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一:霸总追求(攻略那个女助理...)
作者:雪默   当粉红文男主穿到大绿江最新章节     
    其实在问话之前, 陈燕辞心里多少有点底,所以从男人嘴里听到吴明亮这个名字后,也就没太大意外, 让他意外的是, 在这件事里, 任以琳居然也不无辜,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和吴明亮搭上线,知道吴明亮这个计划, 还准备等着陈燕辞药效发作, 好主动献身。

    知道这个后,陈燕辞差点没恶心坏了, 心想前一晚他把任以琳伤到了,她也不算冤, 谁让她心术不正,出来当个搅屎棍。

    不过这个任以琳也是很可以,以前明明一副高冷的女神范,任陆丞东怎追都不为所动,这次回国, 居然就从神坛下来来了, 也不继续吊着陆丞东了, 改成倒贴, 被拒绝后还不放弃,一副非他不嫁的模样,这转变也太大了点。

    陈燕辞想想就觉得好气,就算是o界大男主, 他也很挑食的好吧,不是随便什么肉都能吃的

    他现在是一心一只想吃容意的肉, 可是那么香的肉,居然因为药性,被他躺尸躺过去了,这让他有点无法接受,这打击实在太大了

    不过如果不是因为药性,他估计到现在还没吃到肉,这么一想,他也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哭了。

    找到罪魁祸首就好办了,陈燕辞也不着急,像吴明亮这种劣迹斑斑的人,陈燕辞有的是手段对付他。

    陈燕辞不是真正的陆丞东,他不会犯法,但他的道德观没那么强,很多手段,陆丞东作为正派人士,不屑去做,但陈燕辞可以,只要他觉得解气,觉得爽,他就乐意去做,怎么顺手怎么来。

    平常别人不惹他就算了,惹到他头上,陈燕辞也不会认怂,大绿江系统只是限制他吃肉,其他倒是不会管,这点陈燕辞已经是摸得透透的。

    容意在家里休息了一天一夜,还擦了点药,情况才好一些,她现在都有点不敢回想,那一整晚她是怎么熬过来的。

    以前看小说里面提到,床上运动做到那里受伤的,她还觉得太夸张,毕竟男人也是人,又不是超人,怎么可能做那么久。

    可那晚,被下了药的陆丞东,就真的跟超人似的,一直处于亢奋状态,但他那里亢奋了,身体却没什么力气,只能是容意主动,一晚下来,容意感觉自己全身都要废了。

    提着一口气,一直熬到回家,往床上一躺,就躺了一天一夜,期间肚子饿都是点的外卖,幸好她把男人赶回去了,不然两个病号往那床上一躺,也不知道要谁照顾谁。

    不过男人没在身边,骚扰微信却是源源不断地发来,看来他也是很介意那一晚的躺尸状态,一直跟她解释,他说挺持久的,而且会的花样也不少。

    容意看着那些带着黄腔的信息,觉得好气又好笑,他持不持久,她是最知道的,又不是没做过,不过男人说的花样多,这一点容意却不敢苟同,他们以前大多时候都是用那最传统的姿势,从开始到结束,都保持一个姿势的,哪来的花样

    不过容意还是觉得,这样急于解释自己能力没问题的陆丞东,还挺可爱的,这样的陆丞东,让她觉得鲜活,没有距离感,也更容意接近。

    容意想,或许这次,他们是真的能好好谈一次恋爱吧。

    周一,容意没有去公司,而是买了束花,一早去了医院。

    任以琳还在医院,身体没有什么大伤,就是摔倒时磕到头,医生让她住院两天观察一下,当晚是钱家那边安排将人送过来的,毕竟是在钱宝儿的生日趴上出的事,他们理应处理。

    而任以琳是因为陆丞东受伤,指望他本人来探病,那是不可能的,陆丞东有多不喜任以琳,容意知道,不过容意还是想来走一趟。

    钱家还算大方,给任以琳安排的单人病房,容意进去的时候,任以琳正在看手机,想是在跟人聊天,脸上带着笑,不过在抬眼看到容意后,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

    “你怎么来了”任以琳的话带着防备。

    容意将花束放到旁边的柜子上,说“我来看看你。”

    任以琳明显不待见容意,在知道容意是陆丞东的现任后,任以琳不可能对她有好脸色的,她轻哼一声,说“看什么看我笑话吗”

    容意整理了一下花束,闻言回头看她,平静地说“你非要这么认为,也行吧。”

    “你”任以琳瞪眼,觉得这个容意就是故意来气她的。

    容意看到旁边有张椅子,便拉过来,放在一个与病床不远不近,又刚好说话的位置,然后从容坐下,对任以琳说“我其实挺好奇,难道你没看出来,丞东并不想和你接触。”

    任以琳咬牙,有些气急败坏地说“原来你不是来看我笑话,你是来示威的。”

    容意看着她,眼神淡淡,“你知道我说的是事实。”

    任以琳瞬间有一种被看透的狼狈感,她瞪了容意一眼,随即撇开头,说“你才跟他好多久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我出国以前,他对我多痴心,身边的朋友都知道。”

    容意不为所动,她只是问“既然这样,你当初怎么不好好珍惜”

    任以琳一下就被问住了,当初她为什么不珍惜可能是太年轻了吧,觉得别人的喜欢都没那么重要,她自己开心才是最重要的,她不想那么早被束缚,天大地大,她还没玩够,谁又能想到,几年的国外经历,让她明白,曾经的那些单纯喜欢,是多么美好,多么难能可贵。

    可惜,她再也找不回来了,任以琳觉得挺不甘心的,曾经的陆丞东,是有可能属于她的。

    容意看出她的失落,但她并不同情,说“你也说了,那是以前。”说到这里,容意站起身,上前一步居高临下看着她,说“你们以前怎样我不管,现在我和他感情稳定,你再插一脚就很不适合,这次你的小心思,我可以当不知道,但如果还有下次,任以琳,我肯定不会轻易罢休,不信的话,你可以试试看。”

    任以琳被她的气势镇住了,她万万没想到,一个只是脸长得比较好看的女助理,居然会有这么强的气场,竟让她有点腿软。

    任以琳也不是善茬,立即怒斥道“你算什么东西,敢来威胁我”

    容意深深看她一眼,语气寡淡道“你好自为之吧。”

    说完,她便转身离开病房了,身后还有任以琳难听的谩骂,但这些她压根不会在意,老话说了,会叫的狗不咬人。

    刚走出医院,容意便接到陈燕辞的电话,问她去哪了,怎么这个点还没去公司,是不是身体还不舒服,容意听着他关切的话,心里暖暖的,说话时声音都放软一些,说“出来办点事,现在就回公司。”

    “那你快点,想你了。”陈燕辞情话张口就来,有点撒娇的意思,听起来怪怪的,但又觉得可爱。

    容意轻笑着应了一声,挂断电话,去停车场取车的路上,电话又响了,容意拿出来看一眼,随即皱眉,是董事长身边的方特助。

    容意点了接通,“方特助。”

    电话那头方特助和她打招呼,然后才说“董事长想见你,让你去陆宅一趟。”

    容意面色沉了沉,问“董事长有说找我什么事吗”

    方特助说“我也不清楚,他没跟我说。”

    “好的,我知道了,现在过去吗”“是的。”

    挂断电话,容意回到自己车里,想了想,她给陈燕辞发了微信,“董事长让我现在过去陆宅,他想见我。”

    陈燕辞几乎是秒回的,“别去,你知道他要干什么。”

    容意勾着嘴角,说“是给我一张支票,让我离开你吗”

    陈燕辞“有可能啊,就我爸那种做派,做出这种事很正常的。”

    容意,“他给的话,我就收下吧。”

    陈燕辞没好气地发了条语音,说“收下支票,然后呢听话乖乖离开我吗”

    容意想了想,打字,“然后拿着支票,带上你一起离开。”

    陈燕辞这次回复的时间有点长,说“那也行,既然想到带我走,是不是说明,我已经追到你了”

    容意没想到他脑子转得这么快,于是说“当然没有,我带你一起离开,就是为了让你继续追求我。”

    陈燕辞

    容意赶到陆宅的时候,陈燕辞已经比她先一步到了家里,正坐在客厅沙发,跟陆爸爸大眼瞪小眼的,见容意进来,他才笑眯眯地对容意招招手,示意她过去坐。

    容意心里还是有点紧张的,恭敬地跟陆爸爸打了声招呼,才走到陈燕辞身边坐下。

    陆爸爸对容意的通风报信很不满,容意进来后,他也没个好脸色,“我没让你通知他来。”

    这原本该是一个单边碾压的局面,在陈燕辞的加入后,就变成双边对峙,这让陆爸爸很不高兴,脸阴沉阴沉的。

    容意想了想,说“如果董事长是想谈一谈我和丞东的感情问题,我觉得他有知情权。”

    陆爸爸冷哼,“牙尖嘴利。”

    陈燕辞没什么耐心地听着,听到这里,他忍不住打断陆爸爸的话,对陆爸爸说“拿出来吧。”

    陆爸爸一愣,不明白他这唱的又是哪出,就问“拿什么”

    陈燕辞一副你很不上道的样子,说“你事先准好的支票啊,拿出来吧,我得看看金额是多少,太少的话,我会觉得没面子的。”

    陆爸爸

    容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