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第八十五章
作者:晚稻   玛奇玛小姐不想成为咒术师最新章节     
    虽然心里憋屈但是身体上还是很诚实的真人带着玛奇玛去到了陀艮的领域内。

    虽说这里是陀艮的生得领域, 但咒灵们缺可以随意地进出,并且陀艮的领域是无时无刻地张开的,显然对于特级咒灵来说, 开领域耗费的这点咒力算不了什么。

    真人推开连接着陀艮领域的那扇门,摊了摊手示意玛奇玛先进去,玛奇玛点了点头径直走进了陀艮的领域中。

    属于大海的咒力顿时扑面而来, 与平时玛奇玛所感受到的,浑厚又充斥着负面情绪的咒力不同, 这并不像是人们对大海的恐惧所滋生出的咒力, 更像是对海洋的喜爱所产生的。

    玛奇玛走在柔软的沙滩上,迎面吹来了微微的海风, 令人心旷神怡。

    沙滩上是几套太阳伞和沙滩椅, 沙滩椅旁边还放着桌子,上面摆着几杯饮料, 一眼看上去就像是来海边度假, 而且还是个私人海滩, 惬意极了。

    见到们被打开,从外面有人推门而入,额头上有着缝合线的男人不禁起身, 走到了玛奇玛面前, 一身红色的大花衬看上去显眼极了。

    假夏油杰向着玛奇玛伸出一只手,表示友好“初次见面, 我是夏油杰,以后就请多多指教了。”

    玛奇玛刚想抬手象征性地去握一下对方的手,便发现自己的手腕被真人握住了, 他说“握手就算了吧, 咒灵怎么能遵守人类的礼仪呢”

    玛奇玛

    假夏油杰眯了眯眼, 笑着说“那怎么能行呢,毕竟我和玛奇玛小姐都是人类呢。”

    随后便不顾真人的反应,黑发男人眼疾手快地握了下玛奇玛的手,然后飞速地放了下来,只剩下真人一个人气鼓鼓的。

    玛奇玛笑了笑,并没有理灰蓝色发的咒灵,而是轻轻地点了点头,开口道“虽然你已经知道了,但还是介绍一下,我是玛奇玛,希望能够合作愉快。”

    不知道什么时候,沙滩上传来了一阵巨大的声响,玛奇玛往里面的地方望了一下,一看原来是火山爆发了。

    漏瑚头上冒着岩浆,一根手指头正对着橙粉发的女人的位置,似乎已经惊得说不出话来,本来铁青的整张脸现在倒是憋的通红,像是只煮熟的虾子。

    原来是熟人,玛奇玛了然。

    大抵是因为曾经被玛奇玛暴揍过一顿,漏瑚见到玛奇玛那熟悉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他们的基地内,当然是震惊不已的,随之而来的就是怒不可遏的感觉。

    漏瑚震怒,这人怎么来这里了

    不是说好了不来的吗

    怎么只是换了个人去拉她她就来了他难道不必真人那崽子强吗

    火山头的咒灵的情绪逐渐从愤怒变为了屈辱,整张脸依旧红彤彤的一片,却半天说不出一句话出来。

    为什么

    因为漏瑚他敢怒不敢言。

    想到曾经被玛奇玛暴揍的那次经历,漏瑚至今还觉得脊背发凉,当时的屈辱感与无力感至今也迟迟无法散去。

    玛奇玛和五条悟可以说是漏瑚的雷区,他本来想制定好计划到时间让两个人吃不了兜着走,结果其中一个人突然到他们家里来了

    这是要偷家

    之间橙粉发的女人歪了歪头,金色的眸子眨了眨,开口问道“你是漏瑚先生”

    真人见状不禁一愣,随后又很快想起来“哦,这么说来漏瑚曾经被玛奇玛暴打过一顿来着呢,怎么,难道是有阴影了”

    假夏油杰闻言也突然想起来这件事,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是这样来着,不过之后可要和玛奇玛好好相处呢,以后可就是同伴了哦。”

    漏瑚惊了“什么”

    怎会如此

    他本来就是随便想想的,谁知道这人原来真的接受加入他们了。

    花御见状,主动从阴凉的角落中走出来缓和了下气氛“了教指多请,御花是我,好你。”

    虽然气氛好像并没有真的被缓和下来。

    分明听不懂却还是莫名其妙地理解了意思,玛奇玛觉得这样的感受很奇妙,花御的语言似乎一字一句迸进她的脑中,这有些不受她的控制。

    领域的主人,红色的大章鱼陀艮用着触手从海岸边爬了出来,说道“你好,我是陀艮。”

    显然,除了漏瑚之外,咒灵方的其他人其实都很接受她的。

    大抵是因为他们都听说过玛奇玛的事迹,实际上漏瑚的实力在他们几只特技咒灵之中算是最强的,可玛奇玛却不费吹灰之力地将漏瑚击败,而且还没有使用咒力。

    而且或许他们应该庆幸当时的玛奇玛还没有学会咒灵的提取和应用,不然漏瑚现在就不可能这么活蹦乱跳地出现在他们面前了。

    此时咒灵方只剩下最后一只咒灵没有向她搭话,玛奇玛不禁向着最后一只咒灵的方向看去,随后发现对方的咒力看上去并不像是咒灵的。

    他似乎是有着的存在,从咒力中血液的气息来讲,玛奇玛猜他应该是「咒胎九相图」中一号咒胎的受。

    玛奇玛其实并没有在很早之前就通过真人了解咒灵方的情况,因为她不是特别在意这件事,她在意的一直都只是自己的目的。

    玛奇玛无疑是个为了目的可以不择手段的人,支配恶魔也无疑是个为了目的可以摧毁一切的恶魔,其他事情对于她来说都是不重要的。

    假夏油杰看着和花御一边一个蹲在角落里胀相,忍不住开口道“胀相,不和玛奇玛打声招呼吗”

    这幅场景看上去像极了体贴随和的班主任帮助社恐转校生完成自我介绍的场景。

    因为既视感实在是太强,真人表示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就再也回不去了。

    胀相从沙滩上起身,象征性地拍了拍身上沙子,朝着玛奇玛小幅度地点了点头“你好,我是胀相。”

    这位「咒胎九相图」的受看起来懒洋洋的,似乎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而且眼下的黑眼圈十分严重,简直和家入硝子的黑眼圈有的一拼。

    玛奇玛先是点了点头表示友好,随后不禁问道“他最近没休息好吗”

    真人说“好像是弟弟们被杀死了哦,节哀吧。”

    这么说来好像真的是,前段时间的八十八桥时间中,东京咒术高专的三个人才刚刚杀掉了「咒胎九相图」中的二三号受。

    至于为什么是杀死而不是祓除,那当然是因为受肉过的「咒胎九相图」的拥有实体的,并且也并不算是咒灵。

    玛奇玛了解,也跟着说了一句“节哀。”

    胀相“”

    他真是谢谢你们哦。

    自我介绍结束之后,一群人和咒灵终于开始正经地和玛奇玛讲关于计划的事情了。

    假夏油靠在沙滩椅上,开口道“现在的预定是十月三十一日万圣节前夜,在涩谷彻底地封印咒术师最强五条悟,玛奇玛的话”

    玛奇玛正靠在一旁的沙滩椅上,真人正举着扇子帮她扇风,还时不时递饮料过去喂她喝一口。

    假夏油杰想了想玛奇玛的情况,说道“玛奇玛的话就负责把五条悟带到涩谷吧,因为也不排除五条悟不被派来的可能性。”

    玛奇玛毕竟是在场的成员内唯一能够长期与目标对象五条悟近距离接触的人,这样的话计划的确会方便许多。

    玛奇玛点了点头,确实是这样,因为未来几天她就要去支配咒术界高层了,到时候五条悟说不定真的收不到对面的通知。

    虽然这种事情玛奇玛都会先一步安排好的,但她还是欣然同意了假夏油杰的安排。

    黑发男人喝了口饮料,随后又开口道“然后就是封印了五条悟之后的事情,玛奇玛的目的是什么来着”

    橙粉发的女人也接过了真人递来的鸡尾酒嗦了一口,薄唇轻启“异界之门。”

    “嗯这样的话玛奇玛要先去取到异界之门的咒符呢,而咒符的开启条件是千人以上的血祭,这个正符合我们的计划,所以某种程度上来讲是不难的。”假夏油杰道。

    玛奇玛微微垂眸,意思就是在计划之前,一定要先得到对应的道具吗

    她又问道“那咒符在哪里”

    黑发男人说“「异界之门的咒符」是特级咒物,现在是由京都的咒术高专保管,但高专周围都存在着天元的结界,一个人的话可能不太方便哦,需要帮忙吗”

    玛奇玛笑着摇了摇头,唇角的弧度浅浅的“不用了,我一个人可以。”

    假夏油杰撑着下巴,意味深长地叹了一声“诶其实我倒是有些好奇,玛奇玛的术式是什么样的。”

    他现在对于玛奇玛能力的了解几乎为零,只知道对方的实力不得了,就连他们之中最强的漏瑚都要分分钟被暴打,其实力的强大可想而知。

    玛奇玛并没有直接回答对方好奇的事情,而是莫名其妙地应了一句“有机会你们会知道的。”

    假夏油杰眨了眨眼“什么玛奇玛这样说让我很虚诶,不过真人说你是绝对可以信任的,这是真的吧”

    玛奇玛笑了一声“当然。”

    真人对她的忠诚当然是真的,但她对于咒灵阵营的忠诚可以说是零。

    说是要一起创造新世界,其实是和玛奇玛没有半点关系的事情,而玛奇玛的目的也只是到异界之门为止,她的任务也只有把五条悟带来涩谷一条,最多就是在他们顶不住的时候出手帮一下。

    可在那之后,他们就不再是合作关系了。

    到时候真人大概也会跟着一起跳槽吧。玛奇玛不禁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