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1章 嫁给我这件事情,真的让你这么愁?
作者:秦佳淇   秦佳淇纪擎轩最新章节     
    也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我感觉到车停了,男人抱着我进了家门。

    本来一片漆黑的眼前有些许的亮光,我微微睁开一点点眼睛,左右打量着眼前的景象,意识到,我到家了。

    到我们的家了。

    我被纪兆铭抱着上了楼。

    躺在宽大柔软的床上,我心中有些乱,等一下会发生什么?

    万一他真的要……

    那我也不能拒绝。

    毕竟明天的我,就要嫁给他了。

    我就这么躺着,听见男人进了卧室里的洗手间,然后又出来了。

    我听见他的脚步声由远及近,走到我的身边,坐在床上。

    当我在等着他要坐什么的时候,就感觉左手无名指一沉。

    一个冰凉还带着水汽的东西圈在了那里。

    戒指。

    戒指又带上了。

    当戒指被带上的那一刻,仿佛一根毒针扎进我的心里,看上去并无大碍,但是,里面的毒已经一点点散不开来。

    我睁开眼睛,看着天花板,说道,“纪兆铭,我不想嫁给你。”

    男人听了我的话第一时间没有说话,片刻后,才说,“你醉了。”

    “我没有醉!”我猛地一下从床上坐起来,看着眼前的纪兆铭,心中万般痛苦,对他说,“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清醒,我真的不想嫁给你了。”

    当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也许是酒精的作用,憋了一整晚的泪水,在这一刻决堤!

    我只觉得眼前一片氤氲,靠着直觉抓住纪兆铭,喃喃,“我不想嫁给你了,求求你放了我好不好,好不好。”

    说话时,我伸手想脱掉左手上的戒指,男人一抬手,就将我的动作遏制住。

    我不管不顾,“我不想带这个,我不想嫁给你,我真的不想嫁给你。”

    我边说边哭。

    当时的我也许真的醉了。

    我根本不记得纪兆铭的反应了。

    我只记得我跪在床上,一遍遍哭诉,“我不想嫁给你,真的不想。”

    后来的后来,我也不记得发生了什么。

    也许是哭累了。

    我就睡着了-

    再醒来时,外面的天已经大亮。

    我看着头顶的天花板,摸了摸身上的衣服,衣服已经被换成了家居服。

    眼睛似乎因为昨晚哭的太厉害,有些肿。

    我坐起身来,仔细想了一下,才大概想起来昨晚的事情。

    我去了酒吧,喝了酒,纪兆铭把我接了回来,我好像对他说,不想嫁给他了。

    左右看了看,没有看见纪兆铭的身影。

    想到自己昨晚做的事情,我一时之间有点紧张,我昨晚做了那样的事情,纪兆铭会不会生气?

    毕竟在此之前,我似乎没有这么真切的表达过这件事情。

    我找不见自己之前的衣服,打开衣柜,一柜子新的衣服在里面,我洗漱过后,梳了梳头发,随便拿出了一件衣服。

    屋里的梳妆台上,都是化妆品,虽然都没有包装盒,但是一眼看过去就知道是新买的。

    我坐在梳妆台前,想到今天要和纪兆铭去领结婚证。

    今天之后,我就是他的纪太太了。

    我的心沉的要命,恨不得落地生根在这个房间里,永远都不出去。

    但是,我也更明白,这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桌上有一个小盒子,里面放了十几只口红,我打开了两个,挑选了一个比较日常的颜色图上。

    也许是不甘心。

    我拿起手机,又拨打了纪擎轩的号码。

    结果还是一样。

    关机。

    我看着电话屏幕苦笑,“纪擎轩,我都要嫁给别人了,你还在关机,你是真的爱我吗?”

    我把手机收起来,把口红摆回原来的地方。

    走到门口,深吸一口气,才把门打开。

    我刚走出房间,要下楼的时候,听见楼下的纪兆铭正在打电话。

    男人冷飕飕的声音,“我知道了,我会告诉你的。”

    说完,似乎那边的人又说了什么,他才说,“既然你这么想去丢人,我为什么要拦着你。”

    男人的声音很冷,和平时对我的态度判若两人。

    他在给谁打电话?

    我不知道。

    我若无其事的往下走,纪兆铭听见我下楼的声音,对着电话那边的人说,“我挂了。”

    然后直接将电话挂断,仍在一边。

    “谁的电话?”我问他。

    既然今天就要结婚了,我问个谁打的电话,不过分吧。

    纪兆铭的表情变也没变,只说了两个字,“蓝泉。”

    虽然他骗人很擅长,但是我能感觉到,他应该没有骗人,刚才那个语气,很像是给蓝泉打电话。

    我点了点头。

    这时楼下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佣人做好了饭。

    我坐在餐桌上,揉了揉太阳穴。

    醉宿的原因,我头有点疼。

    我吃了早饭,斜睨着一旁在看报纸的纪兆铭问道,“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去民政局?”

    逃也挑不掉,不如自己问算了。

    纪兆铭看向我,沉默了片刻说,“不去了。”

    “什么?”我愣住了,迅速从座位上站起来,有些紧张的看向纪兆铭,“你什么意思?我都答应你要嫁给你了,你是不想救烁烁了是不是?!”

    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烁烁。

    他现在已经开始发烧了。

    再不治疗恐怕就……

    多的,我不敢想。

    纪兆铭却不像我,表情非常淡定,放下手中的报纸,从口袋里摸出一个东西。

    我仔细一看,是那个钻戒。

    男人将钻戒举起来说,“我送给你的东西,你就扔到酒杯里,这么不爱惜,还想和我领证?”

    虽然他的声音和往常没有什么两样,可是,我却赶到了一丝淡漠。

    难道他生气了?

    也是,换我,我也生气。

    花大价钱,精心挑选的戒指,被扔到了酒杯里,谁都会生气吧?

    我赶紧走过去,坐在男人身边,有些紧张的解释,“不是,是昨天酒保因为我的身份不卖给我酒,我就……当时我喝多了。”我说完,又郑重其事的说了三个字,“对不起。”

    纪兆铭看着我,清澈的眼眸中带着一丝嘲弄,说道,“借酒消愁?嫁给我这件事情,真的让你这么愁?”

    男人这样的语气,让我更确定,他反悔了!

    现在是烁烁的病的关键时刻,生死,也许就看这一阵子了,他耽误不起。

    在我看来,纪兆铭就是在考验我!

    在消磨我的尊严。添加 ”hhxs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