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1章 我在,我不走
作者:秦佳淇   秦佳淇纪擎轩最新章节     
    她的话,让我一愣。

    难道不是吗?

    蓝泉嘴角挂着诡异的笑,开口道,“秦佳梦爱的是纪兆铭。”

    说完,整理了一下衣服就走了。

    她一句话说完,我脑袋有点发懵。

    “你说什么!”

    我想追,羿子安就拦着我,“唉,大嫂,你别追了,咱们和她硬碰硬你讨不到什么好处的!”

    “你放开我!”

    我气的跟羿子安说。

    可羿子安就是不放手。

    我眼睁睁的看着蓝泉离开,心中一片混乱。

    什么?

    秦佳梦?

    纪兆铭?

    这两个人认识吗?!

    在我看来,这不是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两个人吗?

    怎么会秦佳梦爱的是纪兆铭?

    可是,除了蓝泉,似乎谁都无法再给我答案了,秦佳梦已经死了,而纪兆铭,我也不知道下次再见到他会是什么时候。

    而且就算见到了,他如果有心瞒我任何事情,我也不会知道。

    我都被他骗了那么久了,不是吗?

    等蓝泉走了,羿子安才说,“哎呀,刚才小沁沁给我打电话,说你出事了,吓死我了,还好你没事,不然她肯定又生气了。”

    “……”我没回应他。

    羿子安也不在意,把钥匙从口袋里拿出来,把玩着说,“走吧,我送你回去,这是小沁沁交给我的任务,我可是必须完成的。”

    我来这里,本来就是见蓝泉的。

    不过到了楼下,就想上楼看一看纪擎轩。

    我看了一眼羿子安说,“我想上楼看看擎轩。”

    他虽然有些不乐意,可还是点头,“行吧,我也跟你上去,正好大哥出事后,我一直也没来看他。”

    我们一起上电梯。

    到房门口的时候,病房里的灯已经关了。

    陈嫂坐在外面,看见我们站起来恭恭敬敬的说,“夫人,羿先生。”

    “擎轩睡了吗?”我问。

    陈嫂点了点头,“老爷晚上非常暴躁,拼命的砸腿,后来医生没办法,就给老爷打了镇定剂,他就睡下了。”

    听了陈嫂的话,我心中像被戳了一下,疼的厉害。

    “我进去看看。”

    我对陈嫂说。

    她没有拦我。

    羿子安站在原地,也没有跟我进来的意思。

    病房的灯虽然是暗着的,但因为病房门上有玻璃,走廊的光会透进来。

    还好病房不大。

    我走到纪擎轩病床的旁边,借着走廊的光,看见男人安静的躺在病床上,灯光正好照在他的侧面,让男人的脸显得更加棱角分明。

    就好像瘦了一样。

    也许他是瘦了。

    我不禁身上,想去摸一摸男人的脸,手指刚刚碰到脸颊,男人突然动了一下,我吓了一跳,刚缩回手,就听见男人说,“小淇,对不起。”

    “……”

    是在喊我吗?

    应该是吧。

    男人的头微微偏了一下,似乎有些着急,喃喃的说,“别走,别走。”

    明明已经睡着了,可是我还是能感觉到男人似乎很焦急,我心中有些动容,迟疑了一下,还是将手放在男人的手边,开口说,“嗯,我在,我没走。”

    他抬手,轻轻碰了碰我的手指,似乎在梦境中听见了我多说话,终于没有安静了下来。

    我就这么看着纪擎轩,睡着的他好像孩子一样,温暖,纯粹。

    我又站了一会,确定他睡熟了,我才转身离开。

    出来时,羿子安还在那里等着。

    他送我回家。

    我上了他的车之后,想到今天自己跟蓝泉的见面,似乎本来想问的事情,什么都没有问,反而和她莫名其妙打了一架。

    也许是因为不太甘心,我看着开车的羿子安,突然开口,“你知道纪擎轩为了压我的新闻,买了个女明星新闻的事情吗?”

    我一开口,身边开车的羿子安脸色就变了,踩着刹车的脚似乎顿了顿,车子明显跳了一下。

    但很快,他又假装若无其事的样子,摇头,“不知道。”

    羿子安真的不适合骗人,他这个反应,简直是把“他知道”三个字写在了脸上。

    我也不急,慢悠悠的说,“哦,不知道就算了,姜沁算起来年纪也不小了,正好我前几天有个客户,是她喜欢的类型……”

    “小沁沁喜欢什么类型?!”

    话没说完,羿子安就上钩了。

    我手放在包上,看着窗外,“我也不是很清楚。”

    其实我现在都不知道姜沁和羿子安到底是什么关系,说没关系,两个人之前在岛上好像都睡上了,说有关系,看羿子安这样,好像又还没把姜沁追到手。

    这时,正好赶上一个红灯,羿子安转身看着我,双手合十,“大嫂,那个事情我答应大哥不说的,我说了他知道了,肯定把我皮扒了!”

    “我又不告诉他,他怎么会知道?”

    “可是……”

    “你不说那我就要给姜沁介绍……”

    “说说说!”

    羿子安这个人,已经年纪不小了,可是整个人还是那种很简单的类型。

    一听他答应要说,我马上注意力集中。

    这时面前的红绿灯变了,羿子安踩下油门,车开的比之前慢很多,他沉默了一会才说,“唉,就是当时蓝泉吧,好像拿了一个你的……”

    “这里我知道了,那个不是我的视频,是秦佳梦的;你就说一下,这个女明星是谁的人,发了她的新闻,对纪擎轩有什么影响。”

    我打断他。

    对于秦佳梦那段视频的事情,我已经不想听了。

    羿子安听我这么问,脸上的表情更为难了,吞吞吐吐了半天,最后似乎放弃挣扎了,说道,“唉,你应该知道,我大哥本来就是个只赚干净钱的人,现在好多人不是都做什么赌场,酒吧,会所什么的,一旦做这些,都会跟那些黑道的人有来往。

    但是他不做吧,也不代表他不知道,这次这个女明星,就是那边一个叫马哥的人的情妇,能这么红,都是马哥给的资源。”

    “擎轩不知道?”我紧张的问。

    我觉得不应该。

    羿子安看了我一眼,似乎还有点埋怨的说,“当然知道了!我大哥当时着急,就先爆了聊,才找人代话给马哥,马哥当时好像就生气了,觉得我大哥不把他放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