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玩笑开过头,可就不好了
作者:暮小哥   驻爱心间陆心悠伊墨最新章节     
    “那天你为什么会被反锁在仓库里?”

    赵玲看向我,“我也不知道,当时洋洋说要上厕所,正好也就在附近,路灯也亮着,我就让她自己先去。

    然后,我看见有火光,本能的想要去看看怎么回事,跑到门口的时候,我发现钥匙忘在了里面,就回去拿,再然后,就听见一声爆炸,我当时耳朵好像被震聋了一样,感觉地面都在颤,脑子嗡嗡的。然后,我就失去了知觉,再醒来就躺在医院里了。”

    我听着,眉头紧蹙,赵玲不像再说假话,那么到底是为什么会被反锁在里面呢。

    “赵姐,你再仔细想想,是不是看到了什么?”最有可能的就是,当时赵玲无意中看到了那个犯罪嫌疑人,自己还不自知,而那个人因为逃离的时间紧急才没有对赵玲下杀手,而是将她反锁在仓库,以为等火势蔓延过来,赵玲也活不了。只是人算不如天算,赵玲被我们救了。

    她思考了半天,“我想起来了,当时走到门口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人,她从着火的仓库往西门跑。”

    “你怎么就确定是从着火的地方西门跑。”赵玲的话和我推测的一样,但我还是要问清楚。

    “这条路,就是通西门的。当时她特别着急,我以为她是因为着火了忘初逃得同事。虽然说我们仓库管理的人就那么几个,但保不齐是别的部门的,这么大的化工厂很多同事不认识也正常。”

    赵玲说:“现在想起来,我还真的觉得有点奇怪,她的穿着,一点也不像是工人。我们上班都穿统一的服装,那个时间点并不是交班的时候,她穿的一身黑色运动服,还戴着一顶帽子,叫,哦,鸭舌帽,现在挺流行的……”

    根据赵玲的叙述,我大概确定了,她口中说的那个人就是艾莉。

    看时间差不多了,田萌萌也带着赵玲的女儿洋洋回来了,我们俩互相交换了下眼神。

    “赵姐,你好好休息,我改天再来看你。”说着摸了摸洋洋的头,“改天阿姨带娃娃给你。”

    出了医院,我问田萌萌,“孩子那里有什么信息吗?”

    “这孩子也算幸运。”田萌萌说:“据孩子说,当时她一个人去了公共厕所,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一个人锁了仓库的门然后往西门跑,那孩子本想叫,这时候大火蔓延,照亮了半边天,她当时吓住了,也就没叫出声。

    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听到一声爆炸,幸亏她离得远,又在洼地处。”

    我点点头,赵玲母女的说法完全一致,这让我更确定了点火的人就是艾莉。

    可是,艾莉先是杀了陈祥,然后失踪,现在又出现,这其中到底存在着什么我们不知道的?

    艾莉既然是这个爆炸案的直接凶手,那么她跟幕后的主使什么关系,如此看来,陈祥的死会不会也跟这个事情有关,恒能源是不是也有参与,林浪?

    想到这,我马上给林睿打电话,果然不出我所料,冯队他们在三天前接到我们的消息就马上封锁了各个交通路口,也派出警力寻找,但是艾莉,再一次人间蒸发了。

    我放下电话,打给方天泽。

    “方总队,我怀疑恒能源和这起爆炸案有关。”在公事上,我还是喜欢称呼方天泽的职务,“有目击者在爆炸现场看到了原恒能源的总裁特助艾莉,也就是我们陈祥坠楼案的在逃疑犯。”那么,也解释了艾莉为何会在堂堂京都可以销声匿迹。

    方天泽聪明的很,听我这么一说,自然也想到了,而且,只会比我想到的更多。

    “查恒能源。”方天泽说。

    “方总队。”我说:“我想先去接触下林浪,我有一种直觉,他跟这案子脱不了干系。”

    那个林浪,虽然表面伤看着文质彬彬,谈吐不凡,可我总觉得怪怪的,哪里怪也说不上来。看着他,就好像看着一个谜团似的,我甚至有一种想法,所有的秘密都在他身上,解开了他,就解开了一切。

    那头,方天泽似乎在犹豫,我说:“放心吧,我接触过他。”

    “好吧,那你自己小心,凡事别逞强,随时保持联络。”

    “好!”

    挂了电话,我示意田萌萌跟我一道去。

    因为陈祥的案子,前台是见过我们的,不等我出示证件,就给总裁办打了电话。

    林浪一如既往的礼貌客气,让秘书把我迎进去,还泡了茶。

    “陆警官登门,真是让我受宠若惊。”他半开玩笑的说,指了下对面的沙发,让我们坐下。

    我和田萌萌互视一眼,坐下后,我笑道:“只怕别是惊吓就好。”

    “哪里的话,陆法医这么漂亮又能干,我林浪巴不得你多来我这走走,交个朋友。”

    “只怕来的太多就不好了。”我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总感觉他浑身是戏,可是又看不出在演戏,这种人,阴的很。

    “人家都不喜欢和我们打交道,林总倒是例外。”

    “那是他们做贼心虚。”林浪这是话里有话。

    我轻笑一声,状似漫不经心的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林总会不会做贼心虚呢?”

    “陆警官真会开玩笑,我合法经营合法纳税,良民一个,心虚什么。”林浪说着呵呵一笑,“对了,不知道陆警官今天来是有什么事,陈祥的案子有进展了吗?”

    我不回答,也不说话,就那么定定的看着他,四目相对,眼神在空中交汇。我本想用这种方法试探下他,没想到心里承受能力那么强大,自始至终都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妥,连一点点的紧张都没有。

    “陆警官再这样盯着我看,我要吃不消了。”他邪气的笑了下,动了动脖子,“我会以为,陆警官喜欢上我了。”

    真够不要脸的,我心里暗骂。不过,他刚才动脖子的那个动作,好熟悉,还有,他衣领里好像闪过一抹黑色。

    我挑了下眉,表面上还是云淡风轻,给自己面前的茶杯倒满,端起来慢慢的踱步到他的跟前,“林总开玩笑可要注意分寸,过头了,可就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