纪志抿唇,没说话,把江砚扶坐在椅子上,屏退了众人,“太傅您先休息,船马上要靠岸了。”

    江砚被摔那一下,开始有些晕船了,靠在椅子上不愿意说话,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纪志出去后,转头进了书房,不一会,一只信鸽扑腾着翅膀从船上飞了出去。

    江砚下船便和纪志告别,背着包袱前往宅院。

    又坐车行驶了一天,江砚终于到了。

    宅子不算大,江砚其实不喜欢住的地方很大,那样空荡荡的,里头东西都是新的,收拾一下就能入住。

    江砚放下包袱,撸起袖子准备好好打扫一番,却在看见井旁木桶中一半的水后愣住了,难道这里还住了其他人

    江砚郁闷之极,听见了身后传来一道苍老的声音,“老爷”

    王叔手上拿着扫帚,看见江砚的那一刻苍老的面容滑满了泪水。

    原来王叔在帮江砚整理东西的时候,看见了这里的地契,没了江砚的江府已经失去了灵魂,王叔在得知江砚死后,便一人带着行李来到了这里。

    当晚,江砚下厨,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第一次和王叔对桌而酌,本意为自己会是孤身一人,可没想到王叔竟然早早就来了这。

    一路上的疲惫都在酒中消散无踪。

    皇宫内,李煦川面色苍白的躺在龙床之上,极度疲惫的他还是努力的睁着眼睛,免于自己陷入睡眠。

    床边跪了一群人,王德全趴在龙床边,泪流满面道,“陛下,您休息吧,再这样熬着,身体迟早会坏的。”

    “朕对不起先生,如果不是朕固执己见,不是朕总想着困住先生,先生也不会如此决绝的要离开我。”泪水从眼角滑落,李煦川胸膛震动,“先生真的不要我的。”

    太上皇闻声赶来,看见躺在床上半死不活的李煦川后,气不打一处来,骂道,“当初将皇位传给你,不是让你这般颓废的”

    跟着他来的还有李东,李东站在太上皇的身后,给发怒的太上皇顺气,“父皇,您别气着身子。”

    李煦川眼珠缓慢的转动,看见李东后扯唇笑了,“你的计谋得逞了,朕最在乎的人是先生,你押对了。”

    “皇兄,你在说什么啊”李东面露尴尬,看向床上极其虚弱的李煦川,垂在身侧的手突然握紧。

    “告诉先生外面事情的是你,为的就是让朕发怒,你的成功,是朕的失误。”

    李煦川攥着被子想要起来,却因为虚弱而爬不起来,咬牙切齿道,“你最好祈祷朕今日就死在这,不然朕身子好的那一日,便是你的死期。”

    “胡闹”一直沉默的太上皇出言呵斥,大概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指着李煦川怒道,“原来你一直不去后宫,是心都放在了男人身上,当初朕发现你们之间的不对,还以为是多想了,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李煦川脱力的摔回床上,闭上了眼睛,他很累,他对皇位不感兴趣,他要皇位不过是想要证明给瞧不起他的人看,他想要用手中的权利来保护江砚,让江砚一直和他在一起。

    却没想到最后是权利将身边的人和事物一点点推开,李煦川觉得自己这一生讽刺之极。

    “若是我死了,我要和先生葬在一起,我只要先生。”

    太上皇见其这幅样子,愤怒的甩袖离去。

    李东站在床前,垂下眼睛道,“皇兄,本王不是故意的,本王也有要守护的东西。”

    “滚。”李煦川声音极轻。

    李东还想说些什么,只见快速进来一人,手中捧着拇指大小的竹筒,跪下呈现给李煦川,“陛下,纪志将军的红色急报。”

    王德全见李煦川没有反应,擅自拿过来拆开,当看清里头写的东西后挂满泪水的脸上扬起了笑容,怪异极了,跪下声音高亢道,

    “陛下纪志将军传来的书信中说,江太傅并没有死,他们在去南边的船上相遇了。”

    “什么”李煦川顿时睁开眼睛,挣扎着要拿过来亲自看,当看见确实是纪志的笔迹,并且还盖有他私章的时候。

    李煦川表情一瞬间是空白的,掀开被子就要下去,被王德全拦了下来,“陛下,您先养好身体,若是江太傅看见陛下您这幅样子,怕是会生气的。”

    “对。”李煦川麻溜的爬上床盖好被子,“先生不喜欢我不爱惜自己,我要睡觉,我要去找先生”

    负担卸下来的一瞬间,李煦川快速入了睡眠。

    “江砚的尸体还在冰棺里,他就这么相信了”李东眼中带着不解。

    “陛下需要的是希望,只要是关于江太傅的,陛下都愿意相信。”王德全叹息,“九王爷,您可以准备登基的事情了,咱们的这位陛下怕是无心朝政了。”

    江砚发现宅子后头有一小片空地,土质看起来不错,可以在上面种一些应季的蔬果,享受一番田园的乐趣。

    说做就做,江砚这几天早出晚归,就在忙几块地的事情,时常把自己弄的满身泥土和臭汗的。

    “也过了小半年了,你还不打算回去吗”系统出声道。

    江砚锄地的动作一顿,其实他早就想过回去的事情,只可惜他害怕,害怕回到京城已是物是人非,害怕李煦川早已变了个模样,所以他一直在逃避这件事情。

    “再等等的。”江砚道。

    傍晚时分,江砚踩着太阳落山的时候踏入了家门,在看见门外停着的马车时一愣,是来客人了,可是没人知道自己住这里啊。

    江砚好奇的走入大厅,正准备喊王叔来问清楚是怎么回事,身子便被一个猛地撞击抵在了墙壁上,缓过来看见眼前人的时候,江砚是手足无措的。

    李煦川双目通红,蓄满泪水的眼眶不停的向外流淌透明的泪珠,整个人瘦的脱了形,死死的攥着江砚的衣服,瞪大眼睛要看清眼前的人。

    良久才压声道,“先生”

    “陛下,你怎么来了”没想到再一次见面会是如此猝不及防,江砚连话都不知道该如何说,任由李煦川趴在自己身上哭泣。

    李煦川抽泣道,“先生,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还请先生多爱爱我”

    系统的声音响起“恭喜宿主任务完成,请尽快脱离世界”

    “先生,后面地上的番茄红了,可以摘了。”李煦川胳膊上挎着竹篮子,晃悠悠的从后头走来,懒散的朝江砚后背上一趴,“好香啊,我猜今天中午吃排骨。”

    “知道还不快去摘些豆角来”江砚将剁好的排骨焯水,在锅中小火慢慢煮。

    李煦川得意一笑,拉开篮子从里头拿出一把绿油油的豆角道,“我早就准备好了。”

    李煦川跟着江砚一同住下了,虽然李煦川白日里表现的正常,但江砚发现每晚李煦川都会醒来好多次。

    每次醒来都会碰碰他,确认他还活着才会继续入睡,每当这时候,江砚便会把他搂入怀中,安抚李煦川不安的心。

    李煦川身子虚弱的吓人,一开始看见江砚哭的厉害了,中途晕过去一段时间,倒是把江砚吓坏了,自此之后江砚便开始管着李煦川的一日三餐,让其一口饭也不能落下。

    大半年的时间,总算是养回了正常水平,身子一好,李煦川就开始作怪了。

    之前身子不好,李煦川想要,想要通过亲密的接触来确认江砚的存在,但江砚不论李煦川怎么哀求和诱惑都不为所动。

    现在身子好了,李煦川越发的大胆,生怕江砚不上钩似的,江砚也不再忍耐,按着李煦川让他好好尝了尝这些日子撩拨的后果。

    “先生,喉咙疼。”李煦川嗓子哑了,撒起娇来却不减分毫。

    江砚一会帮李煦川揉腰的,一会帮他倒水,还要接受小人时不时的揩油。

    李煦川似乎找到了另一种相处方式,他不在对江砚威胁和强制的控制,他开始学会撒娇,学会对江砚示软,发现这招极其好用,于是乎乐此不疲。

    最近还学会了卖惨,把江砚虎的一愣一愣的。

    趁着李煦川累的睡着的时候,江砚问道,“这个世界的主角并没有做坏事,他的忏悔是”

    系统道,“我并不清楚,这些数值都是主系统判断并且发放,我想应该是主角忏悔于对你所做的事情,数值达到了级别,才被主系统认为任务完成。”

    “宿主,你打算什么时候离开这个世界”系统道。

    江砚目光柔和,指腹轻柔的摩挲李煦川白皙的面容,“我要留在这个世界,多陪陪他。”

    高繁戍守南疆,震慑南蛮退于炎王朝边境线几千里外。

    谁也没想到,一直默默无闻的九殿下竟然登上了皇位,上位后直接开展工程,打通河道,引水于北方,解决了北方大旱的危机。

    而身侧辅佐他的王德全成为了炎王朝历史上服侍过三代帝王的太监,在后宫中地位无人能及。

    江砚满头白发的坐在院内,身后的李煦川眼角也带上了细纹,拉着江砚的手揉捏,轻声道,“先生,今晚的落日比平时还要红艳。”

    “照顾好自己。”江砚将其手放在唇边,落下一吻,“别让我担心。”

    “我知道先生。”李煦川侧身蹲在江砚椅子旁,脸靠在江砚的手臂上,“先生,我想吃钵仔糕,你给我的配方我始终弄不明白。”

    “先生,你走了,我该去哪”

    “先生,我没地方可去了。”

    “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