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倾家荡产也要告死他们!
作者:秦佳淇   秦佳淇纪擎轩最新章节     
    我被秦昭民打的半张脸都麻木了,对于他的改变,我一点也不觉得奇怪。

    勉强站直,捂着半边脸说,“这里可都是摄像头,你如果想蹲监狱就继续。”

    “你把钱给我!”秦昭民骂我,“我告诉你,如果我们公司完蛋了,我不但拔了你奶奶的呼吸机,也会拉着你一起完蛋!”

    这会,我的脸颊有些火辣辣的疼,可能是肿了。

    我知道,秦昭民其实早就不顾忌秦慈的死活了,之所以现在还拖着,不过是不想背负上不孝的骂名。

    我把手放下来,看着他,毫无畏惧,“你自己把公司做黄了,是你自己没本事,至于我奶奶的呼吸机,你敢动,我就跟你没完!”

    人啊,有钱就会变得有底气。

    我银行存折一千多万,根本不怕他。

    说完转身就离开了,根本不理会秦昭民是不是在我身后急的跳脚。

    回家后我收拾了一下东西。

    新家很小,却很温馨,让我很有家的感觉。

    我坐在飘窗上,用冰袋敷着脸,看着窗外的街景,脑袋里一堆的事情。

    秦佳梦和李凯的照片我发了2天了,可纪擎轩居然对那个照片一点反应也没有?

    难道他连绿帽子都能忍得了?

    唐若去哪了,我想找到她,想和她一起查清楚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有谋向礼。

    那天虽然说联系他,可我并没有他的联系方式,他这个人又很神秘,我肯定是问不到,又不可能去问纪擎轩。

    还有纪擎轩。

    我要放下他,走自己的路。

    秦昭民的事情,我本以为他不会再找我。

    却没想到,仅仅过了三天,秦昭民就再次出现在了我公司的门口。

    我看见他直接绕道走。

    秦昭民跟上来,满脸堆笑的说,“佳淇,脸还疼吗?前几天是爸爸不对,爸爸冲动了,回去后,爸爸也很后悔。”

    他这次的语调比上次还好。

    张口一个爸爸,闭口一个爸爸。

    就像在哄小孩子的父亲。

    只可惜我长大了,不会再被他骗了。

    我换了个方向走,他还是跟过来,“佳淇,爸爸这次真的是给你道歉的,爸爸以前做过那么多让你伤心的事情,你不借爸爸钱,爸爸也理解,爸爸不怪你。”

    秦昭民一口一个爸爸。

    一句话里带四五个爸爸,我听着觉得直恶心。

    终于忍不住,回头看着他,皱眉头道,“秦先生,既然你知道你以前做过的事情,就不要再缠着我了,否则我报警!”

    “别!”秦昭民听我这话,脸上依然没有生气的表情,“我这次真的是想和你重归于好的,我现在想明白了,你在孤儿院呆这么久,我们都没关心过你的过去,是我们的错。”

    “……”

    “所以,我和你妈妈,还有佳梦,都在家等你,这次咱们在家吃饭,做的都是你爱吃的!”

    我在前面走,秦昭民就和苍蝇一样在后面念到。

    和之前大男子主义的他相比,真的是性情大变。

    他说道我爱吃的,我终于站下来,转过去问他,“秦先生,我问问你,我爱吃什么?”

    呵呵,以前那三年,他们根本没有问过我爱吃什么。

    现在在这里装?!

    果然,我问完秦昭民就愣了,支支吾吾,“我……我也不知道啊,都是你妈准备的。”

    “那你打电话问一下樊女士,我爱吃什么?”

    我本以为秦昭民会拒绝。

    结果,他居然真的摸出电话开始拨号。

    我也不阻拦,就让他拨。

    等电话通了,秦昭民就问樊玉,“你准备的佳淇爱吃的菜是什么菜啊?”

    之后,虽然我听不见樊玉的回答,但我看得出秦昭民的脸色变得有些尴尬。

    但很快,他就看向我说,“松鼠鱼,龙井虾仁,还有……”

    “不用说了,秦先生,这些都是秦佳梦爱吃的,不是我。”

    其实我问的时候,心里多多少少抱着一点不切实际的期待。

    可是当秦昭民开口的时候,我就死心了。

    秦佳梦不能吃辣菜,所以爱吃的菜都是这些清淡的,而我不一样,我爱吃辣,爱吃的都是一些偏辣的菜。

    我往地铁口走,秦昭民追我,一边道歉一边让我去。

    本来,他都这样了,我应该去。

    可越是这样我越觉得不对劲,好像是一场鸿门宴一般。

    我怕去了回不来。

    秦昭民追到地铁站,我刷了地铁卡进去,他想追,但闸口一次只能过一个人。

    他被拦在外面进不来。

    一旁的工作人员也喊他,“先生,不能硬闯。”

    正是下班点,地铁站进出的人很多,我顺着人流走了几步,无意识转头看了一眼。

    秦昭民还站在闸口那里,正看着我的方向。

    刚才充满歉意的已经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阴冷黑暗的恨意。

    一眼,让我浑身起鸡皮疙瘩。

    一种不好的预感在我心底升起。

    那天之后两周,风平浪静。

    什么事情也没发生,日子一如平常,白天上班,晚上休息,中间姜沁回来过一次,我们聚了一下。

    直到8月底的一天。

    我接到秦慈所在医院的电话,告诉我,秦慈有危险!

    当时我正在上班,在和客人谈设计方案,接到电话,我迅速跟客人说明情况,收拾了一下东西,带着笔记本电脑,马上赶到医院。

    我到的时候,秦慈已经进了抢救室。

    我找了个医生问了一下,才知道是秦慈的尿管出了问题,这个尿管不是无菌的,导致秦慈被感染。

    其实不止是秦慈这一个,整批尿管都有问题。

    但因为秦慈是植物人,她的抵抗力比一般病人差。

    免疫系统被破坏,现在情况非常危机,才会通知我来。

    当时我被吓瘫了。

    坐在医院的走廊上,双手合十,祈祷,“千万不要有事。”

    我到了没一会,秦昭芝也到了。

    “妈情况怎么样了?”秦昭芝抓着我问。

    “不知道。”我心烦意乱。

    秦昭芝起身又去问医生,等再回来的时候,坐在我身边满脸烦躁的嘟囔,“这种破医院就是不靠谱,尿管还能出问题?!我妈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倾家荡产也要告死他们!”

    我斜睨着秦昭芝。

    这和之前那个吵着关呼吸机的,仿佛不是一个人。加我 ”hhxs665” w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