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第五十三章 大快人心
作者:钟昱   [综武侠]我的夫君有问题最新章节     
    第五十三章大快人心

    此时的连城璧是当真无比惊讶, “我以为你不喜欢看别人”他的阿婉心肠太好了,若是一般人,得了这样一双眼睛, 都会有想要搅风搅雨的心思吧

    可是她却没有,反而很为此感到内疚。就连挟持她的萧十一郎,她一开始都担心了的, 担心会有一个孩子被牵连,一出生就带着原罪。若非后来知道大多数情况这孩子其实根本不存在, 她怕是要更为内疚。

    所以, 连城璧对于她现在所言,自然是惊讶的。

    “额, 是这样的没有错啦。”夏琬琰点点头, “可是厉刚又不算人。”想到岑知府说的那些,她就气愤不已。这个什么厉刚, 她一定要给他一点颜色看看才行。

    像他这样自诩可以玩弄别人的人, 在对待女子的时候肯定都是高高在上。否则他还有更多的办法来保住自己的秘密, 为何非要将人给弄死所以,若是叫他体验一把怀孕的痛苦的话,他的脸色一定非常有意思。

    总之, 不管怎么样, 也算是帮那些女子出了一口恶气。“所以,你要不要帮我呀”

    连城璧对上夏琬琰带着祈求的眼神, 心中一动,“好,我自然是帮你的。”

    夏琬琰笑颜逐开道“多谢夫君。”

    “晚上换一套黑色的, 我带你去一趟济南府衙的大牢。”连城璧走到了她的面前, 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 “阿琬,以后你但凡有想要的,便直接与我说,知道吗”

    “嗯哦。”夏琬琰点点头,虽然不太明白他为什么要突然说这一句,但是她觉着这里头好像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就点头答应了。

    她乖巧的样子叫连城璧眼底的笑意更为真实了。

    夜色深沉,济南城几乎都已经没有几个人醒着了。打更的走在街头,打更的声音让这夜色似乎更增添了几分寂静。

    就在打更的准备稍作休息一下的时候,似乎感觉到头顶有一阵风挂过。他抬头一看,却什么也没有看到。今天的风,似乎有点奇怪啊。

    连城璧的武功之高,即便是带着夏琬琰,也无人能够发现他的踪影。不多时,两人就来到了济南府衙的大牢。那些看守的狱卒的武功也只是稀松平常,他不过是投出去几颗小石子就将他们给定住了。

    只要等到两人离开的时候为他们解开穴道就行,狱卒们只会觉得是恍惚了一瞬,不会发现有什么不对的。

    连城璧带着夏琬琰来到了牢房的最深处,见到了牢房之中的厉刚。他的手筋脚筋被他挑断其三,又被废了武功,现在正躺在地上,一副苟延残喘的样子。

    他无声一笑,也用石子点住了厉刚的穴道。“阿琬,你可以看他一眼了。”其实若不是她的要求的话,他觉得厉刚甚至不配叫她瞧上一眼。

    这个人,还是消失在世上更好些,也能够让风都更为清爽些。

    夏琬琰可不知道连城璧对于厉刚已经嫌弃到了这种地步了,她解开自己的眼纱,对着他看了好几眼。直到看到了那个金色的小方框,确定他已经有怀孕症状了,这才笑着点点头。

    “其实要是能够收缴作案工具就好了。”在戴上眼纱的时候,她不由得小声嘟囔了一句。

    “嗯”连城璧却是有点好奇了,“什么作案工具啊”

    “就是叫他变太监啊,叫他那么欺负”夏琬琰这才反应过来,她刚才好像说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她抬头看着连城璧,果真就瞧见了他戏谑不已的神情。“你,听到了”

    连城璧反问“你觉得我的武功有多低才会听不见”

    可恶,武功这种作弊神器的存在真的对她这个原本准备走宅斗画风的人很不利啊。这要是平常人,根本就听不见她在说什么的。可是现在,他却是听了一个严严实实,半分不差。

    夏琬琰心虚地眨巴着眼睛,“要不,夫君你就假装听不见”

    “转过去。”

    “嗯”

    连城璧伸手抓着夏琬琰的肩膀,将她整个人转了一下,“不要看过来。”

    “你要做什么”夏琬琰一脑袋雾水,不能够因为她说错了话,他就生气了吧

    而后,她听见了一声闷哼声,还没有反应过来那是什么,就已经被连城璧带着离开牢房了。离开之前,他自然是解开了那些狱卒们的穴道的。至于厉刚,他还是先晕着吧,免得太过于痛苦,撑不到第二天了。

    “夫君,你到底做了什么呀”夏琬琰却是好奇极了,怎么都想要知道。

    连城璧单手抱着她的腰在屋想要收缴了他的作案工具吗,我做了。”

    “”夏琬琰先是迷茫了以后,而后就反应过来了,“你你你,你阉了他”她没有听错吧

    连城璧笑了,“这不是你想做的既然如此,我便帮你做了。”不过是小事而已,既然她想做,他帮她就是了。

    夏琬琰的神情有点恍惚,“我以为这种事情,一般男人都不会做的,即便是对别人这样做的。”因为很容易想到自己身上,也很容易觉得生风。

    只是她怎么都没有想到,他倒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好像这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如此,倒是显得她大惊小怪了起来。

    连城璧突然停了下来,两人落在一个客栈的屋过了,你想要的,直接与我说便是了。”

    夏琬琰此时方才反应过来,“夫君的意思是,只要我想要的,你就会帮我做吗即便,非常不合理”

    连城璧只是笑着挑挑眉,并不回答她的话。

    可是他的态度,其实就已然算是一种回答了。夏琬琰更加恍惚了,“夫君,你这样很容易宠坏一个人的。”

    连城璧轻笑了一声,搂着她的腰,轻点脚下,两人离开了这个客栈的屋顶。“那又如何”

    她转过头看着他的侧脸,就那样痴痴地看着,也不知道到底在想什么。

    那又如何,那又如何,那又如何

    一整个晚上,这一句话就在夏琬琰的脑子里面来回打转。于是次日醒来的时候,她的眼下就有些青黑。坐在镜子前面的时候,整个人也都是有些恍惚的。

    “夫人这是怎么了”裁云有些担忧,“可是睡不好不如不要梳妆了,早点用过以后就再回去歇息歇息吧。”

    一旁的绣雨点点头,“是啊,夫人,今日也无事,不如继续休息吧。”

    夏琬琰眨了一下眼睛,而后才反应了过来。她点点头,“也好啊。”

    她昨天晚上根本就没有睡好,今天的精神头实在是差。哪里像某个人,在她身边躺着,睡得可香了,实在是气人。哼

    用过早点,夏琬琰回到了床上。大概是真的困了,一沾枕头就睡着了。在入睡之前,她总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可是她的脑子真的已经成了一团浆糊,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唔,阿姐说过,如果想不起来就不要想了,因为那一定是不重要的。所以还是先睡吧。

    等到连城璧练了武回来以后,却是没有能够在饭桌前见到夏琬琰。他转念一想便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等到用过早点以后,便回了房,而后果然看见了躺在床上的人。

    他坐在了床边,定定地看着睡得很是香甜的人,不由得笑了笑。“早知道你这样困倦,昨夜不如就帮你入睡算了。”说是这样说,其实他却也舍不得的。看着她因为自己辗转反侧难以入睡,心中那种欢喜难以言喻啊。

    其实连城璧也没有怎么睡,可是他到底内力深厚,根本就没有什么感觉。只是现下看着她的睡颜,倒是叫他也觉得有些困倦了。

    于是,他干脆换了外裳,抱着她也一起睡了。

    晨间阳光洒在窗棂之上,微风习习,满是岁月静好。

    只是对于有些人而言,实在是难以岁月静好。

    “大师兄,我们抓的人真的是萧十一郎吗”追命难得有些焦躁,“他居然口口声声说自己怀孕了,硬是要叫我们给他堕胎药,这像话吗”

    他们昨日果然从沈家庄抓到了萧十一郎,当时他们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了,脸色苍白,武功比起以往低了好多。于是,两个人没有费多少功夫就将人给抓起来了。

    而沈家的沈璧君虽然在一旁,可是她苍白着脸色不知道在想什么,都没有能够反应过来萧十一郎被他们抓到手了。没有反应就没有反应吧,无情和追命也不想节外生枝。

    只是在他们带着人临走的时候,沈璧君仿佛回过神来了。不过她也只是深深地看着萧十一郎,眼底似有千言万语,唇间却是不吐一言。而萧十一郎,也是同样如此。

    两人自然不会给他们依依惜别的机会,还嫌不够乱吗于是他们就赶紧带走人走了,在从沈家出来的时候,还有一干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就叫他们更为无奈了。

    如此也就算了,反正都已经将盗窃御赐之物的首犯捉拿了起来,目的达到便也就是了。谁知道,又出幺蛾子了。

    萧十一郎回过神来以后,就跟失心疯了一样,非要他们去给他买堕胎药。要追命说这不是扯淡呢吗,一个大男人没病没灾的,要堕胎药作甚他还怕他不知道有什么办法,会利用这个堕胎药自尽呢。

    毕竟世叔要的是活人,不是死人。于是,焦躁不已的萧十一郎又整了一出大男人怀孕的戏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