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妖兽
作者:王不过霸   洪荒吕布最新章节     
    “叮当叮叮”

    下邳城中,一处看起来快要废弃的演武场中,兵器碰撞之声不时传来,两道身影在这院落中辗转腾挪,战斗之激烈,不下沙场上生死相搏,而招式之猛烈迅捷,比之这世间多数武将犹有过之。

    一声脆鸣声中,周仓有些踉跄的倒退几步,呼吸已经有些不稳,看着眼前精神奕奕的吕玲绮,周仓苦笑道“少主,末将已非少主对手,今日不如就此作罢如何”

    “周叔莫要框我,你一直手下留情,莫以为我看不出来周叔分明早已迈入行气卷”吕玲绮收回银抢,看着银枪上坑坑洼洼的刀痕有些心疼。

    周仓回来时身受重伤,调养之时,吕布将三卷百战心经给他让他闲来无事照着看,也正是因此,周仓初时进境极慢,在榻上躺了三月,却也将吐纳之法练得精通,后来几次率部剿匪,在实战中顺利成长的便迈入了练气境。

    而吕玲绮也是早早得了吕布授意百战心经,却无奈无对战之人,吕布身旁之人,多是长辈,而且也颇为忙碌,赵云等人如今被吕布送入辰塔,更是数月未曾见面,最近也是刚刚迈入练气境不久,见周仓无事,便整日缠着周仓与她比斗。

    “少主精进神速,这再打下去,末将恐怕难以留力”周仓有些无奈,只能实话实说,吕玲绮进步太快,这再打下去,他恐怕很难再留力。

    暗中照看着这边的顾长生闻言有些失笑,这位周将军是位实诚人呐。

    “周叔莫要担心,就算有些小伤也不碍事,父亲不会怪罪于你”吕玲绮摆手道。

    “不行,末将怎能对少主不敬”周仓闻言,只是摇头,反正就是不能动真格。

    吕玲绮自小跟随吕布习武,养成几分军汉的豪迈,见周仓如此虽有些气闷,也不好强迫人家,只能惺惺作罢,恰在此时,一名将士快步进来,对着周仓一礼道“将军,下相传来急件,下相城北有妖兽作乱,吃了不少牲口。”

    “妖兽”吕玲绮好奇的看向周仓。

    “少主有所不知,最近几月来,偶尔会有深山老林之中出现一些妖精鬼怪,末将如今便是奉主公之命,清缴下邳到下相这一带出现的妖物,若是愿意与人和平相处,可以网开一面,但若是遇上吃人的恶妖,那便绝不容情”周仓一边让人牵来自己的战马,一边跟吕玲绮解释道。

    “这等只吃牲口的,依周叔说来,那便不算恶妖了”吕玲绮也让人牵来一匹战马,好奇道。

    “嗯,按主公所言,如今天地有变,万物可以修行,这些野兽草木初启灵智,懵懂无知,若只吃牲口还好,可以将之劝导向善,但若吃了人,那就绝不能留。”周仓点点头道“就如那猛虎吃人前,还有可能被驯服,但若沾了人血,便总会惦记着人肉,断不能留。”

    “还有这般说法父亲从未与我说过。”吕玲绮点点头,一副受教之样。

    “如今主公在下邳城外建有一营,有专人在其中教授这些启了灵智的妖兽学问道理少主,你这是”周仓说到一半,看着吕玲绮骑马跟在自己身边,愕然道。

    “与周叔一道去啊,玲绮也想看看那妖兽是怎般模样”吕玲绮本想去那教授妖物学问的地方看看,但脑海中一想,一名士子手持竹简,却是对着一群畜生教授学问,而那群畜生也不闹腾,乖乖的跪坐在士子面前,狼和羊并排而坐,虎与狗称兄道弟突然便失去了去看的兴趣。

    比起这个,吕玲绮更想看看这些妖兽的本事,她入行气境已有月余,只觉体内真气充盈,身轻力大,进境之快可说是一日千里,远非昔日那般一点点打熬力气可比,就如同所有学有所成的年轻人一般,她如今也很想知道自己究竟是个什么水平。

    “若周叔不答应的话,玲绮就自己去。”不等周仓拒绝,吕玲绮便笑眯眯的看着周仓道。

    周仓虽然跟随吕布已有多年,但真正进入吕布身边也就是最近几个月的事情,对于这位少主的性情还不是太了解,不敢断定她是否会真的如此做,为避免吕玲绮因此受什么闪失,一路上都忍不住嘱咐道“少主若遇危险,切不可莽撞。”

    “周叔放心,父亲一向教玲绮,谋定而后动。”吕玲绮一脸肯定的看着周仓道“周叔,你与我讲讲你在卧牛山时的事情,那些绿林黑话怎么说来着”

    周仓也不明白,为何这位少主对这些东西这么感兴趣,不过既然少主愿意听,他讲讲倒也无妨,毕竟从当年张角起义开始,周仓就是在绿林里面混的,哪怕后来投了吕布,依旧是身在贼营心在汉,反而是如今当了正规军,很多时候周仓都有些不习惯,尤其是昔日那些部下在救天子的时候几乎死光,身边没了熟悉的人,让周仓也有些憋闷,如今有个愿意听这个的,虽然双方身份悬殊,但周仓还是竹筒倒豆子一般,将自己知道的一些东西一股脑说给吕玲绮听。

    因为是救急,周仓这支人马都是人人配马的,从下邳到下相北,足有百里之遥,一行人这般一路策马狂奔,也终于在傍晚时抵达,妖兽自然早已经走了,周仓一行人也没想过当场能抓到妖兽,不过这处乡庄里已经有不少人在护卫,乃下相县尉。

    “周将军,不想这般快又见了。”下相县尉见到周仓,上来打招呼。

    虽然周仓如今也不过是个队率,但却是吕布亲卫的队率,如今又是每日奔波助州府除妖,明显有受重用之意,哪怕是县尉面对周仓都不敢怠慢,甚至言语间隐隐有处于下位的意思。

    “罗兄。”周仓点点头,翻身下马道“可有人见过那妖物的模样是哪种妖物”

    “是昨夜摸进庄中偷吃牲口的。”县尉摇了摇头道“最棘手的就是那妖物没有任何人见到过,是今日清晨人们才发现死了不少牲口,将军请看。”

    说着,张县尉对着一名贼曹招了招手,贼曹拎过来几只鸡。

    鸡已经被啃食了不少肉,生吃的,可能还带着羽毛,内脏没吃,血淋淋的。

    “这是什么咬的”吕玲绮拎起一只血淋淋的鸡,看了半天,觉得不太像畜生咬的。

    “这位是”县尉皱了皱眉,奇怪周仓怎会带着一个女子。

    “主公之女。”周仓接过鸡的尸体,仔细端详,随口道。

    “原来是少主,卑职未曾远迎,万望少主恕罪。”县尉吓了一跳,连忙道。

    “不必多礼,我亦是好奇,是以跟随周将军前来查看,县尉不必在意我。”吕玲绮还了一礼,除了吕布的亲信,在外人面前,吕玲绮还是很注重自身形象的。

    “这像是人咬的。”周仓端详了半天后,皱眉道。

    “人”县尉诧异的看向周仓“将军未曾看错”

    周仓点点头“当年太平教霍乱天下,万里荒芜,没有吃的,人见了什么都吃,人的齿痕跟野兽不同,平整,也无撕咬痕迹。”

    “那这个也是”县尉连忙让人将庄中养的一头猪给拖出来,黑猪,一边身子都被吃的只剩下内脏了。

    周仓蹲下身去看了片刻后,摇头道“这个却是兽类所为。”

    也就是说,昨晚来这里吃牲口的,不但有人,还有野兽,这是什么奇怪组合

    “一般兽类吃饱之后,短时间内不会再来,今夜诸位先在此处休息,明日再查探看是否还有其他线索。”周仓将四周看了一遍,包括庄子周围那些被咬断的篱笆,手臂粗细的木桩被一口咬断,这可不是一般野兽能做到的,不说力气,普通野兽也没这个脑子,最重要的是,被破开的地方不止一个,也就是说从不同的方向都有妖兽进来,换言之,这次面对的不是一头妖兽,可能是一群

    想想,周仓就觉得有些头疼,兽类启了灵智之后,可不只是更加聪慧,最重要的是力气、速度都比寻常同类强了数倍不止,别说寻常将士,就是周仓这种练气有成的战将,面对这些成精的妖兽都有些发憷,更别说一群了,这是徐州的妖兽都聚集在这里了吗

    县尉点点头,也只能如此了,当下众人收拾一下,借住在庄中,为了保险起见,周仓还命将士们三人一组,分批巡夜,以免今夜再遭袭击。

    嗷呜

    夜色下,远方依稀间能够听到有狼嗥之声此起彼伏,好似在相互响应一般,在夜色下连绵不绝。

    一夜无话,次日一早,周仓正带着人找寻线索时,却见一名县卫匆匆赶来,却是昨夜又有一个庄子遭到了袭击,牲口死了不少,而且这一次出了人命。

    这个消息传来,让在场的人面色都不大好看,他们很清楚这出了人命代表什么,沾过人血的妖兽,那是必须除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