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5章 高烧七天
作者:秦佳淇   秦佳淇纪擎轩最新章节     
    “纪擎轩!”

    我拿着电话,心情生气又复杂!

    喊了一句他的名字,却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一样,满腔的愤怒无处发泄。

    我拿着手机,不甘心的走到陈嫂身边问,“那他走的时候有没有说什么?比如什么时候回来,或者他去哪了?”

    陈嫂看着我,表情里带着些为难说,“这些我都帮夫人您问了,可是,老爷说,您等着他回来就可以了,他一定会回来的。”

    “他一定会回来的。”

    我相信他肯定会回来。

    只是现在的我,不知道他去哪里,什么时候回来,心里就空牢牢的。

    甚至会觉得不安。

    我想,纪擎轩也是人,他进手术室前应该也会害怕……

    那个时候他肯定是需要我的。

    我多么希望能陪在他身边。

    我换了鞋坐在沙发上,开始给纪擎轩发信息,【擎轩,把你的地址发给我好不好,我保证不会添麻烦,我只是希望能给你一些力量,只是想呆在你的身边。】

    信息发出去了,然后,我就盯着屏幕。

    没有任何回应。

    我等啊等,等了一个月,都没有收到纪擎轩的信息。

    在最初的时候,我的手机一响,我就会带着几分激动的去看,会想那是不是纪擎轩回我的信息。

    可是,每一次都是失望。

    后来渐渐的,我就不报任何希望了。

    我看着日历,整整一个月了,纪擎轩都没有和我有任何联系,这个人就像会永远消失在我的生活中一样。

    这一个月,我本来都住在纪擎轩在燕城一号的房子里。

    可是一个月结束后,我死心了,相信男人不在自己治好前肯定不会跟我联系,我才收拾了东西回了家。

    因为陈嫂和柳学君我比较放心,就也让她们和我回去了。

    反正秦慈家大,多住几个佣人也无所谓-

    那天是周四,我还在上班的时候,就接到幼儿园老师的电话,告诉我,烁烁发烧了。

    我赶紧跟唐若说了一下,就去了幼儿园。

    接上烁烁,我就带着他去了儿童医院。

    一般小孩子在秋冬生病的比较多,现在是初夏,儿童医院的人并不算多,我去了很顺利就挂了个号。

    到了诊室里,医生给烁烁量了一下提问。

    38度。

    还好,不算是高烧。

    医生给开了验血,我带着烁烁验血,做了检查后,拿着结果又回到医生那里。

    医生看了看,表示是病毒感冒,就给我开了一点病毒类的感冒药就让我离开了。

    对于小孩子来说,38度确实不算很高。

    烁烁的精神也算不错,我没有放在心上,把他送回家,陪他玩了一会,吃过晚饭,给他吃了药,就让他早早睡下了。

    晚上,我工作完后准备去睡觉,因为烁烁生病,我就拿着水去他房间,想让他喝点水。

    我拿着水瓶进去后,手刚碰到烁烁的手,发现他的手凉。

    退烧了?

    我心里想着,手又摸到他的脖颈后面。

    烫!

    这个温度,一时间让我吓坏了!

    我赶紧拿来体温计给烁烁量了体温!

    39.5度!

    看见这个温度一时间我汗都下来了!

    怎么突然烧的这么厉害,我吓得赶紧晃了晃烁烁,说,“儿子,醒醒,妈妈带你去医院。”

    我慌了好半天,烁烁才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眼睛也没有完全睁开,只是微微张开一点,看见我,用很虚弱的声音说,“妈妈,我难受。”

    “我知道,走,妈妈带你去医院。”

    因为发烧的缘故,烁烁的小脸红扑扑的。

    怎么会烧的这么厉害?我在心里念叨着。

    怕他晚上受风,给他多穿了一件小外套,叫醒柳学君,让她陪我一起带着烁烁去医院。

    等到了医院,医生又做了一下检查。

    还是验血。

    这次,数值倒是和白天有一点变化,医生看了一眼,不以为然的说,“病毒感冒,我给你开点药,回去吧。”

    听医生这么说,我不放心,“不用输液吗?这都39度多了。”

    “不用,小孩子,最好不要输液,输液都是抗生素,对他长大以后不好。”

    医生说完,就给我开了药。

    还好,药里有美林,烁烁小时候生病的时候,医生给开过这个药,吃了当时烧就退了,再配合其他药,很快就好了。

    我以为,这次应该也会这样。

    我在医院就给烁烁服了美林,回去又给他吃了其他的药。

    因为担心他晚上再发烧,我就让他和我一起睡。

    晚上,烁烁因为吃了美林,确实出了不少汗,温度也下来了一点点,可是,只是过了几个小时,又开始烧。

    美林不能频繁喂,我怕他出事,就只能一点点的给他进行物理降温。

    折腾了一个晚上都没睡,到了早上,他吃过饭我才继续喂了美林。

    可是,每次都是美林的效果一退就继续烧。

    我又带着去医院,依然是病毒感冒。

    数值还很低。

    第七天,烁烁依然发烧39度,我带着他去儿童医院,医生依然是验血,还是给开药,不同意输液。

    这次我急了,我给医生说,“我们已经七天了,必须输液!出了问题我负责。”

    见我态度强硬,医生才勉强给我开了输液。

    终于,我入院带着烁烁去输液了。

    因为连续高烧七天,现在的烁烁已经相识蔫了的萝卜一样,整个人一点精神都没有,只能被我抱着。

    他现在也六岁了,这么大一个男孩子,我就这么抱着,其实也累。

    可是我又不放心。

    当我把烁烁放在输液室的床上,看着护士给他扎针的时候,心中突然想起之前纪兆铭的一句话!

    之前我和他在苏镇谋向礼那边见面,他问我,“烁烁最近身体怎么样,有没有发烧。”

    想到这件事情,再想到烁烁现在的异装。

    一般小孩子感冒发烧,最多也就七天,时间到了自然就退了。

    可现在烁烁什么方法都试了,却还是在发烧!

    “纪兆铭,纪兆铭。”

    我喃喃念着他的名字。

    拿出手机,从黑名单里找出他的号码,拉出黑名单,然后,打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