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3章 他为我订的婚纱
作者:秦佳淇   秦佳淇纪擎轩最新章节     
    我玩游戏真的没有什么天赋。

    无奈之下,我只能说,“要不咱们玩点别的?”

    “算了,不用了,我自己玩吧,你还没谋爷爷玩的好呢!”烁烁的语气极度嫌弃。

    我的自尊心也有点受挫。

    本来我不觉得自己很差,可是玩起游戏来,手指就跟不听使唤一样。

    我暗暗决定,找时间要恶补一下游戏这一块-

    在纪擎轩生日后的两周,我终于再次等到了男人的信息。

    他这次没有给我发地址,而是给我发了一个定位。

    当我打开那个定位后,一脸迷茫。

    这个定位在燕城郊区的一座山上,从那个位置看,应该快到山顶了。

    这里有餐厅吗?

    我看着位置,给纪擎轩回了个微信,【确定是这里?】

    【对,明天下午我去接你,你从工作室走还是从家里走?】

    男人询问。

    也许是会开车的关于,加上之前发生的一些事情,我只想自己开车。

    万一到时候我和他发生矛盾,在这大山之上,前不着村后不着地,没有车,我自己想走都走不了,只能受制于他。

    我坚决不要!

    所以,我就告诉纪擎轩,我要自己开车去。

    男人开始不同意,架不住我的坚持,只好答应了。

    还好,他选的日子不是周末。

    因为这个位置是在山上,我这个时间我猜应该是会过夜的,那天我就没有去工作室,而是留在家里收拾了大概1-2天需要的行李。

    装到车上,中午就准备出发了。

    刚发动汽车,手机响了起来,我看了一眼号码,屏幕上写着一个名字——【梅澜】。

    看见这个名字我不禁愣了一下。

    我和她已经好久好久没有关系了。

    她怎么会在这个时候跟我联系?

    难道和纪兆铭有关?

    我迟疑了一下,还是把电话接了起来。

    “是楚蝶吗?”

    那边传来梅澜的声音,和以前没有什么变化。

    我安静了一秒才说,“嗯,是我。”

    “我是梅澜。”梅澜可能以为我没有存她的号码,自报家门后紧接着说,“去年你们在我这里订的婚纱,记得吗?已经做好了,你看你什么时候有没有空,过来试一下?”

    “婚纱?”

    当梅澜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我脑袋懵了一下。

    想了一下,才终于想起来,是去年纪兆铭在她那里订的婚纱。

    想来真的讽刺。

    短短一年的时间,我和纪兆铭从未婚夫妻,一下子变成了陌生人都不算。

    而我之前所有的痛苦遭遇,也算是拜他所赐了。

    想到这里,我又说了句,“不好意思,我和他已经不会结婚了,所以婚纱我也不要了。”

    “是吗。”听见我的答案,梅澜声音里明显有一些落寞,但很快,她又说,“这个婚纱我花费了很长的时间,是我最近几年里做的最用心的一个婚纱,而且是按照你的尺寸做的,如果你不穿,拿回家收藏也可以啊。”

    “不了,我……”

    “这个是我为你做的婚纱,不是为纪兆坤新娘做的婚纱,你不要误会。”

    梅澜似乎已经明白我的顾虑了。

    “那也不用了,不好意思。”我把纪兆铭曾经给我定的婚纱带回家?这件事情听起来就有些奇怪。

    “要不,要不你有空来试试吧,我从设计到制作花了一年的时间,你连穿都不穿一次,那我这一年岂不是白费了?就穿一下可以吗?”

    梅澜的声音里带着几分哀求。

    我虽然想拒绝,可是她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我实在没法拒绝。

    无奈,只能说,“好,那我有时间去的话,会提前联系你的。”

    “好的,那我等你。”

    梅澜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我叹了一口气,才重新发动了车子,准备向山上进发。

    我开车几个月,虽然没有出过什么大事故,但是现在是冬天,我对山上的路也不熟悉,怕出点事情迷路耽误了时间。

    万一山上信号又不好,到时候纪擎轩又以为我放他鸽子,愤怒离开,那我真的是百口莫辩了-

    不过,这一路倒是顺利,我大概用了两个多小时就到了山上。

    让我意外的是,那个位置居然有一个餐厅。

    说是餐厅,更像是一个观景点。

    餐厅的一半都是玻璃制成的,站在外面就可以清楚看见里面的样子。

    我进去时,餐厅里面有两个服务员,看见我,恭恭敬敬的喊了一声,“夫人。”

    “……”

    听见这个称呼,我就知道,这就是纪擎轩安排好的地方。

    山上前几天刚下过雪,山上很冷。

    餐厅里虽然开着暖风,点这炭火,可是因为玻璃太大,里面也并没有特别的暖和。

    我左右看了看,不禁怀疑,晚上难道我们住在这里?

    那岂不是冻死了!?

    抱着担心,我看向两个服务员,问她们,“你们晚上住在这里吗?”

    “对。”

    两个服务员都点头。

    我搓了搓手,吹了口哈气,一口白气马上在空气中升起,我不禁哆嗦了一下,“你们住的地方也这个温度?”

    服务员马上摇头,“不会后面的房间很暖和,您放心吧。”

    她们似乎很明白我在问什么。

    整个大厅只有一个桌子,旁边都放着柔软的沙发,还有矮书柜,里面放着书。

    我找了个离玻璃最远的沙发坐下,给纪擎轩发了一条信息,告诉他我到了,就找了侦探悬疑小说看。

    故事很有意思,我捧着小说,很快就看完了。

    再抬头时,窗外天已经快黑了。

    我看了一眼表,已经是晚上6点了。

    纪擎轩还没到?

    我站起来,看了看外面,外面除了树林,什么都没有,我来的方向一片昏暗,没有任何车灯的亮光。

    “怎么这么晚……”

    我想给纪擎轩打电话,又怕他在开车打扰他。

    想着应该快到了,我就继续坐着等。

    可是,我又等了一个小时。

    7点的时候,纪擎轩还是没到。

    我看向两个服务员,“纪总今天说过他会来吗?”

    两个服务院一脸迷茫,摇了摇头。

    我坐在那,突然就在想——

    我不会被纪擎轩放鸽子了吧?

    难道他因为上次我放他鸽子的事情生气,所以故意报复我?

    如果是这样,也太幼稚了吧。

    我忍不住了,拿起电话给纪擎轩打了个电话。

    电话那边很快出现系统音:“您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或已关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