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2章 挽住他的胳膊
作者:秦佳淇   秦佳淇纪擎轩最新章节     
    我别无选择。

    拿着药回去,三天的时间,烁烁的高烧再次一点点退掉。

    不过他一直没有去幼儿园。

    我正常上班,这几天,纪兆铭一直没有给我打电话。

    上班的时候,我把做好的图纸拿给唐若,唐若就顺口问我,“烁烁的病怎么样了?一直没听你说,我感觉他这个病有点反常,你带他好好检查一下,不然万一不是普通的感冒,还给耽误了。”

    “嗯。”我点了点头,也没有多说。

    我和纪兆铭的交易,真的是给谁都开不了口的事情。

    唐若和我认识很久,我的性格她还是了解的。

    我没多说,她放下手中的东西,斜睨着我说,“怎么了?是不是已经知道烁烁是什么病了?”

    “……”

    我垂眸也不说话。

    唐若双手环在胸前看着我笑,“说吧,是不是又有事要请假了?”

    “暂时不用。”我顿了顿,继续说,“不过过一阵子估计要请。”

    请婚假。

    不过我没说。

    我想,如果我和纪兆铭的这件事情是不可逆的,那么,怀孕和结婚。

    现在想来我估计是会选择后者。

    毕竟,我并不是很想怀上纪兆铭的孩子。

    “行吧,你们豪门世家事情多,我理解。”唐若一边整理桌子上的东西,一边说,“最近咱们那个办公楼的设计也接近尾声了,如果一切顺利,明年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可以知道什么时候搬家了。”

    “太好了。”我笑了笑。

    其实我对搬新办公楼这件事情,一直还是很期待的。

    但是因为最近事情太多,导致唐若说这件事情的时候,我的心情没有之前那么喜悦。

    唐若见我这样,放下手中的东西,问,“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给我说说吧,我好帮你分担一下。”

    “没……”

    “都是搭档,你有心事,到头来影响的是我们两个人的利益,我是不是有权知道一下?”

    唐若认认真真的问我。

    我对她很是信任,想了想,我把烁烁的事情告诉了她。

    唐若听完,神情异常沉重,“怎么会这样……他真的是伪装君子最好的小人啊。”

    我苦笑了一下,“招惹上了,已经没有办法了。”

    “纪擎轩那边联系不上?”唐若问我。

    我摇了摇头,“还没联系上,我想纪兆铭早就算计好了,一直等着纪擎轩离开,才过来。”

    唐若站起来,拍了拍我的肩膀,“唉,行吧,这件事情,我真的帮不了你什么,还得你自己决定,如果你想请假就请吧,你的工作都给我,我帮你做。”

    “谢谢,辛苦你了,等我搞定了这些,我加班帮你做工作,给你放假。”我苦笑了一下。

    唐若伸手捏了捏我的脸,“希望有这么一天吧。”-

    我刚从唐若办公室回来,发现桌子上的手机有一个未接来电。

    来自纪兆铭。

    来电时间是五分钟前。

    我正打算回拨,手机又响了,正是纪兆铭打的。

    我接起电话,那边男人很快说,“我以为你后悔了呢。”

    “怎么会。”

    “那就好,今天晚上七点,我去你家门口接你。”

    “好。”

    一段简短的对话,我说完后,电话那边的男人多一个字都没有说,就把电话挂了。

    我也不意外。

    等下了班,我回到家,烁烁正在自己拼乐高。

    他看见我回来拿起自己刚拼好的一个城堡的一角,跑到我面前说,“妈妈看!没有人帮我,我也把这个拼好了!”

    “真棒。”我抬手,摸了摸儿子的头发。

    看着这么乖的儿子,我的心情却无比复杂。

    烁烁满脸都是得意的笑,“那当然了,爸爸说我可聪明了。”

    当他说到“爸爸”两个字,眼神黯了黯,抬头问我,“妈妈,爸爸什么时候回来?”

    “爸爸啊……”我摇了摇嘴唇,让自己尽量不表现的失落,“快了,爸爸去治疗腿了,治好了就回来了。”

    “那太好了!”

    烁烁听完,拿着拼的东西又回去了。

    我看着烁烁,心情更加难过。

    想到以前,虽然烁烁和纪兆铭也不错,可是终究没有血缘关系,与和纪擎轩一起,还是差了一些。

    如果他知道我最终要嫁给纪兆铭,那一定很难过吧。

    不过,现实的事情已经不允许我想这些了。

    我上楼换了衣服化了妆,把头发盘好,一出门正好看见谋兰惜。

    谋兰惜看着我,脸上带着好看的笑,“我女儿这么好看,要去见谁啊?”

    “有个应酬。”

    我微微笑了笑,回应她。

    谋兰惜又问,“是不是女婿回来了。”

    女婿?

    哦,是纪擎轩,之前因为蓝泉和弓雯的事情,我一直把纪擎轩叫女婿。

    虽然我也不确定纪擎轩会不会是她的女婿,但是这个事情我现在也没有必要告诉她,笑了笑,“不是的,是工作上的事情。”说着看了眼表,“妈,时间到了,我先走了。”

    说完,就出门了。

    到门口时,纪兆铭的车已经停在那里了,男人穿着一件鹅黄色的西服,上面印着暗色的花纹。

    这个颜色一下子把他衬的很年轻。

    我坐在男人的旁边,他打量了我一眼,笑道,“很美。”

    “谢谢。”

    我目视前方,没有多看他一眼。

    年纪大了,明明是不开心的事情,也不想装了。

    对于我的冷漠,纪兆铭没有发表意见,发动轿车,径直开上了马路-

    车一路开到了希尔顿酒店的门口,男人将车停下来,将钥匙交给一旁的工作人员,然后将胳膊弯曲,留下很大的一个空档。

    给我使了个眼色。

    我看了一眼,知道他的意思是让我挽着他。

    虽然很不愿意,可是为了烁烁,我还是将手伸了过去。

    刚挽住男人,他就将胳膊夹紧,就仿佛是怕我跑了一样。

    我站在他的身边,男人身上依然是熟悉的消毒水的味道,淡淡的,却很难忽视。

    那么多年,我在男人身边,总是会闻见这个味道。

    我们两个一同上了电梯,去宴会厅。

    一进去,就有服务生端着一个盘子过来,上面放了几杯香槟。

    纪兆铭拿起一杯,递给我。加我 ”jzwx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