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四章 恩威并施平黔州,诸家头人尽入彀
作者:贪狼独坐   明朝大纨绔最新章节     
    “大人!大人!小的有秘交代!小的有秘交代啊!!”

    那跪倒在地上的阿扎脑袋“砰砰砰~”的磕着,大声道:“小的是被人蒙蔽!并非对抗大明啊!!”

    这话一出口顿时杨和安荣贵的脸色狂变,卧槽尼玛!这狗犊子分明是要咬人出来垫背求活啊!

    “阿祖~宋阿祖,救救我啊!救救我啊!!”

    宋然则是冷哼一声道:“现在知道叫老夫‘阿祖’了?!刚才你可是叫老夫‘老狗’的!!”

    “欧阳烈,先提到他一边审讯。”

    那胖大的汉子轰然应道:“喏!!”

    随后拎着这阿扎便嘿嘿的笑着走到了一边去,而这个时候国防军军卒们又传来了一阵欢呼声。

    没一会儿便有军卒抱着账本跑过来,气喘吁吁的冲到了毛锐马前行了了一个军礼。

    “报告!将主,某找到了那生苗的账簿!请过目!”

    毛锐哈哈一笑一个片腿下马,先是回了一礼然后拍着这小伙的肩膀笑着道。

    “好后生!记你一功,回去让你们哨正把你名字报上来!”

    这后生激动的大声应道:“是!!”

    “让弟兄们别把人弄死、弄残了,这黔州筑路还得要人呢!”

    毛锐看他们一顿踹打,赶紧让人下令:“他们要死也只能死在工地上,不然白瞎了!”

    这话听得杨、安荣贵和诸多头人们一顿寒毛竖起,大爷啊!您这比黑心包工头都厉害啊!

    抄没行动进行的迅速而彻底,杨和安荣贵浑冰凉的看着这些个国防军军卒如同积年老匪一般。

    三两下的就从地窖里面拽出来藏着的男女,一顿抽打扎捆起来送上囚车。

    又或者是查抄出一个个大袋子装着的粮食、金银、朱砂……等等物资,咧嘴笑着让登记好放车上。

    毕竟这是六千多人的寨子,查抄出来的好东西还真是不少。

    仗只是打了不到一个时辰,查抄却花了两个时辰才堪堪完成。

    至于这寨子,毛锐倒是没有让人直接毁掉而是就这么丢在这里。

    只是命人回头勒石为功摆在这里,上曰:“弘治十四年总兵官毛锐灭叛匪生苗阿扎于此”。

    随后便一挥手,带着人隆隆收队回军营了。

    诸头人们现在不厉害了、不牛批了,一个个夹着腚眼儿都不敢多放一个。

    生怕一个表不对就把这位毛大人给招惹了,那是破六千多人城寨半个时辰都不用的啊!

    看看那生苗阿扎,好歹也是这黔州的一方人物啊!

    如今一大家子全跟丢死狗似的塞车里,凄凄惨惨的要被拉去筑路。

    早有骑兵隆隆的打马回营准备庆功宴了,来的时候算是轻车回程却拉了一大堆人和东西。

    甚至还得留下一部分人看着剩下的东西,大车都拉不完了。

    天色全黑下来,打着火把众人才堪堪的回到了军营。

    营地里早已经准备好了庆功宴,杨、安荣贵等人则是带着比哭都难看的笑容被邀请到了庆功宴上。

    张小公爷却没有去什么庆功宴,而是在和新任的贵州布政使王轼王用敬饮茶。

    “督抚大人的意思是,司律部、户部将会全面的登记丁口田亩?!”

    王用敬甚至有些不敢相信的望着张小公爷,呐呐的道:“那些土官,怎肯愿意啊!”

    马车里,小周管家秉承了张小公爷的意志没有如同以往一般刻意的奢华。

    但这种奢华是更显低调的,比如这具烧炭的厚黑陶离火纹烧炉。

    看着它就是个黑陶炉子而已,实际上这可是北宋年的古物。

    本藏于粤北那死鬼童商童成家里的玩意儿,他自己都舍不得拿出来烧用。

    小周管家当时一见这玩意儿便寻来户部的人,然后让人估价。

    估是七百五十两,小周管家直接掏了一千两——咱张家不缺这点儿银子不占便宜。

    “他们会愿意的……”

    张小公爷笑眯眯的望着王用敬,轻声道:“明大人可与本督一并与他们吃个饭……”

    “本督相信,他们都是深明大义的人呐!”

    必须深明大义,必然深明大义!

    杨现在就深明大义的拉着路过的小周管家不松手,痛哭涕零的要把自己的田亩交予国朝。

    边上的头人们感动的直颤抖,都说我家大人深明大义我们也不能怠慢啊!

    回头就把寨子里迁出来让国朝登记丁口,必须登记啊!不然对不住我们拳拳忠心呐!

    小周管家笑吟吟的跟这些黔州赤胆忠心的国朝土官们表示,他们的意见自己一定带到的。

    安荣贵可不是杨这样没有路子的,这家伙别看他粗豪实际上还是蛮有心思的。

    虽然安荣贵看不上宋然,但两家毕竟联系比较多于是安荣贵自然是找到了宋然。

    “旁的不说了,从前都是某的不是!某与你赔不是了……”

    安荣贵艰难的低下了头颅,叹气道:“看在你我两家世交的份上,便救安家一救罢!”

    今天对于安荣贵来说是他这辈子活到现在最漫长的一天,阿扎寨前的那半个时辰……

    是他长这么大以来,过的最漫长的半个时辰。

    宋然看着安荣贵亦是默然,其实从刘淑贞之后两家的交往就逐渐的变少了。

    主要是安家主打的是武力,一直琢磨着扩张自己的武力。

    在这方面宋家却走的是相反的路线,他们一直在强调文治、致力拓展文治。

    理念的不同导致的是两家不同的结果,之前安家似乎是走对了。

    但如今看来他们才是真正的走岔了,宋家如今却得到了最大的实惠。

    “其实不必这么紧张,如果张小公爷打算下手的话根本就不会做这出‘杀鸡儆猴’。”

    宋然到底是读的书比安荣贵要多,一下子就看出来了张小公爷的用心。

    “这几你只需要记住,无论有任何事小周管家找你都要照做!”

    望着安荣贵,宋然一脸严肃一字一句的道:“千万、千万不要自作主张!!”

    安荣贵现在哪儿还敢自作主张啊?!赶紧点头称是……

    军营内没有给杨他们留宿,很直白的在吃的差不多后就让他们滚蛋了。

    但这对杨他们来说如蒙大赦啊,要真留在军营里他们睡得着才怪呢!

    尽管回去了,他们其实照样睡不着。

    尤其是临走前小周管家笑吟吟的将他们送到了寨门前,告诉他们明张小公爷请他们饮茶这事儿。

    一水儿的头人们就开始满心忐忑了,这真是泪流满面啊。

    傻子也能猜到了,明那是茶无好茶要狗命啊!

    想到数百年祖宗的基业到自己手上,可就得拱手送出去他们能睡得着才怪。

    但甭管睡得着、睡不着,这早上是还得起来的。

    一水儿的头人们看着杨、安荣贵也是顶着黑眼圈便知道,昨晚其实谁都没睡着。

    唉声叹气的互相打了个招呼,众人沉默的顺着城门往外走。

    城外的工匠们已经开始丈量规划路线了,首先就是军营往金筑城的路线。

    由金筑城门前开始一堆堆昨天刚刚抓回来的生苗们,凄凄惶惶的啃完了饼子开始干活儿。

    挖地的在挖地、夯土的在夯土,打马出城的头人们甚至看到了好几个是阿扎的家人。

    那从前也是黔州的贵人啊,如今披着罪囚麻服凄凄惶惶的在工地上干活儿……

    一路打马前去,再由小周管家引领黔州一众人很快的到了张小公爷招待他们的地方。

    张小公爷住的地方是营地的最里边儿,姬武将们将这里规划好由工匠筑成小阵营。

    小周管家按照自家小公爷的习惯给夯实了一处校场,建出了一支小亭。

    “都来了?!坐罢……”

    杨、安荣贵和这些头人们一个个跟鹌鹑似的,一脸谄媚的笑着只敢半拉坐在椅子上。

    “这位是昨刚刚抵达的黔州新任布政使王用敬大人,大家熟悉一下……”

    王用敬毕竟是从金陵赶来,而且这沿途可没张小公爷他们行军快。

    尽管是接到了命令就立即动,可抵达却是昨才抵达。

    偏生还赶上了张小公爷杀鸡儆告这一出,于是一个黔州大佬都没见着。

    “诸位都是这黔州贤德,以后老夫当多与亲近呐……”

    王用敬用着那笑吟吟的表,给这些个土司头人们打招呼。

    黔州这些个土司头人们可不敢拿大,连声道不敢。

    王用敬这也是从底层一路打拼上来的,还混过蜀中按察使自然察言观色这一做的不差。

    这帮土鳖一进门,王用敬就知道张小公爷昨晚的话并非虚言了。

    一个二个那怂的就差给张小公爷摇尾巴了,却不知道这位张小公爷用了什么手段。

    “诸位都是国朝老臣了,为国朝镇守黔州多年艰辛之至啊……”

    张小公爷笑吟吟的一抬手,樱子便带着姬武将们给这些个部族头人们奉茶。

    尽管姬武将们都生的俏丽非常、皮肤白皙,这些个部族头人们却不敢多看一眼。

    连茶都是双手捧着的,连声道不敢。

    “本督也不与大家说甚虚话了,布政使大人既然到了……”

    张小公爷微微一笑,轻声道:“那么,田亩、丁口登记便开始罢!”

    “让部族里的青壮们都准备一下,抽调出一部分人带路、协助作战就是了。”

    来了!终于还是来了,一众的头人们现在那心一抽一抽的……

    嘴上还得笑着说,我等都乃国朝忠良啊!如此盛事怎能不共襄之?!

    张小公爷亦是猜到了杨、安荣贵他们的心思,必然是没有给这些头人说况。

    毕竟这是要把他们的基业全都交出来啊,这怎么能心甘愿?!

    大动作他们是绝对不敢的,但瞒下来一些况让头人们闹一下看看能不能分好处这还是敢的。

    这些个头人们毕竟不是他们经受过家里的教育,若不是大明在此多年他们连官话都不会。

    让他们识字这就更加困难了,事实上这也是安、杨两家刻意为之。

    他们什么都懂了,那还怎么控制部族?!

    这种事张小公爷不可能亲自跟他们解释,给他们的土司解释都是跌份儿了。

    而若没有张小公爷在旁做保的话,恐怕谁来说他们都不信罢?!

    “诸位,请看这里……”

    这个时候小周管家就笑吟吟的站出来了,沙盘端上来、堪舆图挂起来。

    一点点的给他们解释自家小公爷想要做什么,人群中听的最认真的不是旁人反而是王用敬。

    他亦是第一次全面的了解张小公爷的这些规划,而在此之前他对自己要做什么完全不知道。

    “粤北货殖总会馆已经承诺出资三百万两白银,将黔州至粤北所有驿道、河道整饬一番……”

    刚开始他们还听的有些漫不经心,但随着小周管家讲解的深入所有头人们都不由自主的站起来了。

    杨、安荣贵心里叹气,知道大势不再了。

    事实上他们这也是最后的一丝挣扎,因为一旦张小公爷铺开的话这些头人们会怎么选择?!

    是继续听自己的,还是听张小公爷的?!

    毫无疑问那必须是听财神爷的啊,听自己的那能挣几个银子?!

    “……黔州货殖总会馆、黔州贤德协抚会,都会成立起来!”

    小周管家笑吟吟的望着他们,轻声道:“诸位将会成为其中的一员……”

    这些个头人们听得小周管家的解释顿时心里一阵卧槽,这尼玛差点儿叫杨、安这俩给害死了啊!

    他们即便是再没见识也知道一旦道路通畅了之后,这将会给黔州带来什么变化。

    阿扎的那六千余人山寨是怎么发展起来的?!

    还不就是他祖上咬着牙,哪怕穷死都在修路给打下根基么?!

    其他人为啥不这么修路?!那尼玛都在山沟沟里,成本太高了啊。

    阿扎他们的山寨算是比较近的了,这都修了两代人才算是勉强完工。

    他们要修的话估计全寨子吃糠咽菜四五代人,都未必能够修的起来。

    说不准路还没修好寨子里的人就不堪重负,全都得跑路了。

    这个时代的生产力就这么个模样,你让他们出劳力那家里就得少一个劳力。

    莫说是这黔州本来就产粮不高的地方,便是国朝富庶的中等之家若是被抽走了一个劳力也蛋碎啊!

    徭役很多时候要命就是如此,抽调一个徭役出去很多时候就垮掉一个家庭的。

    “……首先这得诸位的协助,贼妇米鲁叛乱、筑路的人手还是太少了啊……”

    小周管家笑眯眯的望着他们,这些个头人们见状顿时面皮涨红!

    却见得一个头人猛然蹦达起来拍着前对着小周管家便道:“您和布政使大人可放心!”

    “某樊家寨子必上真汉子为国朝平乱!!”

    那些个头人见这樊龙居然拔了头筹,不由得心里气急败坏!

    卧槽尼玛!樊龙你个狗东西,表忠心好歹叫上大家啊!

    却见这些个头人们纷纷蹦达起来,一个二个拍着脯表示誓将米鲁抓来为督抚大人献舞!

    “献舞就不必了,倒是与那贼妇勾结之反贼当一并平之!”

    张小公爷安然坐在椅子上,笑眯眯的道:“咱们筑路、开矿、修新宅子……可都需要人手啊!”

    对咧!哪儿有这么好、这么多的人手啊!

    一众头人们是激动无比,国防军今儿的战斗况他们是看到的了。

    有这样的大佬在后坐镇,那自己等人还怕个鸟儿!

    一顿火炮轰过去,咱们进寨子里拿人就是了!

    抓来给咱筑路、整饬河道、修宅子,开山、开田、做牛做马……

    对于让那些人给他们做牛做马这件事,他们可没一丝一毫的心理负担。

    黔州土族本来就有将战败者当作奴隶对待的事,这也算是他们的传统之一。

    只是从前他们的人数就这么多、寨子就这么大,打起来毕竟输赢有风险不是。

    即便是俘虏,也俘虏不了几个。

    现在则不一样了,有国防军给他们做后盾啥鸟寨子一顿炮就给你轰了!

    这特么稳赚不赔的买卖啊,不干才是真傻子了!

    “既然是登记丁口,自然是不会让诸位吃亏的……”

    有些话小周管家的份是不能说的,只能是张小公爷来说。

    这就是给他们去帝**官学校的名额,只是这名额只有他们拿战功来换。

    剿灭米鲁、跟米鲁勾结的那些山寨,还有沿途驿站、水陆两处贼窝、寨子可以换取。

    只有这一次而已,张小公爷顺便也让小周管家把毛锐找来了。

    毛锐这边把在国防军中服役的待遇一说,顿时这些个头人们满心卧槽!

    从军伍还能有银子挣?!

    最低都一钱银子、二斗糙米啊,这特么比自己的亲兵待遇都高了!

    而且还特么的包吃住,还有军服、铠甲能发……

    顿时这些个头人们泪流满面啊,这样富裕的队伍难怪他们死拼了。

    这换谁去都得死拼啊,哪怕是他们这些头人。

    要知道这黔州可是自古就穷困的地方,人谚是“天无三晴、地无三尺平,人无三分银”。

    三分银子都没有,那最低级的列卒都能月银一钱……

    卧槽尼玛!必须干啊!要砍谁张小公爷您说话,比如杨、安荣贵这俩咋样?!

    某家现在就剁了给您当投名状如何?!

    :。:

>>>>最刺激爽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