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摄魂魔音
作者:凰中鲤   此子与我有缘最新章节     
    杨丰语这句话出口,客厅中的气氛一变。

    再不复之前的悠然祥和,而是有些剑拔弩张了。

    那些乐师、舞女们倒也知趣。

    一看情况不对,他们就乐声停止,舞蹈谢幕,流水般的退了出去。

    只剩下杨丰语与苏缘在这边,隔着放满珍馐美食的案几对视。

    半晌,苏缘突然轻笑一声。

    “杨公子出身显贵,锦衣玉食,怕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我不过做点小买卖,维持个日常开销而已。又招谁惹谁了呢”

    看着苏缘满不在乎的样子,杨丰语开始声色俱厉。

    “可那是违禁物资,于国法有违,于百姓有损,于天理有所不容”

    眼见此人扣帽子这么熟练,苏缘也毫不相让的反击。

    “不过是些低等修行物品而已,违禁,违禁,违的是谁的禁”

    “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官方、宗门、世家公开贩售,那是天经地义。怎么到了我这里,就成了天理不容了呢”

    杨丰语冷哼一声。

    “任你巧舌如簧,国法就是铁律。咱们同学一场,我也敬你是条汉子,所以请你欣赏歌舞,品尝琼浆美食。等你吃饱喝足,就请去郡府大牢里安歇去吧。”

    “郡府大牢”苏缘毫不在意的笑笑“杨公子想在青阳城一手遮天不成你可知武院的学员保护条令”

    闻听“学员保护条令”,杨丰语眉头一皱。

    看到他这个样子,苏缘心中大定。

    他敢去掺和违禁物资的事情,自然不会只凭借侥幸心理。

    如果真的被发现了,这学员保护条令就是退路。

    所谓学员保护条令,是武国各地道院、武院同官方签署的一项约定。若是学员违背国法,可以申请所在院校保护。

    在武院介入并依据校规对事情进行裁定之前,官方不能对被保护的学员采取任何强制措施。

    这项条令签署的初衷,是为了防止一些世家子弟利用社会资源迫害学子。

    此时,它就成了苏缘的挡箭牌。

    这项条令当然不能够帮助他免于问责,但是可以给他拖延足够的时间。

    有了这个时间,好大哥那边就能够做出反应,帮他摆平此事。

    事实上,牵扯违禁物资的生意并不是苏缘的。

    他只是喝点儿汤水,好大哥占的才是大股。

    只不过人家是刺史之子,不方便与此事有所牵扯,所以才让苏缘顶在前头。

    当初合伙做这份买卖的时候,人家就已经把利害关系讲的通透。

    苏缘也是眼馋那白花花的银子,才不惜犯险。

    这是他自己的选择,他自然也愿意承担后果。

    而且,好大哥早就给他面授机宜,把万一东窗事发的后续处理手段交代清楚。

    申请学员保护条令只是第一步。

    第二步,就是向苏景兰求救。

    苏家身为白沙县修行世家,是有着官方授予的修行物资专营额度的。

    只不过这些额度由家族高层把持,根本不可能分到苏缘这里。

    可苏缘若是出事,苏家却能给他担保背书。

    只要向官方证明,苏缘所贩售的是苏家额度内的物资即可。

    当然,家族自有秩序,不可能任由子弟扯虎皮在外面胡搞。

    可是家族同样护短,一般这种情况通常都是先把人捞出去,然后族规家法处置。

    苏家一出面,就能把国事变成家事了。

    苏景兰就是能完成这一番操作的关键纽带。

    不过,不是苏缘肯挨家法,这件事情就能彻底解决了的。

    申请了保护条令,武院自然也会介入。

    他还要面对武院的问责。

    关于这一方面,就要靠着好大哥从中斡旋。

    如此,就能把方方面面都摆平了。

    原本,苏缘还是小透明的时候,他最怕的是家族的那顿板子。

    现在他自以为是龙门考大热门了,家法也不放在心上了。

    所以,面对杨丰语的质问,他有恃无恐。

    就一个态度。

    是我干的,你又能把我怎么样

    若是以前,他可能还担心,人家万一不顾保护条令,先拿下他把罪名坐实,他要怎么办

    可是现在嘛,他早已非昔日的弱鸡苏缘。

    侬要敢不守规矩,额就敢不守规矩。

    匹夫一怒,管你什么郡守不郡守

    苏缘吃喝照常,一副浑不在意的样子。

    那神情气势,让杨丰语险些怀疑犯法其实是他自己。

    看到苏缘这个样子,杨丰语也失去了耐心,直接揭开底牌。

    “苏兄弟,不会以为申请了学员保护条令就能够安然无恙吧或者你觉得你所在的家族能够帮你脱罪”

    “你知道吗,你这一次涉及的违禁物资,其他的倒也罢了。可是偏偏有一大批血樱草,那可是天罗教的妖人用来炼制狂血丸的主材料。”

    “事情一旦牵扯到天罗教,无论学院,还是朝廷,怕是都要从严论处。而且血樱草乃是违禁物资中的禁忌,根本不可能授权给任何家族专营。这罪名,就算你家中长辈出面,怕也兜不住啊”

    随着他的解释,苏缘终于停下了筷子。

    血樱草的事,苏缘根本不知道。

    如此,就有两种可能。

    要么是姓杨的栽赃陷害。

    要么是好大哥在假期捣鼓的事情,还没来得及同他说。

    无论是哪种可能,他现在都得撑下去。

    “哦血樱草我还真不曾听说过。你说会不会是城内的天罗教探子,知道了我坏了他们事,所以栽赃陷害我啊”

    听他这样胡搅蛮缠,杨丰语不由头痛。

    那血樱草前天就已经查获,他今天才坏天罗教的事情。

    难不成那天罗教探子还会未卜先知

    他干脆的从桌下拿出一份卷宗,递给了苏缘。

    里面一应巡查过程,缴获账目,人员口供,都记录的清清楚楚。

    尤其是血樱草的事情,记载更是详细。

    苏缘翻看了一下,就基本排除了栽赃陷害的可能。

    因为其中一些账目记录手段,是他那“优顺通”所独有的。

    涉及的违禁物资,也都用一般常见商品做代号来替代。

    如此做,是为了账目上没有把柄。

    血樱草,按照优顺通的编译规则,代号正是雪花茶。

    从卷宗上来看,还真的在他店铺里卖了十来天了。

    好大哥啊好大哥

    这一回你可坑的兄弟不轻。

    苏缘翻动卷宗的时候,那杨丰语继续说话了。

    “怎么样,是不是触目惊心”

    “不过我看苏兄弟光明磊落,实在不像作奸犯科之辈。”

    “苏兄弟若有难处,不妨与我所说。”

    “比如说以苏兄弟资源,在郡城中应该很难搞到这么一大批血樱草吧”

    “你可是受他人蒙蔽,才走上这条路的”

    “若这件事真的有主谋,胁从者的罪过就要轻的多。”

    “甚至我就可以出面,帮助兄弟把这件事抹了。”

    啪的一下,苏缘合上了卷宗。

    “杨公子不必多言,这件事我不想多说,按程序走吧”

    呼的一声,杨丰语站起身来。

    “苏缘到现在你还执迷不悟”

    “你就甘心像傻子一样,白白被别人给利用”

    “人家吃大头儿,拿大头儿,到最后连手都不脏可是你那”

    “如此罪名,你怕是连龙门大考的资格都要被取消”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你那忧顺通背后,到底是谁在主使”

    说道最后一句,他的语气变得低沉诡秘。

    好似直击苏缘的心底。

    真气秘术摄魂魔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