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7章 你好,心上人12
作者:乔妤   南方有乔木乔妤最新章节     
    少年面无表情动作麻利收拾了旁边的桌子之后就走人了,顺便带走了陆景琳跟周楷点好菜的单子。

    待少年的身影消失在餐馆门口之后,陆景琳转头小声问旁边的周楷:“你有没有觉得,他的眼神很凶?”

    “很凶?”周楷一脸茫然,“没觉得啊。”

    然后又恍然地解释:“你是因为周臣那张脸面无表情所以觉得他很凶?”

    周楷笑着替周臣说话:“他就那样,对谁都是这个表情,你别怕。”

    陆景琳张了张嘴想跟周楷解释她说的凶不是面无表情的那种凶,但想了想又觉得没法用言语解释清楚那种感觉,于是只好作罢。

    黑衣红围裙少年拿着单子进了餐馆,将单子交给后厨之后就见老板倚在收银台那儿跟负责收银的老板娘说:“周家那个臭小子,带来的女孩真漂亮,一看就不是咱们这小山沟里的人,是大城市里来的金凤凰吧?”

    老板娘白了他一眼:“人家周家原本就是大城市的名门,交往这样气质的女朋友有什么好奇怪的。”

    老板被噎得无话可说,黑衣少年胸口闷了闷,冷着脸出去了。

    然而刚走到门口,就跟周楷那个所谓的“金凤凰女朋友”在餐馆门口遇上了。

    女孩子一双眸子清丽动人,红唇莹润清澈。

    如濯濯青莲,又如夭夭桃花。

    她正站在餐厅门口,微微探着头往里面张望着似在寻找什么。

    少年不会自作多情地认为她是来找自己,而她的样子看起来也不像是在找人,所以少年可以断定她是在找卫生间。

    跟他面对面之后她也惊讶了一下,不过随后又别开了眼不看他,鼻腔里几不可闻地哼了一声。

    少年脸色微微沉了沉。

    她这是什么意思?

    跟他面前哼什么哼?小小年纪就早恋还有理由哼?

    还有,她是不是不知道他周臣在小镇是什么人物?

    可从来没有人敢在他面前发脾气,更何况是这样哼他了。

    陆景琳确实是来上洗手间的,但她没想到竟然能跟少年来个面对面。

    而面对面之后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想到他刚刚莫名其妙用冷飕飕的眼神凶他,就想着也让他尝尝被凶的滋味。

    所以就冷哼了一声。

    “卫生间右手边直走,到头就是。”就在陆景琳打算绕开少年的时候,耳边响起少年清清冷冷不咸不淡的嗓音。

    陆景琳微微惊讶地回头看向他,他怎么知道自己进来是去洗手间的?

    不过少年没待她有什么反应,已然径自出了餐馆。

    陆景琳按照少年指的方向找到了洗手间,很是简陋的地方。

    出来之后在洗手池那儿洗手,她已经冷静了几分。

    镜子里的女孩微微咬唇,有些懊恼自己刚刚冷哼少年的行为,太幼稚了。

    想她陆景琳,从小到大幼稚这个词儿就跟她不沾边,她的人设是沉稳冷静的名媛千金。

    现在难道人设要崩?

    又想到景天娇面对着娱乐圈一个又一个男星女星人设崩塌时的感慨,景天娇一脸了然地说:哪里有什么人设啊,不过是那些人原形毕露而已。

    所以,她现在算是在少年面前原形毕露?

    好吧,她承认其实她根本不似外表展现出来的那样温婉懂事,她也有小脾气,有时候也会耍性子,她也不过才十八岁当然会幼稚。

    洗完手整理好自己的情绪,陆景琳开门出了洗手间。

    一抬头就看到斜斜倚在走廊上的少年,黑衣红围裙,孤傲又疏离。

    正在此时,旁边的男士洗手间出来两个摇摇晃晃喝醉的男人,看到女士卫生间门口的娇艳女孩之后两眼瞬间发亮,但是又一看旁边冷遮掩睥睨着他们的少年,讪讪笑着离开了。

    而少年则是在两人走远之后看都没看一眼旁边的女孩,兀自迈着长腿走人。

    陆景琳原本以为他是在排队等着去旁边的男士洗手间,但现在……她忽然意识到一个可能,一个有些自作多情的可能。

    他是不是看到了那两个喝醉的男人进了洗手间,所以才在外面等着,防止那两个男人骚扰到她?

    不然要怎么解释他在洗手间门口但却不进去的行为?

    想到这种可能,陆景琳的唇角忍不住地上扬,莫名觉得少年很暖怎么办?

    眼看着少年的身影快要消失在拐角处,她连忙开口喊住了他:“周臣。”

    少年顿住脚步,转头面无表情地看向她。

    她弯起眉眼开心道谢:“谢谢。”

    灯光昏暗的走廊里,女孩笑靥如花,声音悦耳动听。

    少年扬了扬眉,转身离开。

    虽然他故意无视了她的道谢,不承认他刚刚是在守着她,但陆景琳多聪慧剔透啊,完全能笃定他刚刚的真实意图,于是之前被他莫名其妙的眼神给冷到的火气,就那样不知不觉消散了。

    重新在座位上坐下之后,唇角依然挂着笑。

    对面的周楷看着她心情很好的样子忍不住打趣她:“怎么去了趟洗手间回来,眉眼含春啊。”

    眉眼含春这四个字飘过的时候,黑衣少年刚好端了他们烤好的东西过来。

    陆景琳:“……”

    平生第一次,她想掐死对面的周楷。

    尴尬到脸红的她完全没勇气抬眼看站在他们桌旁的少年,于是就没看到少年看向周楷的骇人眼神。

    周楷被少年给盯得后背一凉,不解地问少年:“臣哥,怎么了?”

    少年抬手拿走桌上周楷点的一瓶还未开封的啤酒无情宣布:“你刚刚点的啤酒,没收。”

    说自己的女朋友眉眼含春,像话吗?

    还有她,长得如花似玉的,怎么眼神这么差劲,这给自己找了个什么男朋友?

    周楷愣了半响之后愕然问向少年:“为什么?为什么要没收我的啤酒?”

    他前段时间刚过了十八岁生日,已经成年了怎么就不能喝点酒了?再说了他也没多要啊,就一瓶而已。

    还有,这种大排档的氛围下,不喝点就哪有意思?

    少年仁慈地给了他一个解释:“我心情不好。”

    周楷:“……”

    这他妈什么破逻辑,他心情不好为什么要没收他的啤酒?

    他还心情不好呢!

    可是,面对着少年冷冽如寒冰的眼神,周楷敢怒不敢言,就那样眼睁睁看着少年将他的啤酒无情拎走。

    陆景琳看着周楷吃瘪的表情,觉得很是大快人心。

    刚刚他说自己眉眼含春导致自己在少年面前尴尬的账,就不跟他算了。

    拿了桌上的茶壶来倒了一杯白开水递到周楷面前,忍着笑说:“喝白开水吧。”

    周楷愤愤:“我失恋了啊,想喝酒。”

    陆景琳拿了桌上的烧烤来边吃边说:“你这恋都失了多久了,怎么还没走出来。”

    周楷喜欢盛唯一,前段时间盛唯一回国探望父母,周楷精心策划了一场告白仪式,结果被盛唯一拒绝了。

    这就是周楷所谓的失恋,但这都好几个月过去了。

    周楷大口吃了一口肉然后黯然说道:“我看我这恋要失一辈子了。”

    陆景琳轻轻叹了口气:“周楷,你不如试着放下,毕竟在大家看来,你跟唯一……确实不合适。”

    “不然你以为盛叔叔为什么会站在你这边帮你精心策划告白?那是因为他笃定唯一不会接受你,所以才这么大度外加热情。”陆景琳原本不想跟周楷说这些的,但现在周楷很显然不愿意面对现实。

    盛唯一回国探亲的时候周楷那场告白,盛瑾年叔叔无比积极热情地帮着周楷出谋划策。

    按照盛叔叔对唯一的爱护和保护,怎么可能允许别的男人这样轻易地告白唯一。

    所有人都看得出来盛叔叔是故意这样做的,为了让周楷被拒绝之后领悟得更痛更深,从而更清楚地意识到他跟盛唯一不合适。

    但周楷当局者迷,只以为盛瑾年是真心喜欢他,所以才帮他。

    “周楷,谢谢你喜欢我,但是很抱歉,我不能接受你。”

    “不是因为你不够优秀,而是因为我对你没感觉。”

    被拒绝那天,女孩子冷漠而干脆的话语重新在耳边响起。

    周楷伤心地喃喃问着陆景琳:“我们真的不合适吗?”

    换做以前,说起这种情感话题的时候陆景琳都会保持沉默,因为她自己没有任何经验,所以没法给出合适的建议。

    但是现在,陆景琳想了想自己对黑衣少年的心思,点了点头认真对周楷说道:“感情应该是一眼万年的事情,唯一要是也喜欢你早就喜欢了,而不用等到现在或者将来。”

    “若是喜欢一个人,一眼就够了啊。”

    哪里需要追逐等待那么多年,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相反,喜欢了就是喜欢了。

    那一日巷子里的少年,她就是一眼就喜欢上了。

    无关他的身份,无关他的家世,无关他清贫或者富有。

    看过了外公外婆的爱情,看过了父母的爱情,陆景琳曾经想,这世上真的有能让她心动的男人吗?能让她像外婆和母亲一样爱得缱绻深刻,爱得浓烈入骨吗?

    如果有的话,为什么她一直没有遇到呢。

    现在她知道了,真的有。