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3章 钱玥(二)
作者:陶良辰   旧金山往事最新章节     
    这次来到新加坡,本就没什么要紧的大事。

    不急不慢和钱玥简单沟通完近况,就在香格里拉酒店的餐厅里,点了四菜一汤作为晚餐。

    考虑到这家酒店绝大多数股权在陈林芝手里,占股比例高达875,当然也就没必要让钱玥掏钱。

    虽说偶尔占点小便宜会让他觉得乐呵,但是钱玥这边情况特殊,能让她手里多留点钱,最好还是多留点钱比较好,免得碰到需要花钱的地方,又抹不开面子继续借钱,最后只能整天吃土。

    这女人狠起来确实厉害,一天工作十五个小时的活都敢干。

    早年为了存钱给弟弟治病,饿到差点营养不良,自从认识陈林芝之后,身体才慢慢健康起来,例如某些该有肉的地方二次发育,哪怕在新加坡,钱玥也属于比较少见的美女,悄悄打量她的目光不少。

    咖喱鱼头、炒萝卜糕、肉骨茶、辣椒螃蟹,外加一道白萝卜鸭汤。

    用白萝卜鸭汤泡碗白米饭,好吃到让陈林芝都胃口大开。

    服务员过来添饭时候,他见小伙子时不时瞥向钱玥,随后好奇问钱玥说“你来新加坡也有一段时间了,学校里追你的男生多不多以前就觉得你是个肉包子,容易让人惦记,现在气质这一块逐渐上去了,快要补齐你的短板,平时很受欢迎吧。”

    女人嘛,受到别人的关注总是会心情愉悦,钱玥同样不例外。

    她臭美道“那当然,收到的情书就有好几封,当面跟我告白的男生更多,出门吃饭途中都会有人跟踪我试图搭话。不过除了上课,我平时几乎不怎么离开宿舍,也把他们全都拒绝了,社团、其他活动这些我都不参加,总有人仗着有点臭钱,觉得我来自华夏就很容易追到手,以为我会看上他们的小礼物。”

    “也对,我的私人飞机你坐过,豪宅你也住过,眼界比其他人高出不少。为什么没想找个男朋友呢,年纪不小了,因为我”

    陈林芝故意调侃她,坏笑着问道。

    这话说的让钱玥没法接,她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泛红,支支吾吾道“以前吧,是因为我有弟弟,还生病了,上面没长辈帮扶,工作也不太好,不想耽误谁,跟我在一起会很累。后来认识你,我就专心学习提高自己,差不多就是这样子。”

    “因为我”

    陈林芝再次问道。

    他并没有给钱玥台阶下,反而刨根问底,不给对方避开尴尬话题的机会。

    果然。

    钱玥的脸顿时更红,尤其是耳朵,从耳朵一直红到脖子,咖喱味的鱼肉突然不香了,呛到她一阵咳嗽。

    咬牙切齿好半天,她才小声说道“就是因为你,满意了吧你好几次都对我那样子了,我怎么还能再找别的男人,虽然你当时有占我便宜的嫌疑,可我早就原谅你了,毕竟是我先勾勾”

    “勾引”这两个字,钱玥脸皮薄,实在是说不出口。

    陈林芝顿时笑了,每次调戏这姑娘,都不会让他失望。

    如果换成长泽绫,长泽绫只会抛个媚眼更加大胆,除了主动还是主动,哪会像钱玥这样娇羞。

    大概也意识到自己太不争气,钱玥见陈林芝笑得高兴,摆出一副恼羞成怒的表情,实际上丝毫没有杀伤力。

    继续吃饭,只听陈林芝突然叹气道“见面次数多了,聊的次数也多了,咱们好像快要成朋友,总让我不太好意思对你下手。有点愁啊,以前容易多了。”

    “”

    听完这句话的钱玥一脸问号。

    实在是没法接,难不成要说现在也容易,不妨胆子大一点

    她只装作没听见,埋头吃饭,红到发烫的耳朵,早已暴露内心真实想法,远没有表面上那么平静。

    吃完晚餐,当地时间才晚上八点多。

    陈林芝倒是没多想什么,钱玥却如临大敌一般,经常走神想着别的事情,脸上的红晕一直都没消退过。

    酒店里有电影院,也有sa和对外开放的健身房,问完服务员得知最近有一部叫做赌神的电影很受欢迎,索性带着钱玥去看电影消磨时间。

    蝴蝶的翅膀终究还是造成了很大影响,例如这部赌神。

    主演从发哥变成洪胖子,莫名就让陈林芝觉得很没代入感,少了点痞气和帅气,电影剧情也跟陈林芝印象里的那部赌神不太一样,年纪轻轻的配角华仔,倒是依然帅气。

    看电影时候,陈林芝握住了钱玥的手,能发现她手心里经常出汗,为了避免尴尬,只当没有察觉。

    偶尔还使坏,用手指在她腿上划过,以至于钱玥完全没心思看电影,光顾着胡思乱想了。

    两个多小时的电影很快播放完,钱玥终于面临不得不面对的抉择,她在离开观影厅的时候小声说道“这么晚,我再不回去宿舍就要锁门,出来之前没告诉我舍友我会去哪”

    “是吗,我读书少你别蒙我,都在读硕士了谁会管你,而且又不是内地大学,这地方的宿舍会锁门”陈林芝没安好心,盯着钱玥的眼睛问她。

    这姑娘本就心虚,大眼睛立马眨啊眨,二次扯谎道“锁啊,跟我以前的学校差不多。”

    “哦那没关系,你也说了,你们学校的校长很看重我,总不可能因为这点小事就找到你头上,今晚莫名觉得有点冷,想找个人帮忙暖床。”

    钱玥受不了这种程度的调戏,差点想要撒丫子逃跑。

    倒也不是抗拒什么,只不过太羞涩,紧张到脑袋几乎空白。

    实际上,两人之前也发生过一点无法描述的小故事,但当时陈林芝特别主动,反而更容易让她接受。

    而像今天这样征求她的意见,钱玥就傻眼了,丝毫放不开。倘若陈林芝什么都不问,只是自然而然去楼上,钱玥多半不会像现在这样紧张。

    她本就是个很没主见的女人,以前如此,现在也一样。

    鬼使神差走进电梯,又鬼使神差来到顶楼总统套房里。

    钱玥愣是没敢看陈林芝,等到房门关好后,她正想着说点什么,然而等回过神,已经被按在了墙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