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因果
作者:旅心僧   我在南汉混日子最新章节     
    第十八章因果

    以前还在兴王府的时候,齐王倒是听人说过,汉国边关的将士,不管东南西北都穿着精良,武器和铠甲,都算是中原诸国精兵,齐王还曾感觉到自豪

    如今吉星看着伍彦柔身边,除了一两个士卒皮甲挺新,持着锋利的武器,其余人的身上,护甲看着都显得破旧,甚至连手里拿着的武器,都有些锈迹斑斑的架势

    这显然是长期军备不足,甚至是战事荒废,根本没有修缮的结果。吉星自然不会认为,这是伍彦柔在自己面前作秀,毕竟他们不知道自己会来只能说明齐昌府府库里,那些积存的兵器确实有问题

    如果下发了通知,自己突然要来巡视,一行随行护送自己的官员,有可能还会装装样子。今天完全是自己心血来潮,甚至往常还会子啊跑路,谁会料到面前这一幕,所以哪里有半分的隐瞒

    面对面前城下嚣张的悍匪,甚至直接对自己这个大都督挑衅,城楼上将士却只能是这种装备,此时吉星心里的憋屈,顿时就犯了嘀咕。不管自己是什么情况,真的却也无法不管这件事。

    毕竟皇帝刘晟有几个儿子,但是年岁都相对于极幼,齐王算是真正的皇长子。不管刘晟如何,作为齐王的自己,至少首先要保住自己先。

    显得这里之后,继续心里微微一动,随即看着伍彦柔说“虔州那边,有消息吗”

    “虽未有明显战事,但是偶有悍匪闹事,此次事由应该算是呼应”伍彦柔作为齐昌府校尉,对这些事情还是很清楚。

    毕竟如今马楚马殷诸子出事,中原就是偶尔有事传来,也隔离有着千山万水,所以岭南自也有些自己想法。

    前几年皇帝也算是春风得意,因为夺取了南楚外家之地。不过这两年唐国易主,闽地也陆续失守,被唐国和吴越所夺瓜分,弄得皇帝自然也是茶不思饭不想,带着了极度的忧患。

    “伍校尉,此事事后须彻查,胆敢前来府城闹事,想必不仅仅是城外悍匪,此时不论影响,朝廷和本王颜面何存”看着面前这个青年将军,吉星心里确实是有些羡慕,但是此时场面话还是摆出来。

    两年前的时候,伍彦柔还只不过皇帝身边,任职禁军的小都尉,甚至算是地位极低,禁军中的一个马军都尉。

    一次偶尔机会,随侍皇帝刘晟,陪同几个王子同行狩猎。据说因为齐王肥胖,骑马随行速度极慢,加上皇家猎场不泛猛兽,皇帝钦点十余个侍卫随行,保护齐王一起随行围猎。

    大汉高祖皇帝刘龑开始,皇家诸子均是文武兼备。皇帝刘晟当年也战功赫赫,就是齐王据说小时候,也算是文武兼修。

    吉星相信这些资讯不假,但齐王身体发胖后,诸般武艺早就荒费许久,打猎射箭自然差强人意。真的到时候输给诸位皇弟,难免面子上过不去。

    不过齐王极为好面子,不想在皇室和皇帝亲信面前,就此失了面子。偷偷让随行侍卫,替自己打猎充数。

    因为当时齐王还算得皇帝疼爱,这也是大家默认潜规则,毕竟不可能皇家皇室诸人,各个都会精擅骑射,找随行的护卫狩猎,也不算是违规。所以不管用什么手段,皇帝也不会太在意。

    恰好伍彦柔分配给齐王,他本来就武艺超群,十八般武艺更是一流。随行打猎对于他来说,完全就是小菜一碟。

    皇家猎场猎物诸多,根本不用伍彦柔炫耀手段,轻易替齐王猎杀野鹿和野猪。

    要知道野鹿跑的极快,野猪极为凶猛,就是天天打猎的猎户,也不一定可以成功狩猎到。得到这些猎物,齐王自然很高兴,认为伍彦柔会来事,自然对伍彦柔大为赞赏。

    本来这也只算是一个插曲,因为大家都知道,齐王平时在兴王府时就玩溺,性情乖张也有些喜怒无常,就算是伍彦柔早有耳闻,只不过也不敢放在心上。

    但是伍彦柔却也知道,齐王必然也久经王师教诲,作为皇帝的长子,就是一直不培养他做太子,至少也是接受这世上,目前当世最好的教育,所以自然有些默默认同。

    不过万万没有想到,齐王虽然小小年纪,偶尔听到有人说自己作假,便也知道笼络和收买人心,着实夸奖伍彦柔几句。伍彦柔因为接触齐王,自此得到的机缘,便在兴王府隐隐传开。

    当时不止一人在齐王身边,事情难免会传扬开。不过依照岭南局势,谁也不敢公开把事情宣讲,毕竟皇帝的手段依旧是在。但是自此坊间传闻,自然是沸沸扬扬。

    因为伍彦柔狩猎时表现,让齐王果然得到皇帝赞赏。齐王开心欢喜之下,亲自在狩猎完成之后,皇帝对狩猎论功行赏的时候,当面跟皇帝替伍彦柔说了好话。

    其中不免有一番文武兼备,运筹帷幄之能的说法。

    齐王因为自幼心性,平时很少会推荐人,居然建议皇帝启用伍彦柔,甚至想让伍彦柔,到自己王府去任职。不但令皇帝惊讶和好奇,就是让在场的皇亲国戚,和随侍官员都震惊不已。

    后来发生什么,许多事情不是齐王,和伍彦柔可以控制。但就是因为齐王这番话,使得伍彦柔从禁军里,一个小小的都尉职衔,果真自此得以华丽转身。

    这番机缘可能谁都没有想到,也当真令人称奇不已。虽然其中难免有别的原因,但是显然和齐王的真心推荐,自然难免有些关系,所以不得不说到因果。

    “如此当真有些奇怪了虔州那边没有动静,难道是龙南这边悍匪,私自行动不成”回过神来的吉星,带着一些皱眉对着伍彦柔说“边寨未破,这么多的悍匪,如何聚集,出现在府城下”

    “殿下分析,当真令末将佩服”对于吉星忽然说出的话,这个年轻的将军没有回避,而是也和颜悦色的首次抱拳。

    确实齐王实在有些让人看不上眼,所以伍彦柔来到齐昌府,看到齐王所作所为,甚至已经有些无奈。但是今日他隐隐感觉到,齐王似乎有些不同。

    具体哪里不对,他还说不出来,但是也谨慎的说着“末将也奇怪,咱们齐昌府地势险要,唯一可以通过的地方,也有边寨守卫,按理大股悍匪,正常是不可能出现的”

    “看来,不但,边寨有问题只怕这些悍匪,应该平时在府城,甚至是府城附近的州县,一定有着栖身之所,或者联络的某些方式”吉星的思维自然知晓,这事自然不简单,所以淡淡说出来。

    敢当着伍彦柔这么说,更因为这伍彦柔,还有另外一个微妙的身份。那个身份和皇帝有些关系,使得他自己不能顺杆乱爬。自己也不能和他走的极近,不过有事却可以直接说明。

    这时感觉到伍彦柔的回复,让人心里确实有些玩味,于是吉星便说的直白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