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送战友!
作者:卓牧闲   老兵新警最新章节     
    玛璐璐班非法入境的案子,肯定归出入境管理大队管。

    而城东派出所明知道这个案子很麻烦,却主动提出调查清楚之后再移交,这一切都是有原因的。

    因为出入境管理大队的情况太特殊了,包括大队长教导员在内,全大队只有五个民警和十二个辅警,并且就大队长林杰一个男同志。

    如假包换的“娘子军”,平均年龄只有二十七岁。

    她们个个清新靓丽、英姿飒爽,平时的主要工作是在行政服务中心的出入境窗口办证,而不是办案,去年受理各类出入境证件及港澳台签注达到了十几万本。

    出入有境,服务无境

    她们面带微笑、热情周到,极具亲和力,拼的是服务态度,连续十年无投诉,获得荣耀无数,不只是分局的一道靓丽的风景线,某种意义上也代表着陵海区的对外形象。

    让她们这些可爱的小姐姐,来处理如此棘手的事,会被人家骂的

    可孙局交代的很清楚,如何查处本来就是出入境管理大队的职责,大队长林杰和教导员赵素素只能留下来跟黎兴旺一起解决问题。

    考虑到孩子才五岁,只能让冯太林先走。

    至于他涉嫌冒用他人身份证和协助非法入境的违法行为,过两天再处理,如果不出意外会被合并处以两千两百元罚款。

    冯太林哪里肯走,他泪流满面,抱着孩子跪在大厅里哀求。

    赵素素本来就兼分局的妇联主席,参与过“关爱留守儿童”、“爱心助学捐款”、“春蕾行动”等多项公益活动,先后过帮扶过六个留守儿童,被誉为“爱心妈妈”、“五好大姐”,是分局为数不多的省级先进典型。

    她只会帮助别人,从来没做过这种“拆散”别人家庭的事,见冯太林父子哭成了泪人,她心里别提有多难受。

    这个思想工作她实在做不下去,刚解释完涉外婚姻的法律法规,就找了个借口躲到洗手间里抹眼泪。

    这么下去会影响所里的正常工作。

    黎杜旺只能硬着头皮来了个快刀斩乱麻,让老徐老郭等人拦住冯太林父子,他和林杰一起先带玛璐璐班去办案中心。

    冯太林不知道妻子被送哪儿去了,加上孩子都没吃晚饭,只能在老徐老郭的劝慰下,先带着孩子坐王总的车回厂里

    赵素素追到办案中心,一起询问,申请拘留手续,熬到凌晨两点多才回家休息。

    大队长林杰负责办案,要准备法律文书,要向市局出入境管理支队乃至省厅出入境总队汇报,大队的日常工作不能因此受影响。

    第二天一早,她叫上大队民警小王,跟城东派出所的民警一起,把玛璐璐班送到拘留所,通知冯太林赶紧送几件换洗衣服和洗漱用品,便匆匆回到行政服务中心窗口。

    “赵姐,玛璐璐班的普通话说得挺好,看不出来是缅甸人,她非法入境的事到底是谁先发现的”

    “蓝豆豆她们先发现的,可能是怀疑玛璐璐班贩毒。结果蓝豆豆她们没抓,反倒被城东派出所的黎杜旺给抓了。”

    “黎教又是怎么知道的”

    “禁毒中队请他们的社区民警帮着从侧面了解情况,可能是上次被禁毒中队截了个胡,闹出了个大笑话,他们就想把胡截回来的,没想到玛璐璐班只是非法入境,根本没贩毒。”

    “他抢着做坏人,抢着做法海”

    “什么叫抢着做坏人,他跟我们一样是在秉公执法。不知道没什么,知道了就要按规定查处。”

    群众来办签注,必须微笑服务。

    赵素素连忙上去帮助人家,在自助系统上办完,微笑着把人家送走,才回到柱子边苦笑道“如果视而不见,如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肯定会被督察、检察院追责。”

    小王偷看了一眼正在对面巡视的行政服务中心杨主任,低声问“这么说必须遣返”

    “不但必须遣返,而且这个工作肯定是我们做。等省厅出入境总队跟南云出入境总队协调好,我们就要送玛璐璐班去南云。”

    “把人送到口岸”

    “你还想去缅甸”

    “我不想去,我就是问问的。”

    想到早上送进拘留所的那个女人是真可怜,小王又嘟哝道“蓝豆豆明明知道玛璐璐班是从缅甸来的,明明怀疑玛璐璐班有可能是毒贩,为什么不传唤,反而让城东派出所帮着了解,她肯定是在给黎杜旺下套,黎杜旺还傻乎乎的钻进去了”

    她和蓝豆豆是同一年入警的,长的比蓝豆豆好看,能分到出入境管理大队,工作也比蓝豆豆好。结果高大帅气的余文强,却不喜欢各方面条件更好的她,反而喜欢蓝豆豆。

    再后来蓝豆豆一路高升,先是副中队长,现在又成了中队指导员,经常跟领导似的到处开会,甚至坐在台上给各单位讲课,而她依然在行政窗口做“柜员”

    赵素素知道她跟蓝豆豆不对付,侧身道“蓝豆豆怎么可能会给黎杜旺下套,她们中队的工作性质跟派出所不一样,应该是不想打草惊蛇。”

    “什么不想打草惊蛇,她说起来是刑警,可这些年你见她办过案吗”

    “怎么没办过,前段时间她们不是刚破了一起大毒案吗。”

    “那跟她有什么关系”

    赵素素正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蓝豆豆居然打来了电话。

    “豆豆,我赵素素,什么事啊,好的好的,太感谢了我这就给林大打电话,如果林大没意见,我就通知冯太林去拘留所,让他见见玛璐璐班,然后跟他们当面说。”

    真是一个好消息

    赵素素连忙走进里面的小办公室,赶紧给大队长打电话。

    小王怎么也没想到说曹操、曹操就打来了电话,正准备跟进去听听到底怎么回事,又来了几个前来办理护照的群众,连忙露出甜甜的笑容。

    法海虽然让黎杜旺做了,但刚刚过去的这一夜,蓝豆豆并没有睡好。

    没想到一上班,韩昕就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她一刻不想耽误,经刘大同意赶紧给赵素素打了个电话,然后同刘海鹏一起匆匆赶到拘留所。

    赵素素来的更快,一见着二人就激动地说“刘指,豆豆,我们林大向孙局汇报了,孙局不但同意让我们跟他们当面说,而且表扬了你们。”

    “我们要什么表扬,我们就是想点力所能及的帮助。”

    “是啊赵教,我们不要表扬。”

    “我也要表示感谢,要不是你们帮忙,这思想工作我真不知道怎么做。接下来的遣送工作,我都不知道能不能顺顺利利完成。”

    “不说这些了,冯太林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到”

    “在路上,应该马上到。”

    发现一个非法入境人员,肯定是四中队的成绩,说明四中队的禁毒工作做的好。主动帮助出入境管理大队做当事人工作,一样是四中队的成绩。

    早上才知道这一切的刘海鹏很高兴,掏出手机看看时间“既然马上到,那我们一起在门口等等。”

    最头疼的事有望解决,赵素素比他更高兴,嫣然笑道“行。”

    蓝豆豆根本没想过什么成绩,只想着一个家庭不会因此被拆散,一个孩子不会因此失去妈妈,由衷地觉得“人形搜毒犬”这事干的漂亮。

    三人在拘留所门口等了十来分钟,冯太林到了。

    不等他哀求,赵素素就笑道“小冯,别着急,天无绝人之路,我们已经帮你们想到了解决办法。”

    “赵警官,您是说”

    “外面不是说话的地方,把身份证给我,一起进去说。”

    “好的,谢谢赵警官。”

    孙局亲自给拘留所打过电话,值班所领导已让民警把玛璐璐班带到了会谈室。

    虽然才分开了十几个小时,但对冯太林和玛璐璐班而言,真像是分隔了十年,二人一见着就相拥而泣。

    赵素素知道刘海鹏和蓝豆豆都是大忙人,不想耽误他们的时间,干咳了一声,说起正事。

    “冯太林,玛璐璐班,我昨天就跟你们说过,你们不是不可以光明正大的一起生活,而是要走合法的跨国婚姻流程。比如用合法护照入境,到相关部门办理合法的婚姻手续,也只有这样你们的婚姻才能受到法律保护。”

    “赵警官,您说的这些我们都知道,可玛璐申请不到护照”

    “别着急,听我说完。”

    赵素素把蓝豆豆的两个电话号码,轻轻放到他们面前“必须承认,你们想短时间内在国内生活不太可能,但你们可以在缅甸结婚,在缅甸生活。这是一位在缅甸的中国企业家的电话,他非常热心、非常帮忙,愿意给你们帮助。”

    不等冯太林开口,玛璐璐班就急切地问“让太林去缅甸,伟伟怎么办”

    “孩子可以一起去,不过小冯要带孩子先回老家公安局申请办理护照,反正到了缅甸之后,身份证、护照、结婚、工作,包括孩子入学都不是问题,这位周总认识许多缅甸的官员,他会帮你们想办法。”

    赵素素顿了顿,接着道“玛璐,你可能要跟我们先走,我们帮你送到丽瑞口岸,周总会安排人在那边接你。小冯,你和孩子办理好护照之后,可能要坐飞机直接去仰光,你们一家可以在仰光团聚。

    团聚之后办理身份证、护照和结婚证,可以要花一点钱,这点费用对你们来说压力应该不大。那边条件可能会比较艰苦,如果你们想长相厮守,那就先在那边生活三年,等三年之后就能通过探亲、旅游等方式回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