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章 香火成神法
作者:老堂   我在大明得长生最新章节     
    当然,皇帝并不是天帝的儿子,后世人都知道,但是备不住这时代的老百姓不知道。这时代的老百姓真就当皇帝是上天的儿子,是神的儿子,死后还有阴司龙庭什么的,信的真真的。

    这可就难为白莲教了。

    我白莲圣教走的是众神寂灭,唯我独神的香火路子。

    可是这帮村夫愚妇倒好。一边信着我白莲圣教,一边仍然信着皇帝是上天之子。就是死了,也可以在阴间为帝君。

    这可就坑了。

    这样的信仰,她还怎么成神。

    所以造反吧。

    只有推翻了皇帝,由他们自己坐上去,才能完成“独神”,佛母与天子合二为一。反正他们想来想去,是没想到其他的方法。

    于是,这一反便是上千年。

    最接近成功便是元末这次,差一点儿便是明王治世,可偏偏让朱元璋摘了果子,所以他们只能接着反。

    这已经是不可调和的矛盾。更不用说到了朱元璋为了对抗白莲教,还大封城隍,搞出了一大堆的神,简直是坑死了他们,不让成神啊。这仇也就结的更大了。

    这么大的仇,一个朱明王朝的读书人真的会放了自己吗

    嗯,倒不是没有可能。因为他是一个卑鄙小人。为了胜,连女人的天葵绳,他都拿来用。为了自身的利益,放过自己,也不是没有可能。

    “说吧,你想要什么,才会放本座走。”佛母说。

    “我要你的成神法。”

    “而且谁说会放过你了。”

    许玄就奇怪了。

    你骂我“卑鄙”也就算了。

    我夺了你的法,然后再放了你,等你报仇

    你这是多看不起人,当我有多蠢啊。

    我当然是夺了你的法,灭了你的元神与那使者。这样你们只会知道自己的元神分身死了,其他什么都不会知道。

    这么安全的法子,我不用。我会放了你

    想什么呢是我蠢,还是你蠢

    “你要杀我,还想得我长生久视之术。”

    佛母觉得自己又被侮辱到了。

    “你会同意的。”

    许玄一边说,一边命令五小再开神域。毕竟逼问啥的,还是关起的门来干更好。

    当然,许玄不用关门,他直接有五小的神域。

    神城开,许玄便拿着黑绳的头,一边向使者的身上伸去,一边说“你是可以躲在紫府之中,就是不知道这黑绳插脑,是不是可以伤害到你”

    那佛母听的都有些懵了。

    她没在许玄身上感应到任何的戾气,却没想到这人不仅是卑鄙下流,还这么的心狠手辣。

    真的是人不可貌相,佛母有些犹豫要不要交出秘术。毕竟生不如死,她还是懂的。

    许玄用绳子威胁佛母,见她没啥反应,想也不想就把黑绳插入使者的口中,同时说道“哪怕黑绳伤害不到你,我也可以把这使者杀了,把尸体投在粪坑之中。你如果没有能力脱出粪坑,就只能是看着尸体腐烂生蛆,一点点”

    好吧,这真的是够恶心的。

    如果佛母再不出声,许玄自己都说不下去了。

    到时候他只能离开考场请锦衣卫出手了。

    在施刑上,锦衣卫才是专业的。

    然而,许玄觉得恶心,佛母徐双更加觉得恶心。

    许玄至少有上一世的记忆,各种尸本生蛆,没见过真的,电视电影中却多的是。

    看的多了,多少有点儿抗性。

    可是佛母,一直是高高在上。平日里也是香汤沐浴,就是拉臭臭,也有专人侍候,香巾檫屁屁啥的。

    现在她不仅听的恶心,更是真的恶心。

    那绳子,天葵所制,就这么插在口中。

    甚至由于唾液,化了,吞下的一些。许玄再说什么尸体、粪坑、生蛆,佛母当场就恶心的吐了。

    但是由于绳子插入口中,吐出的呕吐物根本没有出口,直接就让绳子压了回去。

    那感觉就像是自己把自己吐出的呕吐物又吞了回去似的,佛母当场就面色惨白,受不了了。强忍着恶心,急急开口说“把该死的绳子拿开”

    许玄看到了佛母的状态,玩心大起似的撇嘴说道“我拿开绳子可以,但你不许吐我一身。你吐出多少,我就会灌回去多少。你知道,我是做的到的。”听着许玄的威胁,佛母更加想吐了。

    但是,她又怕许玄真的再灌回去。所以,她做出了许多人都会做的事到了口中的呕吐物,她自己又吞了回去。

    面对许玄的威胁,那呕吐物似乎一下子变的一点儿也不恶心了。

    看着佛母控制使者把呕吐物吞了回去,许玄抽出了绳子。

    “你是谁”佛母一脸的怒容说道。

    如果她早知道会有生不如死的折磨,她肯定更愿意与许玄死过。

    许玄听她问自己的名字,许玄下意识的拉了拉自己的蒙面。

    幸好自己有蒙面。不然鬼知道她是不是有什么法门把自己的样貌传出去。

    所以许玄想也不想,就又把自己的蒙面拉高一些。说道“怎么你还想报复不成你知道我是谁吗”

    “本座不知道”佛母咬牙切齿道。

    许玄不仅蒙了面,鼻子上还插了棉花。她又没见过许玄,哪里认识他。

    不过这一回,她是绝对记住许玄了。

    如果朝廷的人全都这么卑鄙无耻的话,怪不得没人知道朝廷的底牌了。

    许玄认真看着她,口口声声说自己“卑鄙无耻”

    嗯,她果然是不认识自己的。

    不认识好啊。

    许玄让五小为他带进来纸与笔。

    许玄笑道“怪不得你们造反总是失败,连知己知彼都做不到啊”

    许玄摇了摇头,满心的欢喜。

    他就喜欢这样的。随便敲诈,还不用担心她报复。因为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哪个。

    佛母确实不懂什么“知己知彼”。佛母说到底就是个女人罢了,除了信仰,从来没有学过兵法。

    知识,不学就不会知道。

    但是佛母这一回绝对是非常想认识许玄的,只见嘴唇哆嗦着说道“你是谁,想从我这得到什么”

    许玄咧着嘴,又向上拉了一下蒙面,说道“我说过了。法术,教我香火成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