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章(陆大人来了...)
作者:山有青木   锦衣为夫最新章节     
    白日睡了太久,晚上便有些睡不着,简轻语想了半宿陆远将刀鞘留下的原因,每一种想法的最终指向都是他要变着法弄死自己。因为想了太多种死法,简轻语一直到寅时才脑子乱糟糟地睡去。

    她睡后不久,反锁的窗子发出一声轻微的响动,下一瞬一道身影出现在房中。看着她紧紧抱着刀鞘入眠,男人眼眸微动,神情还未来得及缓和,睡熟的某人便在梦里蹙紧了眉头,低喃着说了句滚开。

    尽管这二字没头没尾,但男人的眼神还是倏然阴郁,站了许久后一道指风灭了快要烧到桌子的烛火。

    简轻语睡得并不踏实,一会儿梦见自己又被卖进青楼,一会儿梦见季阳那小子对她严刑逼供,拿着一把烧红的烙铁逼近,她恐惧地叫他滚开,却无法阻止烙铁落下。

    做噩梦的后果就是,只睡了不到两个时辰便醒了。

    睁开眼睛后的简轻语头痛欲裂,却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她抬手想捏捏鼻梁,胳膊却无意间碰触到什么冷硬的东西,低下头一看,是昨日捡来的绣春刀刀鞘。

    她“”竟然抱着睡了一夜,难怪会做噩梦。

    想起梦中的场景,简轻语抖了一下,突然后悔把刀鞘捡回来了。她该将刀鞘留在花园的,这样等其他人发现后还给陆远,她也不必担心他会因为刀鞘来找她了。

    简轻语连连叹息,正思索要不要重新把刀鞘丢掉时又转念一想,陆远都说了下次来取她狗命了,那不管她捡不捡刀鞘,他都是要来的这么一想,捡回来反而好些,至少不会激怒他。

    一想到他随时会来,简轻语更头疼了,苦着一张脸将刀鞘藏到枕头下,这才披上外衣出门。

    天刚蒙蒙亮,日头还未出来,空气凉甜凉甜的,极好地安抚了她的头疼。

    简轻语在门口站了不久,英儿便叼着包子进院了,看到她后猛地停下脚步,见鬼似的将包子从嘴里解救出来,一脸震惊地问“大小姐,您怎么现在就醒了”

    “不过是偶尔早起,有这么惊讶”简轻语失笑。

    英儿嘴角抽了抽“不是偶尔早起,是您回府之后,就早起了这么一次。”昨日相亲宴,都没见她起这么早呢

    简轻语哭笑不得,正要问她别的事,但实现不由自主地落在了她的包子上。

    英儿见状会错了意,急忙将包子藏到背后,有些不好意思地认错“这是奴才们的早膳,本不该叫大小姐瞧见,只是没想到大小姐会突然起早”

    “这包子是什么馅的,闻起来好香。”简轻语说完,还认真地嗅了嗅空气,秀气的小鼻子一耸一耸的,像只天真的狗狗。

    英儿被她懵懂的样子逗笑,见她看过来后急忙回道“不过是粉条白菜馅加了些猪油渣,都是粗鄙之物,让大小姐见笑了。”

    “还有吗”简轻语从昨日晌午便没吃东西,此刻一闻香喷喷的包子味,肚子立刻开始咕噜噜了。

    英儿本想说让厨房为她准备吃食,见她这副模样倒是不舍得拒绝了,回了一声还有,便跑去厨房给她拿包子了。

    一刻钟后,简轻语捧着一个跟脸差不多大的包子认真地啃,吃了大半后才抬头问“那群锦衣卫走了吗”

    “回大小姐的话,子时一过便走了,”英儿回答完,犹豫一下又道,“对了,昨夜侯府发生了一件蹊跷事。”

    简轻语立刻支棱起耳朵“什么蹊跷事”

    “就是昨日晚膳之后,府内靠近花园的人都昏迷了一段时间,好像是被迷晕的,府内都猜是锦衣卫所为,”英儿扫了一眼周围,压低了声音小声道,“奴婢就说嘛,锦衣卫怎么好好的突然跑来侯府,原来是为了调查侯府,只是不知为何只动了靠近花园的人,难道他们要查的秘密就在花园”

    简轻语“”不,其实动机没那么复杂,而且你也被药晕了。

    看着一本正经分析的英儿,简轻语有苦难言,只是叫她不要胡思乱想。

    然而这种事,是不可能不胡思乱想的。

    简轻语吃完包子去花园散步时,便看到宁昌侯一脸阴沉地站在假山前,十几个奴仆正四下找什么。

    她顿了一下走上前去“父亲。”

    宁昌侯看到她后惊讶一瞬“怎么起这般早”

    她平日到底起得多晚,以至于早起一次,所有人都这般震惊。简轻语清了清嗓子“睡不着了,便起来了。”

    她本来只是随口找个理由,宁昌侯听却了不知想到了什么,皱起眉头宽慰“昨日的事只是意外,你别太伤心,等过些时日,为父定会再设宴为你选夫。”

    简轻语“”倒也不至于伤心,就是怪害怕的。

    意识到宁昌侯误会自己早起的原因后,简轻语也没有多解释,站到他身侧看向一众忙上忙下的奴仆“父亲可是要找什么东西”

    “嗯。”宁昌侯心不在焉地回答。昨日锦衣卫如此大动干戈,必然是想得到什么,而他最清楚这园子里除了花木什么都没有。

    可是以前没有,不代表昨夜之后也没有,他必须亲自检查过才放心。

    简轻语知道他这是疑心病犯了,担心锦衣卫在花园藏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东西陷害他,她本想劝他不必紧张,但看他现在的状态,显然是听不进去的。

    日头渐渐升起,花园里热了起来,简轻语昨夜没睡好,此刻被太阳晒得头晕,只陪宁昌侯站了一会儿便找借口回别院了。

    她回到寝房时,屋里两个丫鬟正凑在窗前嘀咕什么,简轻语与英儿对视一眼,英儿当即上前“你们两个不好好干活儿,在那说什么闲话呢”

    丫鬟们被她严厉的声音吓了一跳,看到简轻语回来更是惊慌,其中一个年岁稍长些的忙道“回大小姐,奴婢们没有说闲话,只是奇怪好好的窗栓为何会坏。”

    “窗栓”简轻语蹙眉。

    “是,大小姐您看。”丫鬟说着让开一步,将身后的窗子全都暴露出来。

    只见窗子依然完善,只是上头用来反锁的木栓整齐地断成了两截,像是被什么利器切断的。简轻语分明记得,昨夜自己回房之后,便将门窗都反锁了,那时窗栓分明还是好好的

    “不过是窗栓而已,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我看你们就是想偷懒,还不快下去”英儿斥了她们两句,扭头就看到简轻语脸色不对,顿时担心起来,“大小姐,您怎么了”

    “嗯”简轻语回神,对上她担忧的视线后勉强一笑,“我没事,就是有些累了。”

    “大小姐今日起得太早,难免会觉得累,不如再去睡会儿吧,奴婢去门外守着。”英儿关切道。

    简轻语还在盯着断成两截的窗栓看,闻言只敷衍地应了一声,待她领着丫鬟走后,才蹙着眉头走到窗前。

    陆远昨夜来过,她只看一眼便确定了。

    她将窗栓捡起,眼底闪过一丝不解,不懂他既然专程来一趟,为何既没有杀她,也没有拿走刀鞘。

    难道只是为了留点痕迹吓唬她

    简轻语抿了抿唇,将断了的窗栓放回窗台上。

    之后几日,简轻语都睡得不大好,每次闭上眼睛,都忍不住思考陆远为何还不杀她。即便新换的窗栓没有再坏,陆远也没有再来,可依然觉得有一把刀悬在头顶,而这把刀的刀鞘还藏在她的衣柜中。

    这种紧张的状态一直持续到十日后的清晨,简轻语半睡半醒间又开始思考陆远的用意,想了半天后突然福至心灵

    陆远不杀她,会不会只是因为没看到她留的银票和字条所以觉得她罪不至死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简轻语猛地睁开了眼睛,越想越觉得有可能。

    两个月前刚到京都时还是春日,京都春季多风沙,她走时又没来得及关窗,风将银票和字条都吹跑也不是不可能。再说以陆远的性子,若真看到了她留的东西,那日假山见面时要么一刀砍死她,要么当着父亲的面折辱她,哪会留她多活这么久。

    如果真是这样,那一切或许还有回旋的余地。

    简轻语咽了下口水,脑子里瞬间想出几十种痛哭卖惨求饶的方式,每一种都是她先前在他身上用过的,虽然费力些,但效果似乎都还不错。

    她又充满希望了。

    英儿一进屋,就看到她精神焕发的模样,当即笑了起来“大小姐醒了正好,侯爷请您去正厅一趟。”

    简轻语回神“现在可知找我什么事”

    “奴婢也不知,”英儿也是不解,“正厅平日除了设宴和接待贵客,几乎没用过,也不知侯爷为何会叫您去那边。”

    简轻语蹙了蹙眉,想不通干脆就不想了,以最快的速度梳洗更衣后,只身一人往正厅去了,在快到正厅门口时,隐隐听到里头有说话声,她心里咯噔一下,默念千万别是千万别是然后便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她瞬间僵在了原地。

    “傻站在门口做什么,还不快进来,”宁昌侯不轻不重地斥了她一声,这才讪笑着对主位上的人介绍,“小女自幼长在漠北,不懂什么规矩,叫陆大人见笑了。”

    说罢,又变脸一样横了简轻语一眼“还不快过来见过陆大人”

    陆远抬起长眸看向她,眼底一片晦暗不明。

    还是一样的暗红飞鱼服,一样的锋利绣春刀,只是比起那晚重逢时,飞鱼服上的四爪飞蟒更加狰狞,没了刀鞘的绣春刀也更加寒厉。

    简轻语不知他为何突然出现,为何让父亲叫她过来,只是对上他冷峻的眉眼时,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半晌才僵硬地福身“小女见过陆大人。”

    行完礼,就不敢看他了,老老实实地站到了宁昌侯身后。

    “陆大人这次来,特意给你带了礼物,你快谢谢陆大人,”宁昌侯说着,将一个镶满珠玉的精致木盒交到简轻语手上,扭头继续奉承陆远,“陆大人也是太客气了,季大人他们愿为侯府座上宾,那是侯府的荣幸,大人何必特意如此破费。”

    “扰乱了贵府小姐的相亲宴,自然是要赔礼道歉。”陆远声线清冷,仿佛深冬夜间的寒潭

    冻得简轻语手抖了一下,险些将盒子扔出去。

    陆远扫了她一眼,视线落在了她手中的盒子上,宁昌侯相当有眼力见,立刻催促简轻语“这是陆大人的好意,还不快打开看看。”

    总觉得里面不是什么好东西,为什么一定要她现在打开简轻语扯了一下唇角,越看手中木盒,越觉得像传说中的暴雨梨花针,一打开就一万根针飚出来,直接把她扎成刺猬。

    简轻语深吸一口气,一边紧张地开盒,一边默默安慰自己,陆远没看到字条和银票,不会恨她到如斯地步,不至于给她安排个当场暴毙的结局

    还没安慰完,木盒就开了一条小缝,一张百两面值的银票落入她的眼眸。

    简轻语“”她要回漠北,连夜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