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第 63 章
作者:屿兮   穿书离婚后我种田去了最新章节     
    医生刚给许君敏换上新的药水,路桐重新趴在他病床旁边,还没眯上一分钟的时间,她的电话响了,是吴澜打来的。

    吴澜告诉她,她的那二十盒草莓全部卖完了。

    “好,谢谢啦。”路桐闭着眼睛迷迷糊糊地道。

    吴澜听着她声音里的不对劲,连忙问“你家里怎么了声音感觉有气无力的,昨晚没有睡好吗”

    “嗯,昨晚菜地那边遭贼了,搞了一宿没睡觉,早上老许又发烧了,我现在正带着他在这边吊水呢。”

    说完,路桐起身,去摸了摸许君敏的额头,感觉没一开始那么烫了,松了口气,然后把他弄完的刘海重新整理了一下。

    许君敏这会睡着了。

    “啊,君敏哥发烧了要不要紧啊”吴澜跟着紧张起来,许君敏这身体,发烧那是不得了的事。

    “应该没事了,现在烧退下去了。”路桐打了个哈欠,又趴了下来,她送许君敏到诊所后,怕他出事,给他喝了几口稀释过的井水。

    睡得香香甜甜,面容舒展,没有痛苦的表情,应当是没什么事。

    “那就好,李睦已经去你那边了,这会估计快到了。”吴澜又道。

    路桐“哦,那我一会给他发定位,让他过来接老许。”

    “好。”

    挂断电话,路桐又趴了下来,也不敢睡死,这间小输液室里就她和许君敏两个人,她要是睡着了,万一睡过去,许君敏水吊完回血就不好了。

    想着,路桐把定位发给李睦。发完后,她抹了把脸,看向许君敏吊着针的手。

    许君敏的手修长干净,很漂亮,和他人一样。大概是因为常年生病的缘故,肤色显得有些苍白,又透着青。

    路桐戳了戳他的手指,圆润的指甲上面都没有小月牙,她心里忽然浮起丝丝一中名为难过的情绪。

    “老许啊,你快点好起来啊。”

    两瓶水吊完后,许君敏还没吊完,路桐也不急着回去,她和医生打了个招呼,让许君敏继续睡。

    她陪在旁边,渐渐地也睡着了,还是李睦来了,把她叫醒的。两个人在小诊所又待了会,许君敏还没醒,李睦着急起来。

    “这怎么还没醒会不会有什么事啊”

    医生过来看了看“烧退了啊,其他体征也正常啊,你听他呼吸,应该就是睡着了。”

    呼吸均匀,面容恬静。

    李睦还是不放心,他试着叫了几声许君敏,又推了推他。

    路桐想着,大概是因为绿石井水的缘故,井水在滋养他的身体,所以他人陷入睡眠中。

    路桐拦住试图叫醒许君敏的李睦,对他说“昨晚跟着我一夜没睡,应该是睡着了。”

    “他这身体,你怎么能让他大夜的跟你们去捉什么贼。”李睦有些不满,对路桐迁怒道。

    路桐也觉得自己昨晚就不应该心软答应许君敏,让他陪着她一起去捉贼。

    她现在也是很后悔。

    “嗯。”路桐没反驳的应下李睦的责怪。

    “不怪小鹿”听到声音嘛,迷迷糊糊地有了意识的许君敏听着耳边的说话声,渐渐醒了过来,他听到李睦迁怒路桐的话,立即出声。

    “你醒啦”

    路桐听见许君敏的声音,转过身去看他。

    李睦见他转醒,心里的石头也落了下来,不快道“我叫你那么多声,你不醒说了你家小鹿几句你倒是心疼的醒来了。”

    “是我非要跟她去的,也高估了自己的身体状况,不要怪她。”许君敏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被埋在棉花里,轻飘飘的,还是很想睡觉,爬不起来的感觉。

    李睦叹一口气,老许这棵铁树开花,开得还挺深情。

    “行了,你醒了我也就放心了,”李睦拍拍许君敏,然后转头对路桐露出一个不好意思的笑容说,“刚刚我也是太急了,对不起啊路老板。”

    路桐没把他的责怪放在心上,自然也不会怪他。

    “没事,既然老许醒了,咱们回去吧。”

    说着,招呼李睦去扶许君敏,许君敏身体软软的,没什么力气,根本起不来。

    “我手脚有些发软,起不来。”

    路桐二话不说,蹲下身子说“我背你吧。”

    李睦拐了许君敏一下,然后对他挤眉弄眼一番后,说“路老板,我来吧。”

    “对哦,你可以抱他。”路桐拍了拍脑门,她刚刚脑子一热,把李睦这个大男人给忘了。

    “嘿嘿,许美人,要哥哥公主抱你吗”李睦不怀好意地嘿笑一声说。

    许君敏扒开他的爪子,艰难地试着自己起身。

    “许大爷,我就是开个玩笑,您老悠着点,我来背你”李睦蹲了下来。

    路桐扶着许君敏,把他放到李睦背上,一起离开了诊所。许君敏上了李睦的车,和他一起先回厂房,路桐一个人开三轮车回去。

    到了厂房,许君敏已经被安置到二楼了,路桐去看了看他,见他又睡了过去,便没有打扰他。

    “妈,有吃的吗我快饿死了”路桐哒哒哒跑下楼,揉着肚子问路妈。

    “给你在锅里热着呢,你去厨房拿,你也真是的,小许吊水,你就不能去买点吃的,小许是不是也没吃要不要把他叫起来吃点东西”路妈问。

    路桐摆摆手“先让他睡吧,到中午还不醒我就去叫他。”

    路妈点点头说行。

    到了厨房,李睦也在里面,他搬了个小凳子,坐在门口,一边喝豆浆一边啃包子。

    “路老板到家了啊,饿坏了吧,快拿去吃。”卢甘萍从锅里拿出一直热着的一盘包子,又舀了一碗豆浆给她。

    路桐肚子发出咕咕声,她赶紧接过来,“谢啦,卢师傅。”

    她也搬了个小板凳坐在门的另一边吃了起来。对面的李睦吃完手里的,还想拿她盘里的,被她躲开了。

    “你早上没吃早饭吗”

    “没吃啊,当然是留着肚子到这边吃了。”李睦一脸坦然地说。

    路桐一口咬掉一大半的包子,“给你吃也行,一会跟我一起给笋剥皮。”

    “说得我不吃这个包子就不用干活似的。”李睦已经把到了路桐这边就要干活这件事,当成了一件理所当然的事。

    见他这样说,路桐把盘子递到他面前。李睦也不客气,直接抓走了三个。

    “你是土匪吗”

    “我是饿死鬼。”

    吃完包子,路桐去收拾了一下自己,然后戴了个手套,还给李睦也带了一副,两个人来到井台边,开始处理昨天卢甘萍带回来的嫩竹笋。

    他们分工协作,路桐负责用刀将笋根砍掉,然后在笋身上划上一刀,弄完后扔进箩筐里,李睦负责坐在箩筐前沿着那一刀剥皮。

    两个人分工就是快,等到卢甘萍喊吃午饭了的时候,已经弄了一大半多了。

    “我去看看老许醒来没有。”路桐摘掉手套,洗了下手,对李睦说。

    李睦点了点头,他要把手上剥的这根笋给剥完。

    到了二楼,路桐走近沙发,见许君敏还没有醒,她推了推他,喊着他,“老许,老许”

    许君敏眼皮很重,但是耳边听着路桐的叫唤,所以努力地试图睁开眼睛。

    “en小,鹿,我好困”

    “先别睡,先起来吃饭,吃完饭再睡。”

    “困”

    路桐见叫不醒他,便下了楼,然后拿了几个碗盘,装了些菜,端到了楼上。

    “老许老许,先把饭吃了,再睡觉。”路桐拍了拍他的脸,努力将他唤醒,这次许君敏终于醒了过来。

    路桐把扶了起来,然后找了几个靠枕垫在他腰后,让他坐着。

    “啊老许,张嘴”路桐用勺子舀了点汤,递到许君敏嘴边。

    许君敏不由自主地张开嘴,把汤吃进了嘴里。

    “老许,真乖,来,再吃点饭饭和菜菜。”路桐把许君敏当一个小孩一般哄着。

    许君敏现在是昏昏沉沉的,所有动作都是条件反射,他知道身边的人是路桐,所以全然地放心,不用思考,跟着她的指令来做。

    “哇,我们老许真乖,又吃了一大口呢”路桐化身夸夸怪,喂下许君敏一大块饭菜,夸赞他道。

    许君敏闭着眼睛露出笑容。

    又喂了几口,路桐终于让许君敏把饭菜都吃完了。

    “你是不是经常哄你们家那个小孩”李睦站在门边站了好一会,等路桐喂完饭,这才出声道。

    路桐给许君敏擦了嘴,把他放下,让他继续睡觉,接着把碗盆筷子重新收拾了,刚进拖盘里。

    “你不吃饭,跑上来做什么”路桐从他身边越过。

    “阿姨让我上来看看的,没想到见到哈哈哈,老许要是知道你像对小朋友一般这样对他哈哈哈哈,我不敢想象他的表情”李睦控制不住自己,笑弯了腰。

    路桐没理他,把托盘放到一边,然后座到桌子上开始吃午饭。

    李睦如同被浇一盆冷水,摸摸鼻子,跟着一起入座吃饭。

    吃完饭后,工人们去休息,路桐带着李睦继续去拨笋,剥了半个小时,所有笋都剥完了,路桐搬了个大木桶过来,把所有笋都冲洗了遍,随后开始将他们切片,切完片倒进木盆里,一共装了两个木盆。

    装好后,她又在木盆里倒入井台边装有稀释过的井水的水缸水。

    倒完后,她将两盆竹笋用盖子盖上。

    之后,她去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她等下要去县里。

    “李睦,送我去我门店那边吧。”路桐拿了声被路妈喊过去帮忙的李睦。

    李睦取下护衣,连忙道“来了。”

    路桐带上二十瓶腐乳和小鱼干,还有午饭后春玲去摘回来的十二盒草莓,和李睦一起去往丰湖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