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4章 可笑
作者:徐幻   透视邪医混花都最新章节     
    ,

    第1864章 可笑

    “我不够资格”侯龙军一声嗤笑,然后看向一旁的林将,“林将,麻烦你给陈轩解释下,白虎堂是什么地方,我究竟够不够资格”

    侯龙军这样问,摆明了要为难林将。

    其他四位老将,表面沉稳,实际上都想看看林将本次会如何表态。

    林将内心左右为难,他当然不可能当着四位老将和假轩辕战的面,全力维护陈轩。

    但他也不想完全听从轩辕战的命令,和其他人一起演戏设局,坑害陈轩。

    其实他也是接到轩辕战的命令,来到白虎堂之后,才知道这是轩辕战给陈轩设的局。

    轩辕战想着侯龙军五位老将,足以压死陈轩,让陈轩不得不接受惩罚,被关进牢里。

    这样等他从西伯利亚冰原得胜归来后,就可以在名望登上巅峰之时,和陈轩来一次终极决战,决出华夏最强高手名号。

    因此,陈轩待在牢里,轩辕战才是最放心的,不用考虑出现什么意外,也不用考虑找不到陈轩这个问题。

    内心苦笑一声后,林将看向陈轩,以提醒的语气解释道“陈先生,白虎堂是轩辕队长所设,用来讨论军机大事,除了轩辕队长和他的部下,其他人没有得到允许,不得进入,不管是我或者徐毅教官,都没有擅自进来的资格”

    “原来这白虎堂,是给轩辕战彰显威风霸道的地方。”陈轩一下就听懂了。

    他一开始就觉得现代社会有白虎堂这种机关单位,非常怪异。

    原来是轩辕战设立的。

    林将话里的暗示很明显,轩辕战的权势极大,才能设立这种军机重地。

    而白虎堂的级别高到连林将、徐毅都不得擅入,可以说是华夏权势最最中枢之地。

    只听林将继续说道“擅长白虎堂者,轩辕队长和他部下可以当场击毙,或者将其逮捕入狱,听候判决,这是轩辕队长的职权。”

    “陈轩,听明白了吗本队长有权处理任何闯入白虎堂之人,还不快跪下认罪”侯龙军沉声冷喝道。

    然而陈轩把侯龙军的话当成耳边风,毫不在意。

    轩辕战打得一手好算盘,想以华夏最高权势来压死他,只可惜他根本不吃这一套。

    在云东,他连将门之后都敢动,又怎么会在意闯入白虎堂这种事情

    “跪下”蒯将拍击座椅副手,怒喝道。

    “跪下”

    另外三位老将齐齐开口喝斥,如此声势威压,便是林将都感觉心脏沉甸甸的,难以承受。

    此刻他只希望,陈轩能顶得住这种至高无上的权势压迫。

    在大堂内的高压气氛紧绷到极点时,侯龙军趁势暴喝道“邪帝陈轩,俯首认罪,本队长或可饶你不死”

    张志和另外十几个青年,再次冷笑起来。

    在华夏,个人实力再强,能强得过顶级权势

    什么威震海外的邪帝,进了白虎堂,不跪也得跪。

    但陈轩只是沉默着站在原地,任由侯龙军和四位老将如何用威势压迫,就是无动于衷。

    突然间,陈轩摇了摇头,道了一声“可笑”

    “你说什么”侯龙军皱起双眉。

    “我说,什么轩辕战、白虎堂,都很可笑”陈轩说话间,体内的无上仙气澎湃激荡,疯狂运转起来。

    侯龙军陡然间感觉到一股肃杀的凉意,直冲天灵盖。

    危险,极度的危险

    他控制不住内心的惊惧,不由自主的站起身来。

    高手在面临极大的危险时,第一反应就是做出防御姿态。

    因此侯龙军坐不住了

    其他四位老将也惊怒交加的站起身来。

    “陈轩,这里可是白虎堂,你真敢反了不成”蒯将语带怒火、难以置信的问道。

    “我陈轩忠于华夏,忠于亲人朋友,什么反不反的,从何谈起”陈轩嘴角挂着邪魅而又戏谑的笑容。

    “那你、你为什么还不跪下认罪”

    虽然内心很不愿意承认,蒯将还是知道自己怕了。

    现在的陈轩,犹如一头随时都有可能爆发的史前猛兽,四位老将瞬间没了底气。

    “今日我只是来为莫教授、华老讨个公道,何罪之有”

    陈轩再次摇了摇头,失望而又怜悯的看了四位老将一眼。

    这四位老将臣服于轩辕战,连最基本的是非对错都不顾了。

    他也就没必要再把什么白虎堂当一回事。

    “我陈轩这个人,向来有恩报恩,有仇报仇,所谓冤有头、债有主,谁砸了我的会场,打伤莫教授和华老,给我站出来”

    “会场是我们砸的,怎么了”

    轩辕战的几个部下立刻叫嚣起来。

    在外面,他们不敢对陈轩这样说话,但在白虎堂里,他们觉得自己是天王老子。

    白虎堂就相当于轩辕战给他们的免死金牌一样。

    陈轩转身,看着十几个气焰嚣张的青年。

    他还未说话,张志冷笑道“那两个老头是我动手打的,那又怎么样这里是白虎堂,我们是轩辕队长的部下,你敢动我们一根汗毛试试”

    “呵呵,你以为我真不敢吗”

    陈轩脸上挂着仿佛要杀人的笑意,缓缓向张志他们走去。

    “大胆陈轩,立刻止步别忘了这里是白虎堂”蒯将怒声大喝。

    他真的不敢相信,陈轩敢在白虎堂里动手。

    眼看陈轩真的要对张志他们出手,且对他的话充耳不闻,蒯将当即看向侯龙军道“快阻止他”

    侯龙军面色难看的站在原地,没有任何回应。

    他紧紧握着双拳,内心努力克服着陈轩带给他的巨大压迫感。

    这就是为什么他一直没有出手的原因。

    他没有一分把握,只能僵在原地。

    陈轩已经走到张志的面前。

    “人是你打的,对吧”陈轩这句话语气很普通,好像在问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张志昂起头颅道“就是我打的老子敢作敢当”

    嘭

    突然间,大堂里爆出一团血雾。

    众人听到响声,惊愕之下,又听到一阵咕噜咕噜的声音。

    低头一看,只见一颗带血的头颅,滚到了四位老将跟前。

    这颗头颅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张志

    陈轩以手做刀,直接砍断张志脑袋

    血腥,狠辣,完全不留余地

    “嘶”有人在偷偷倒吸冷气。

    这一幕,把大堂里的所有人都给震住了。

    尤其侯龙军、蒯将和另外三位老将脸上的表情,一变再变,精彩至极。

    陈轩一怒之下,斩杀轩辕战的得力部下张志,血溅白虎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