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4章 大结局
作者:若爱可以再回眸   顾倾城沉鱼最新章节     
    席子骞揉了下眉心,想了半天也想不起来自己的领带为何会突然不翼而飞了。

    “可能是……落在哪儿了吧。”

    席子骞也不确定,不过,他实在搞不懂自己媳妇为何会突然因为一条领带跟他置气。

    郁挽歌一脸的正色:“关键就在于,你的领带落在哪里了?”

    席子骞盯着郁挽歌的眸子看了好一会儿,最后笑着站起身,低头俯视着沙发上坐着的女人,问道。

    “你又在怀疑什么?”

    “杨小姐是谁?”郁挽歌也不想拐弯抹角了,直接反问道。

    席子骞眉头轻轻一蹙:“谁?”

    “今天,有位杨小姐给我打电话了,说是你把领带落在她那里了。”郁挽歌面无表情地继续说道。

    席子骞眉头蹙的更紧了,似乎一时间没能反应过来。当他彻底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的时候,脸色有些难看。

    “所以,你相信了?”

    “我只是想听听你的解释。”郁挽歌自然没有全信,但身为女人,有疑心很正常。

    “我的解释就是……我不认识什么杨小姐,至于那条领带,我也想不起来落哪里了。”席子骞揉了下太阳穴,然后轻叹口气。

    郁挽歌点点头,脸上依旧没有多余的表情:“好,我相信你。”

    席子骞也没有多余的话,直接转身进了浴室。

    听着浴室传出的哗哗流水声,郁挽歌抱着抱枕缩在沙发里,神色萎靡。

    这个男人是生气了吗?

    明明应该生气的是她吧,惹那么多的烂桃花!

    席子骞冲了个凉水澡,出来的时候,挽歌已经躺在了床上,背对着他。

    他站在床前,看着床上的女人发了会儿呆,最后掀开被子钻了进去,许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很快便睡了过去。

    第二天,当他醒来的时候,挽歌已经起床了,正帮儿子洗脸呢。

    “爸爸。”小非凡从镜子里看到了席子骞的脸,立刻扭头朝他叫道。

    “嗯。”席子骞就这么站在洗手间的门口,盯着挽歌看了几秒。

    郁挽歌回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将儿子从凳子上抱了下来,然后准备出去。

    就在她与席子骞擦肩而过的时候,她的手腕突然被对方给握住了。

    “没睡好吗?黑眼圈那么重?”

    郁挽歌还在愣神,胳膊就被儿子拖着往外拽了。

    席子骞洗漱完从浴室出来,挽歌正在收拾床,儿子正跪在地毯上玩着玩具。

    “昨晚……”

    席子骞朝挽歌走近,犹豫之后还是开了口。

    郁挽歌停下了手边的活儿,转头去看他:“什么?”

    “你手机呢?”席子骞直接问道。

    “做什么?”郁挽歌环顾四周,最后将视线落在了儿子的手上,自己的手机什么时候被儿子给拿走了,还被他啃的满屏口水。

    席子骞顺着她的视线看去,然后眉毛微蹙,抬脚走了两步,弯腰从儿子的手里夺了过来。

    小非凡瘪着嘴,从地上爬起来,垫着脚伸长胳膊,一副要哭的模样:“要、要。”

    席子骞拿纸巾将手机上的口水印擦干净,然后打开了手机,翻出了通讯记录。

    小非凡哭着跑向挽歌,抱着她的腿,撒娇道:“妈妈。”

    郁挽歌弯腰将他抱了起来,然后看向席子骞:“你干嘛?”

    昨天来电的陌生号码只有一个,席子骞直接当着挽歌的面回拨了过去,还摁了免提。

    那头嘟嘟响了两声,很快便被接了起来:“郁秘书?”

    席子骞脸色一沉,然后就听见对方继续说道:“那个,不用麻烦你来取领带了,席大哥说今晚有空会过来亲自取的。”

    郁挽歌抱着儿子直接在床边坐了下来,一瞬不瞬地盯着席子骞的反应。

    席子骞的脸色更阴沉了几分,声音仿若寒冬的冰:“叫的这么亲热,请问你是哪位?”

    “你……你又是谁?郁秘书呢?”对方愣了下,疑惑道。

    “我就是你口中的席大哥。”席子骞冷声道。

    “……”对方沉默了两秒,然后就传来了嘟嘟嘟的手机挂断声。

    席子骞转头去看郁挽歌,一副听到了吧我根本就不认识她的表情。

    郁挽歌也很无语,这个杨小姐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席子骞压根就没有给她希望,她来找自己做什么。

    这还没被封妃呢,就开始给正宫娘娘找不痛快了。

    席子骞则直接拿起自己的手机,给秘书打了通电话,然后念了一串号码:“帮我查一下,使用这个手机号的人是谁。”

    挂掉电话后直接将挽歌的手机递给了挽歌,笑道:“这下应该能放心了吧。敢破坏我家庭的人,我让她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郁挽歌接过手机嘟囔了句:“还不是因为你那张脸太过招人了!”

    席子骞闻言笑了:“这你得怪你的公婆了,基因是遗传自他们。”

    这件事也弄明白了,郁挽歌的心情自然也舒畅了。

    席子骞走了过来,低头与媳妇平视:“是不是该给我一个安抚吻啊?我差点儿被你的冷气压给冻死。”

    郁挽歌嗤了声,眼皮一翻。

    小非凡的手倒是快,直接朝席子骞的脸就是一巴掌,将他给推开了。

    郁挽歌也愣了,随后便笑了起来。

    席子骞不可置信地瞪着儿子,训斥道:“臭小子,竟然敢动手打你老子!”

    小非凡被席子骞这么一凶,直接瘪了嘴,搂着挽歌的脖子就要哭:“妈妈。”

    郁挽歌瞪了席子骞一眼:“行了,赶紧收拾收拾,出去吃早饭了。”

    席子骞却迅速地在挽歌的唇上亲了下,然后摸着她的脸蛋说着煽情的话。

    “媳妇,在我眼中,外面那些女人根本就不及你万一。以后不许再胡思乱想了,听见了吗?

    当然,若是再遇到类似的事情你也不用纠结,可以直接问我。不过,我想,我以后会尽量不让这种事再发生了。”

    郁挽歌抿了抿唇,微微颔首:“嗯。”

    席子骞又亲了媳妇一口,低声道:“我爱你。”

    小非凡用眼角余光偷瞄着这一幕,碍于席子骞的余威他不敢吭声,不过席子骞的唇刚离开挽歌,小非凡便也学着爸爸的样子,抱着挽歌的脸朝她的嘴一阵狂啃,好像在宣誓主权。

    席子骞见状眉头蹙的很紧,然后伸手在儿子的屁股上用力地拍了下。

    小非凡又委屈地差点儿哭了。

    席子骞则朝媳妇提醒道:“他现在也不小了,要让他戒掉这个习惯。”

    郁挽歌不解地看向席子骞:“他才不到两岁。”

    席子骞却冷哼一声,又伸手捏了捏儿子的脸蛋,让他哭的更大声了。

    “喂,席子骞!”郁挽歌拍开席子骞的手,喊道。

    席子骞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讪讪地转身进了衣帽间,换衣服去了。

    至于那个杨小姐的事儿,席子骞调查清楚后立刻便向媳妇汇报了。

    这杨小姐其实是一小明星,见过席子骞两次便喜欢上了,也曾跟席子骞示好过但席子骞压根就没搭理,最后她就把心思动在了郁挽歌的身上。

    说来,这妞也傻。席子骞对她没意思,跟郁挽歌又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这下好了,人没钓到,前途也没了。

    席子骞后来便将手机给了挽歌:“欢迎随时查看我的手机,我对媳妇绝对没有一丁点的秘密。”

    郁挽歌自然没有查,对方都这么坦然了,她再查手机显得多矫情呀。

    不过,五一之前,郁挽歌接到了沉鱼的电话,说是准备五一要出国度假,问她要不要一起去。

    郁挽歌自然想去,她们闺蜜几个似乎好久都没聚在一起了,于是便答应了。

    结果,席子骞却忙得抽不出时间来陪她。

    “这样吧,等过过这半个月,你想去哪儿,我都陪你。”

    郁挽歌知道他忙,也没再勉强他:“嗯,工作要紧。不过,我已经答应了鱼儿她们,到时候跟她们一起出国玩几天。”

    席子骞抱了抱媳妇,轻声道:“那你玩得开心点儿。不过,必须每天给我打电话。还有,不要看到国外的帅哥就上前搭讪。”

    郁挽歌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知道了,醋坛子。”

    不过,郁挽歌只想着出去玩了,却没想到鱼儿和阿鲤那都是有老公陪同的,就自己一个没带老公,所以那时相当的尴尬。

    “秀恩爱死得快啊,警告你们,别在我眼前做太过亲密的行为。”

    郁挽歌觉得有必要提醒她们一下,也要适当地照顾一下她这个可怜人。

    不过,她这话似乎没见效,那两对夫妻腻腻歪歪了一路,她最好只好拿出眼罩给自己戴上了。

    孩子们里,就属挽歌家的小非凡最小了。顾倾城家的大儿子已经9岁了,越长大变得越不爱说话了,特别喜欢一个人待着,嫌他们烦。

    阿鲤家的那个小魔头还正处在爱闹的年纪,不过他好似特别喜欢小非凡,经常去逗他。

    “挽歌,你家那位太不给力了啊,要我说,这次出来就好好玩,他不陪你,你就自己找个帅哥作陪。”

    沉鱼朝挽歌说道,话音刚落,阿鲤也接话了:“她家首长,不,现在应该是席总了……挽歌根本就驾驭不了他好吗?”

    郁挽歌赶紧替老公解释道:“他是真的忙。”

    “你竟然还帮他说话!”沉鱼叹口气,一副你没救了的表情。

    在国外玩了两天,郁挽歌因为要照顾儿子所以也没能好好玩。

    在沙滩上,她一边陪着儿子玩沙子,一边跟闺蜜们聊着天,晒着太阳。

    席子骞的电话打来了,还要求她视频通话,她没多想便接了。

    “你怎么穿成这样?”

    当看清楚自己媳妇正穿着性感的泳衣泳裤(当然,外面还披着一层薄纱)时,席子骞直接炸了。

    郁挽歌低头看了看自己,然后笑道:“这是海边。不穿这个难道要我穿棉袄?”

    沉鱼直接抢过手机,朝屏幕里的男人指责道。

    “是你自己没时间陪媳妇的,还对她要求那么多!我告诉你,这里的帅哥特别多,若是你媳妇被勾搭走了,你到时候可别哭去!”

    这时,顾倾城走了过来,在媳妇的身后坐下,顺手揽住了她的腰,也朝手机里的男人打了声招呼。

    “放心吧。你媳妇,我们会替你照顾我的。”

    沉鱼斜了顾倾城一眼,直接摁了挂断键,然后将手机扔给了挽歌:“这些天,不许接他的电话,就让他着急。”

    顾倾城一听,与寻彧对视了一眼,笑了:“这个世界还真是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

    “顾倾城,你说什么呢!”沉鱼瞪他。

    这时,顾家老大走了过来,接话道:“他说,你更年期快到了。”

    顾倾城看了眼儿子,努力地憋着笑,一副也就你敢惹你妈的表情。

    郁挽歌很是羡慕,其实,她跟席子骞也挺恩爱的,对于生活的现状她已经很知足了。

    正所谓,知足常乐嘛。

    席子骞的电话很快便又打了过来,郁挽歌拜托鱼儿看着点凡凡,然后就拿着手机到一边去接电话了。

    只是,两人刚说了没两句话呢,就有帅哥来搭讪了。

    “美女,能认识一下吗?我叫杰克。”

    一个外国男孩,很高很白很干净,五官还是特养眼的那种。

    郁挽歌立刻挂了电话,指了指沉鱼的方向,说了句:“抱歉,我是跟老公一起来的。”

    席子骞没看清楚那男人的长相,不过却听到了他的声音,关键时候,这女人竟然还挂了他电话。

    他很生气,可是两人相距十万八千里,他又不能立刻飞过去,只好不停地拨着媳妇的电话。

    好巧不巧的,挽歌的手机没电了,拨了两遍就自动关机了。

    席子骞打不通电话,着急了。直接推掉了所有的行程,买了最早的航班,飞去大洋彼岸找媳妇了。

    郁挽歌没料到席子骞会来,所以当她打开门看到门外站着的男人时吓了一跳。

    “你——”

    席子骞风尘仆仆,直接跨进去一步,关上门,然后抱着媳妇就亲。

    亲着亲着就失了控,然后就忘了这间房内还有一个小电灯泡呢。

    小非凡站在爸爸妈妈的旁边,仰着小脑袋看着他们,小眉毛紧皱在了一起,最后伸手就去拽席子骞的裤子,试图想要将他扯离妈妈的身边。

    两个大人气喘吁吁地垂首,然后就看见儿子已经挤到了两人中间不停地叫着妈妈。

    两人抬眸相视一笑。

    “来这儿出差啊?”郁挽歌故意问道。

    “嗯,出差的主要任务就是要陪媳妇。”席子骞抵着媳妇的额头,笑着回道。

    “出差几天呀。”郁挽歌又问。

    “媳妇决定。”席子骞思来想去,还是媳妇最重要。

    郁挽歌搂上了席子骞的脖子:“老公……我爱你。”

    席子骞用鼻尖蹭了蹭她的,然后又吻了下去。

    小非凡在下面转着圈,叫累了,见父母不搭理自己,最后又转身去玩自己的玩具了,眼睛里还含着泪,还时不时地回头看看爸爸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