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肩膀上的白手印
作者:咸鱼君   阴商最新章节     
    “哥,我不抽烟。”

    我上高中的时候,班里男生经常三五个一起,去厕所里点一根烟传着抽,吞云吐雾。

    那时我也尝试抽过两次,结果人倒霉,烟刚传到我手里,还没来得及往嘴里塞,被来上厕所的班主任逮了个正着。

    班主任把我叫到办公室,没责罚我,扔给我一包烟,抽完才准回去上课。

    抽到第三根时,我已经被呛的一把鼻涕一把泪,从那之后,我再也没抽过一根烟。

    表哥神色凝重:“不抽最好,如果想抽了,一定要忍住!”

    我不太明白表哥为何这般郑重,直到我答应一定不抽,他脸色才缓和了。

    表哥开车把我送到茶馆,就走了。

    我打开茶楼大门,把表哥给我的那张纸拿了出来。

    我本以为是很复杂的制烟配方,没想到步骤十分简单,把从阿婆那取来的油,和普通的烟叶搅拌混合,然后放酒精灯上烘干,卷上烟叶就可以了。

    我拿着表哥给的钥匙,打开了挂在后厨门上的锁。

    我好奇又紧张的推开了门,表哥一直不让我来后厨,我怀疑这里有什么不可见人的秘密。

    进入后厨,这是一个很小的房间,屋子里摆着一张桌子和一张破旧的椅子。

    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我走到桌前,桌子的样式十分老旧,是十年前那种喷红漆的木头桌,漆面已经快掉光了,还有几道明显划痕。

    桌子上散发着一股怪味,有点腥,有点像菜市场肉贩案板上的味道。

    我拉开桌子下的抽屉,抽屉里有一个透明袋,里面有半袋烟叶、卷纸、锡纸和酒精灯。

    制烟用的工具,都在这里了,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我有些失望,后厨一点秘密都没有,表哥为何不让我进?

    不知道是不是没开窗户的原因,后厨里的肉腥味越来越浓,我有点受不了,捏着鼻子向外走。

    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感觉有人拍了我肩膀一下。

    我下意识的回头,没人。我挠挠头,感觉是自己有些神经质了,茶楼就我一个人,谁会拍我肩膀呢。

    关上门,我去卫生间拿工具,准备打扫卫生,这时,我看到镜子里的自己,肩膀上有一个白色的手印。

    一瞬间,我惊出一身冷汗,我今天新换的衣服,怎么会有手印,难道刚刚真有人拍了我?

    我赶紧凑近镜子,眨了眨眼睛,手印却不见了。

    我扭头看肩膀,衣服干干净净的。

    一个下午,我都恍恍惚惚的,不停怀疑手印到底有没有出现过。

    熬到晚上,我实在是受不了茶馆里冷清的氛围,决定早点出门,去殡仪馆找阿婆。

    今天晚上乌云密布,没有月光,黄泉路上路灯昏暗,若我不是第一次走这条路,恐怕早就被吓跑了。

    来到殡仪馆门前,门岗里的灯亮着,只是没有人,大概是保安下班时忘记关灯了。

    小门照旧开着,我刚准备走进去,面前忽然蹿出一个黑影来。

    我被惊的连退两步,差点没跌在地上,等我站稳回过神来,才看清黑影是什么东西。

    一条黑色的流浪狗。

    这狗我认识,我第一次来找阿婆时,就是这只狗拦在门外,差点让我在殡仪馆里待过零点。

    黑狗对我咧开了嘴,露出一嘴尖牙,喉咙里发出呼呼的声音,似乎是不打算放我进去。

    我肚子里燃起一股火,镜子里莫名出现的手印吓我,连一只狗也吓我,也忒欺负人了。

    我扫视四周,看到半块砖头,捡起来就砸向黑狗。

    黑狗被砸中了,呜咽一声,跑开了。

    我进了殡仪馆,往日阿婆在的房间,灯亮着,我推门进去,没有人。

    低头看了眼手表,才十一点,早来了半个小时。

    我找了个椅子,正准备坐下等会儿阿婆,身后却传来了声音。

    “小伙子,这么早就来了?“

    我头皮发麻,回头一看,是阿婆。

    我说阿婆您怎么走路没声,吓死我了。

    阿婆笑了笑:“怕阿婆是鬼?”

    我没吱声,阿婆转身走向房门:“今天东西不在这,你跟我去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